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邪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写文态度不端正,容易爬墙,薛定谔的更新。
(今天写了文吗?没有)
爬墙轨迹:Unlight → 刀剑乱舞 → Undertele → FF14(夹杂若干原创)

【FF14】坠落

自我理解向芝诺斯相关

文中的光呆是公式光



  他在坠落,风如同刀子般切过肌肤,却感觉不到疼痛。

  他从未在高空上看过日出,阳光穿透薄云,好似碎裂的琉璃上扩散出无数金色纹路,光线爆炸般的朝他涌来。

  芝诺斯闭上双眼。

  他坠落,却从未感觉过身体如此轻。他意识到这就是自己的终结,他那漫长又盲目的无趣旅途,终于要在今天画上句号。

  男人笑了,这对他来说感觉好极了,再也没有如此精彩、绝妙、令人满足的结局,他在无人的高空畅怀大笑。

  曾几何时,芝诺斯也在深夜中惊醒,对于未来,对于时间的远方恐惧过,失望过。恐惧自己会在迷茫和无为的寻找中结束一生,而对无法满足自己的渺小生命而失望。毕竟人类是脆弱而愚钝的,为大义而不惜命者,或因失败而驻足不前者,或被恐惧失败耻辱打倒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无趣,无论是击败他们,抑或是杀死他们,他都感觉不到任何满足,他的刀挥去,不过割开些用皮包裹的血肉,他们的死,也不过是给自己的刀上再添些污渍。

  因此有些人认为自己是疯子,是怪物,芝诺斯对此嗤之以鼻,连同那些异样的目光,那些仿佛看着残缺品的视线,他都不在乎,甚至感觉愚蠢。那些人——那些自认为正常,或者说拥有雄才远略的人,也不过是在过度吹嘘那些被自己美化的欲望而已。换句话说,作为有智慧的生物,拥有欲望,目标,梦想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只不过是比那些碌碌无为的人早点确定了目标,便开始自鸣得意,只不过是把自己的欲望套上了层被粉饰的大义,便成了让人值得钦慕的对象。

  芝诺斯并不屑于这么做,他的梦,他的存在意义,要更为单纯透明,如同天空中正在消散的高云一般。从他出生,从他拥有自己的思想之后,那就确定了。

  唯有杀戮,唯有拼尽全力的厮杀,唯有生命与生命在绝望中挣扎求生的战栗,唯有死地中决胜的最后一刻,才是他活着的证明,才是他作为人类应享受到的愉悦。

  因此,成为疯子又如何,他绝不伪装,也不曾隐藏自己的欲望,他不会去为了一些无所谓的小事,一些不重要的人命而迷失方向。他是一个已经确定好了旅途终点的人,在自己的旅途中不偏不倚的挥刀,战斗,厮杀。比起那些自认为实现目标,却还未开始真正人生的人,自己难道不应自豪,而感到开心吗?

  是的,开心,发自内心的欢乐。因为他现在再也不用担心,也不再恐惧了。他终于走到了终点,这个生命,他作为人类诞生的意义,他找到了,并且埋进了隐隐作痛的身体内。

  那个男人,就是给予自己终结意义的人。

  

  他在坠落,紧闭双眼,但阳光依旧穿透了合上的眼睑,在瞳孔深处印出灼痛的影像。

  那个人,最终穿过层层人群,越过次次障碍,最后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芝诺斯在欣喜之余,是后怕和庆幸。他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个人,没有看错那一瞬间,没有错过那人眼瞳中出现的光。

  和那些恶臭的皮囊,那些蝼蚁,那些木偶不同,蛮族们的英雄,的确是值得自己一战的人,因此他等待,暗藏着期待。当他成长之后,当他下定决心之后,那把剑是否值得自己斩断,或者,被刺穿的也许是自己。当时他对后一种可能性不抱希望,但结果却令他惊讶。

  惊讶,然后是欣喜更上的狂喜。

  终于,找到了。终于,遇见了。

  他玩笑般的邀请他,但内心却早已将这一选项剔除。他是单纯的为了自己而战的怪物,而对方是单纯的为了他人而站的英雄。立场不同,但内在呢。为了战而战这点何其相似。

  这个内里和自己如此相似的人,这个知晓了人类的背叛,恶意,虚伪,懦弱的人,这个在战斗的道路上从不退缩的人,值得自己拼尽全力,值得自己被他讨伐,值得让他在被杀的惶恐中找寻生机。为何,因为只有他能理解自己,只有他能给予自己所需求的梦的一刻。

  他的存在,因为那个男人而得到了证明。

  芝诺斯如此希冀,如此笃定。是否能赢,是否能活已经不再重要,那一瞬间,挥刀相向的那一刻,冲上云霄的那一刻,芝诺斯就已经满足。

  他,即为这一刻的燃烧而活。


  燃烧,烧尽,最后坠落。

  他的身体也如同灰烬般破烂。失败只不过是结束的形式,芝诺斯内心十分平静。他正走向旅途的终点,一步,又一步,带着血与碎肉。

  他的刀折断了,立在身后,他也不会再去看。因为那是逝去之物,他的存在意义得到证明的那一瞬间,也就消逝了。

  逝去之物,不值得留恋。但若是可以的话……

  他转过头,看着逐渐清澈的蓝天,薄云已然消散。

  ——可以的话,也许有人仰望这片蓝天的时候,会想起些什么吧。


  他坠落,落入花海。


  【END】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