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邪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写文态度不端正,容易爬墙,薛定谔的更新。
(今天写了文吗?没有)
爬墙轨迹:Unlight → 刀剑乱舞 → Undertele → FF14(夹杂若干原创)

【FF14】Enchanted(一)

    主奥尔什方X公式光,有其他人的出场

    现代+吸血鬼+魔物猎人AU

    有增加、改变、与捏造的设定,有一定程度的OOC



  Enchanted(一)


  1、那个精灵


  那家店叫做“巨龙首”,明明只是一家开在市中心之外的普通家庭餐馆,却用了这么奇怪的名字,招牌上画着抽象的龙头,店内装潢也是纯粹的复古风,四壁是为粉刷的石砖墙,大众餐位上摆着带有裂纹的原木长桌与四脚矮椅,柜台是铁镶边的桌子配上高背椅,地面铺着仿皮草的地毯,大厅一侧甚至还有一个壁炉,在最冷的那几天会在那儿燃起木柴以供取暖。

  但,这真的只是一家普通的家庭餐厅,菜单上都是最寻常不过的家常菜,饮料也是现场调制的毫无特色的饮品。总结起来,这家店仿佛就是店主以奇怪的审美水平在追求噱头但整体却惨不忍睹,这样奇怪的餐馆一定很早就会关门吧。但恰恰相反,这里生意很好,回头客不说,还有远道而来的客人,其中,又以年轻女子占大多数。

  要说原因的话,其一,这儿从老板到厨师到服务生,全部都是男性精灵。在精灵已经很少见的现在,这无疑是女性人气激增的主要原因。

  其二,这家店的食物非常好吃,特别是特调的,名为“伊修加德奶茶”的饮料,很是受到欢迎。

  其三,如果还有第三点的话,大概是这家店的气氛……实在太好了。热情只是其次,大概是店长带头,全店上下都充满着欢迎陌生人光临的热烈气氛与随时提供帮助的体贴关怀,还有几乎到了傻乎乎的一对一贴心服务。傻归傻,但氛围却让人很舒服,很亲切,但不过分,也不做作。也许这群精灵是真心如此吧,这是一家让人忍不住推门进去,忍不住在这儿吃点东西,并忍不住下次光临的好店。

  后来,一部分熟客,特别是女性又有了新的发现,她们会专门挑晚九点后来店吃点小吃,喝点饮料,不为别的,因为只有这个时间开始直到关店,店内只有店长一个人在忙前忙后。不知为何,也许是店长本人的体贴,那段时间其他店员都回家了,只有他独自一人。这位身体高挑的蓝发精灵若是闲下来,便会靠在柜台上与客人聊天,这给了很多钦慕他的女性机会。

  性格热情又绅士,偶尔会来点夸张的玩笑,外貌虽然谈不上特别帅气,但也是标致而耐看的,这位店长由此获得了很高人气后,又有传闻伊修加德奶茶就是他亲自调的,夜间来吃东西的女性人数马上翻了个倍。

  “……是吗,我的名字是奥尔什方,女士。”

  在那个终于鼓起勇气得到店长名字,接着在内心尖叫着一边疯狂按着手机一边冲出店门的女子离开后,奥尔什方伸了个懒腰,又看了一眼时间。这个点应该没有客人会来了,他转身准备收拾,却瞥见了角落里还剩下最后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穿着普通的T恤和夹克衫,靴子和牛仔裤角上沾着点泥。那人明明块头不小,却悄悄的坐在餐馆最角落,好像想把自己塞在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奥尔什方很早就注意到了他,但没料到他竟然坐到现在。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

  “需要我帮您续杯吗?”

  奥尔什方只是看到了男人桌前摆着一个空了的杯子,便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迅速的抬起了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好像不好意思般低下头摸了摸脖子。

  “不、不用了,这里是不是要打烊了?”

  “还可以等一会儿。”奥尔什方撒了谎,通常来说这家店不会开到零点之后,但那位男人的反应激起了他的兴趣。精灵忍不住从柜台后方绕出,走到了对方所在的角落。

  听到脚步声,男人回过头,而精灵刚好低下头,两人视线悄然相碰。

  零点的钟声响了,而奥尔什方忘记了自己之前想要说些什么。他视线中有一双纯净,透彻的蓝色眼瞳,在那深处,似乎还有着什么,让他不禁在意,不得不在意,甚至心生喜悦的特质。

  想要认识他,想要和他多说说话,奥尔什方心底跳出无意识的冲动,在宁静中大声叫嚣,这是未曾有过的感觉。

  但在那一瞬间,率先退缩的是那个男人,他慌张站了起来,告辞之后率先离去,只留下奥尔什方站在原地,莫名惆怅的看着对方背影。

  他甚至还没问对方的名字。


  2、零点


  “能否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啊,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做……”

  “奥尔什方,对吧。”男子抬起头来,腼腆的笑了笑,“昨天我听到了。”

  “是吗。”奥尔什方点点头,熟练将空杯续上奶茶,“今天又能看到你,真是太棒了。”

  是的,还未等奥尔什方惆怅超过一天,第二天的同一个时间段,他发现那个男人坐在相同的位子上,点了同样的伊修加德奶茶。这次他不愿放弃这个机会,但也等到店内异性顾客走得差不多后才坐在那人对面。

  面对奥尔什方坦然的直视,男人不习惯的将椅子往后挪了挪。

  “光……阿光,他们都这么喊我。”

  “啊,是个不错的名字。”

  也许是奥尔什方夸奖的语气太过正当且自然,名为光的男人愣了愣,硬是没有找到吐槽的切入口,只能为了转移视线而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今日也是深夜,约莫还有十分钟便是零点。

  “我,难道给你带来了麻烦?”

