混邪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写文态度不端正,容易爬墙,薛定谔的更新。
(今天写了文吗?没有)
爬墙轨迹:Unlight → 刀剑乱舞 → Undertele → FF14(夹杂若干原创)

【FF14】他在梦中杀死了一只猫

有轻微3.0剧透。

梗源自基友的梦。



    他在梦中杀死了一只猫。

    他几乎感受不到挣扎,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腥味,他握着剑,猫的喉管处有一道破口,倾斜着,仿佛一抹微笑,血液逐渐浸透姜黄色的皮毛。

    他用双手扼住猫的脖子,看着猫逐渐失去自由呼吸的权利,看着猫的瞳孔变得迷茫而散开。

    他将猫的头狠狠砸向墙面,血液飞溅,什么坚硬的东西裂开了,猫的身体顺着粗糙的石面滑落,如同粗重的布袋落在地上。

    他尝试折断猫的四肢,在猫的身体上造成更多伤痕。

    一切都开始变得冰冷,壁炉噼啪燃烧着的火焰也无法带来温度,他期待着死亡,满心欢喜。

    他杀死了一只猫,一次又一次。

    到了最后,他自己也不明白在做什么了。


    直到科郎蒂奥从梦中苏醒,他依旧能感觉到一阵令人恶心的诧异。

    外面还刮着风雪,炉子里火焰闪烁,影子随之摇晃摆动。屋子里暂时没有人,他不仅松了一口气,梦中的触感如此真实,仿佛那都是真的一样。科朗蒂奥感觉背后黏糊糊的,冷汗浸透了贴身穿着的衬衫,于是便绕过长桌,随便挑了张椅子扑通坐下。他叹了一口气,把脸埋在了双掌之中。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做这样的梦,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道理,但他能想到缘由。

    自从失去那位大人开始,科郎蒂奥感觉心中也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是一种回不去的,再也挽回不了的改变。但这不算什么,他已经发誓也下定决心要继续向前了,而且不单单是他,还有其他很多人……很多人……

    科郎蒂奥用手握拳,锤着自己的额角,好让意识清醒一点,陷入如此这般的泥沼可不是好事。恰好此时有脚步声传来,他赶紧回到往日自己站着的地方。

    那人走了进来,与他相视一笑。

    走进来的是光之战士,是他与之有过多面之缘的熟人,他们之间有过很多次交往,彼此都不陌生。科郎蒂奥却没有笑,而是愣住了。他的手指开始颤动,鼻腔里出现了血的味道,耳边传来了骨头折断的脆响。

    身为猫魅族的光之战士熟稔的甩掉了毛发上的雪末,姜黄色的尾稍在空气中一晃一晃。


    他刚刚在梦中杀死了一只猫,一次又一次。


    但无论如何,科郎蒂奥无法对自己撒谎——在梦中,他是有快感的。诡谲的愉悦,邪恶的欣喜。因此,随即而来的是对于自己的嫌恶。那是一份背德的快乐,是毫无道理的的暴力,他不认为自己会恨光之战士,那个人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同时也是那位大人,奥尔什方的挚友。

    为何会在梦中对他施虐,科郎蒂奥想不通,甚至感觉到了恐惧。

    他对自己的心感觉到了恐惧,唯恐会辜负奥尔什方所遗留的意志。他曾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那位大人的死既是无可奈何的悲剧,也是毫无疑问的伟大之举。他是一个真正的骑士,会为了人民和挚友献出自己。

    那么,作为还活着的人,作为还站在巨龙首一角的人,科郎蒂奥觉得,自己非但无法怪罪光之战士,反而应该继续帮助他,提供些微不足道,但可以付出的协助。

    无法怪罪,也不恨他,科郎蒂奥心中留下的,只是些无法愈合的裂痕而已。

    但那些裂痕的底下,无疑是深渊,是欲望混合的丑陋产物。


    他不曾想过,也绝不会去想的事情,梦替他做到了。

    

    壁炉的有一根粗壮的树枝突然断裂,火星伴随着巨大的噼啪声冲出炉子,科郎蒂奥和光之战士同时惊了一下。科郎蒂奥这才发现自己神游已久,仔细再听,原来光之战士正微笑着诉说着自己在黄金港的所见所闻。

    偶尔也会有这种情况,当然,曾经更多——在奥尔什方离开之后,光之战士会回到这个只有冰雪的地段,或是漫步在以太水晶之前,或是找些人闲聊。而科郎蒂奥本人也看过好几次,那人歪坐在大厅的椅子上,闭眼小憩的样子。

    那个时候,科郎蒂奥会想,也许在那位英雄的心中,也有一些无法愈合的裂痕也说不定。但他毕竟是英雄,过不了一会儿,他就醒来,重新踏上路途,去战斗,去冒险,去迎接新的未知的一切。

    这就是奥尔什方大人想看到的,同时也是他所期盼的景象吧。

    所以,谈不上懊悔,更没有憎恨。那些无趣的梦境,只不过是会在时间和记忆中逐渐消失的污点。科郎蒂奥笑了,他虽在梦中杀死了一只猫,但也仅仅是在梦中而已。


    再也不会做那种梦了,科郎蒂奥发誓。

    毕竟,他也不想再次看到,英雄在梦中流露出那种表情。那是光之战士会站在奥尔什方的画像前,一瞬间展露出的真心。

    懊悔,茫然,而绝望的样子。

    

    悲伤已经将猫杀死过一次。

    

    END


其实文中猫的角色形象也参考了基友的猫仔。特殊的爱给特殊的你。

蹭一下老爷的tag。就不写上光之寡妇(鳏夫)了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