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Carrousel

   『Why don't you cry, cry a little over me。』 


    杂草灰黄的枝条擦过少女的裙摆,旷野的寂静被一声吱呀打破。暗红的铁锈扑扑簌簌,从铁栏上落下。

    手指划过早已发黄变脆的海报,一大团暗红色的污渍在纸张的右上角晕开,刚好遮住了一个正在大笑的小丑。

    老旧机械的嘎吱声慢慢浸入风里,少女理了理被吹乱的长发,小心在瓦砾与石块中寻找曾经的石子路。

    

    伊芙琳站在荒原里,而这片荒原中央却有着最不适宜的东西。

    

    一个游乐场。

    一个早已破败而变成废墟的游乐场。 

    

    偶尔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偏僻的地方会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的建筑物,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拼接而成,仿佛造物主只是随意的将一些元素丢来丢去。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些在悬崖绝壁处出现的古堡,幽暗森林里出现的街道,以及这个广漠荒原里出现的游乐场。

    伊芙琳对待这一切已然司空见惯,但内心一种奇怪的悸动却推动她离开小队暂时的休憩处,那孩子自愿说要去清理周围的魔怪,自己却抛下了引导者消失在杂草从里,这样真的好吗?

    内疚使得她向前的脚步逐渐缓慢,叮当一声轻响,伊芙琳觉得自己的脚尖踢中了某种物体。

    顺着草丛的摇动,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沾满泥土破旧不堪的玩偶的头,滴溜溜在沙石地上滚了两圈,最后停留在伊芙琳目所能及的空地上。

    她走过去将它拾起,才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仿佛是广场的地方,但环顾四周,颓败破旧的房屋,布满锈迹的设备,空荡荡的冰淇淋车里,只残留着蛛网与灰尘。

    而顺着伊芙琳站立的方向,立着一个她曾在海报与图画书上反复看到过的东西。她慢慢抬起头,褪色而缀满破洞的帐篷两端还挂着彩色灯泡的残骸,原本供人乘坐的部分则大部分断裂,歪斜,或者干脆倒下之后在木质地板上砸出大洞。

     但即便如此不堪,伊芙琳还是知道这是什么。仿佛自己一直在期待,期待或者能够看到这个。

    旋转木马。

    不会转动的旋转木马。

    早已坏掉的旋转木马。

    风起了,铁栏又发出那种令人牙酸的响声。黄沙擦过少女的脸颊,她低下头,露出嘲弄的笑容。

    

    期待,还以为自己早已不会期待什么。

    就算试图在泥沼里寻找,挖出来的也只有污泥……污泥……污泥……

    就如同自己。

    因为自己已经放弃了希望,所以希望其他人也能放弃自己。

    这样就好,独自在幽暗中腐败的话,就能不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但是,本来已经舍弃的缺失的部分,被另一个人唤起了记忆。

    不知不觉,开始希望能在泥沼中发现新芽。

    还有什么比得上这废墟更适合自己呢,被遗弃、侵蚀、最后扭曲破碎的曾经的梦。就如同还在挣扎的丑陋的自己啊。

    

    伊芙琳盯着手中那颗坏掉的人偶头颅,空洞漆黑的眼眶仿佛在映射着什么。她咬了咬嘴唇,在干燥的风沙中转身准备离去。

    然而,人偶的头掉落地面,就在那一瞬间这个世界变得不同了。

    

    夜幕降临。

    灯光闪烁。

    糖果与糕点的香甜轻柔地包裹住了少女。

    远远飘来了风琴与歌声。

    在她的身后,斑斓的光芒将周围的一切镀上了一层糖果色。

    叮叮噹噹,木马摇动,伴随着八音盒的音色。

    风轻轻摇动少女的发梢。 

    

    而在这完全不同的世界中,伊芙琳却双臂环抱,缩紧了身体。

    不要——不要再管我了——

    这句话脱口而出了么,可能吧,因为马上对面就有了回应。

    

    “对不起,可是,这就是你心中希望的样子啊。”

    在忽明忽灭的光影中,一个少年面对璀璨的灯光站在伊芙琳面前。是啊,这孩子是不会畏惧这光的,但是…… 

    手腕有了柔软的触感,她这才意识到沃兰德已经走上前来,握住了自己的双手。伊芙琳低下头,看到男孩的眼中充满歉意。

    “我……不想让伊芙琳继续……不……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他思忖了片刻,最后小声如此说道。 

    世界在那瞬间摇晃了一下,和伊芙琳突如其来的疼痛同步。

    “……对不起。”

    沃兰德的双眼在那一刹因为惊讶而睁大。下一秒,通常都沉稳得不似个孩子的他,明显的动摇慌张起来。

    “不……那个……该道歉的是我,我不该对你使用能力。”

    沃兰德握着伊芙琳的手松开了。

    他轻轻的后退一小步,给少女空出了距离。即便还是个孩子,但沃兰德也努力用自己的方法想让伊芙琳感到安心。

    就是这种温柔,让伊芙琳不知所措。

    在幽暗的泥沼中慢慢萌发的名为希望的新芽,是这孩子带来的,但是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

    

    闪烁的灯光,香甜的气息,风琴与歌声,八音盒清脆的声音,这一切又慢慢的褪去消散。 

    伊芙琳未曾回头看过一眼。甚至没有抬头看过这个短暂恢复生机与梦幻的游乐场。

    她再一次因为恐惧而拒绝了。

     

     胸口的疼痛还未消散,她看到了男孩灰暗下来的眸子。 

     即将满溢出来的某种情感终于冲破长久以来的桎梏。

     那因为细心和宽容被空出来的距离瞬间被她自己缩短了。抹消了。

     伊芙琳俯身抱住了沃兰德。

    

    只有抱住他的时候才明白,这孩子有多瘦小,甚至比自己还要矮。在这个小小的身体里,却有着自己没有的坚强与决心。

    她感觉自己怀里的男孩因为突发的惊讶而僵直了身子,但片刻之后他也放松了下来,甚至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伊芙琳的背。

   “怎么了,不要担心,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在伊芙琳身边的。”

    一如既往稚嫩又温和的声音,但却带着些微抖颤,他是否和自己一样,因为突然的感情失控而迷惘了?因为迷惑,而用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因为沃兰德的确一直在说着。

    “那个……我会保护你的啊,所以……别害怕,也别这么早放弃,伊芙琳……我……” 

     

    在黑暗的深处,伊芙琳尝试向那一抹微光伸出手。

    “……如果……”

    男孩安静了下来,伊芙琳感谢这一举动,正如很多时候她被这孩子温柔相待那般。

    “如果,在这里的一切结束之后,我……如果能回到地面上的话……”

    不知不觉说了很多“如果”,语法也变得怪怪的了,但是沃兰德依旧十分认真的听着,等待着伊芙琳。

     “……那个时候……”

    “就来我家吧。”

    “诶?”

    因为对方毫无迟疑的脱口而出,反倒是伊芙琳开始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沃兰德一字一顿的再次重复了一边。

    “来我家吧,如果伊芙琳没有地方可以去的话。我很欢迎……不,我会等着你的,一直……”

    

    梦消失了……但是这孩子却站在自己耳边说着奇怪的话。

    啊,到底是怎样才会这样理直气壮地说着令人害羞的事情啊。 

    

    粗糙干燥的风携着黄沙吹了过来,伊芙琳在破旧颓败的废墟中抱紧了沃兰德,将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样,因为哭泣而产生的呜咽声,多多少少能掩盖住一些吧。

    

    【END】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