  “没有,怎么可能!”奥尔什方摇了摇头,“只要您还在店内,就是我们的客人,请不要拘谨。”

  两人沉默了半分钟,还是精灵主动打破了这份令人尴尬的寂静。

  “您看上去是个生面孔,是刚刚来到这儿的人吗?”

  他似乎完全没有自己在擅自搭话的自觉,但态度又实在是热情可亲,两种矛盾结合下,大概是奶茶充当了缓和剂,男人逐渐愿意说话了。

  于是,奥尔什方明白了对方上周才刚到这个小镇,并且好不容易在附近找到住所。因为刚到了新环境有些不安,深夜闲逛时看到了这家店,忍不住过来吃点东西。

  “我很喜欢这里的感觉,谢谢你,奥尔什方店长。”

  最后阿光无头无脑的丢下了这句道谢,在零点的钟声响起时离开了。

  奥尔什方依旧看着对方的背影,眼神中惆怅多了几分犹豫。


  第三天,奥尔什方在给阿光递上奶茶的时候,还附赠了小点心。

  “算我请你的。”奥尔什方适当打断了对方刚要出口的疑问,“你今天也来了。”

  “是啊。”

  “比前两天早了二十分钟,是有什么事情吗?”奥尔什方很自然的把话题接了过去,轻巧地坐到了这个男人的对面,仿佛没有看到对方迅速又警惕地看了一眼钟表又抬头看了看窗外。

  今天夜很黑,弯月藏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店里也格外安静,这是奥尔什方提前搭话的原因,往日喜欢在这个点来店的人今天几乎都没有来。事实上,现在还在坐在大厅里的,只有奥尔什方和这名叫做阿光的男子。

  阿光没有回答,小口啃起了点心,夹克衫的袖子上有着浅浅污渍。

  面对对方的沉默,奥尔什方没有追问,而是半是自语的继续往下说:“今天客人比较少是有原因的,听说有人失踪了,在昨天零点之后。虽然不是这儿的顾客,但也是住在附近的人,警察在上午的时候也来过了。”

  啃点心的声音止住了,阿光低下头,机械般的将嘴里食物咽了下去。

  “所以,我想问……”奥尔什方试探着探出了身子,对方的眼神又开始变得警惕了,并且同刚刚不一样,那是带着戒备的神态。男人缩了缩脖子,本来柔和的面部表情也变得紧绷起来。

  但奥尔什方凑近他,只是为了露出一个热情笑脸:“需要我送您回家吗?”

  “咳!”

  似乎是想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吐槽咽下去,阿光猛地咳嗽起来,接着又喝了一口奶茶,平复了心情才用看怪人的眼神回望过去,一边回答着:“不、不用了,不劳你费心。而且,我是男的……”

  他闭上了嘴,慌张的神态一闪而过。

  奥尔什方正看着他,等他继续往下说,满眼都是“男人有什么问题吗”的疑问。

  现在离零点还有十五分钟,但阿光站了起来。他刻意把脸扭向窗外,精灵看不到他的脸,自然也看不到他皱紧的眉头和疑惑的眼神。

  “抱歉,我还是……”

  “要走了吗?”奥尔什方配合着对方的动作一同站起身,但只是站在原地,一如往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但这次,阿光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了头。

  “我走了,奥尔什方。”

  这次没有加上店长,而是直呼名字。精灵将攥起的拳头藏在身后,他看出男人眼神中透出了没有挑明的信息,这是告别,他不会再来了。奥尔什方垂下眼,再抬起头时,空旷的店内就只有他了。

  他以吸气代替叹息,空气中除了夜的凉意,还混杂着些微的锈味。精灵给自己倒了一杯奶茶,端至唇边却迟迟未喝,白色雾气摇曳着,带着甜香逐渐渗进深黑夜幕,奥尔什方的视线前方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又的确有什么什么。

  奥尔什方想和他说的还有很多,比如失踪的是位女性,比如在失踪事件之前的一周就有神秘人影的谣言,比如——

  关于吸血鬼的传闻。

  奇怪的男人,只会在夜晚出现的男人,每天零点之前都会准时消失的男人,自己的确和他聊了,但又什么话都没说清。一切都在暧昧朦胧中潜入黑夜,再被报时的钟声打碎。但为何,精灵察觉内心似乎被什么牵扯着,放不下,或者是,不想放下?

  当然,奥尔什方确认的事情中有一件,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很明白。

  那即是那名自称阿光的男子,并不是人类这件事实。  


  【TBC】  


 
评论
热度(27)
  1. 福尔唐家的小熊骑士(黑板挂件)棉尾兔的灌木丛 转载了此文字
    就很喜欢这个老爷,一秒恋爱,日常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