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Sweetheart

    虽说只是初冬,还没到落霜的时节,但午时之后的魔都已经鲜少有人活动。

    即便那些之前还闪烁着明亮灯火的热闹大街,这会儿店主们也几乎全都关门收摊。偶尔几个路过的行人,正用大衣将身体裹得紧紧的,脚步匆匆穿过街区。毕竟,天气这么冷,为何不选择在家中喝上一杯热可可更好呢。 

    

    在靠近郊区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园,当下这儿已经完全成为冷风与寂静统治的区域。被风吹下的干枯树叶在地面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迟迟升起的月在云中滑行,偶尔投下一些敷衍的光亮。

    一个少女在这模糊的银光中逐渐现出身形。

    她看上去这么瘦小,月色将少女的肌肤衬得更加苍白而透明,仿佛刚从林中钻出来的芙宁精灵。这天气对于成年人来说都太冷了,但她却只披着灰色的亚麻长袍,间或能看到长袍间露出衬里的白色长裙,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御寒的衣物。

    少女就这么突然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公园里,光着脚站在愈加寒冷的夜风中,风的漩涡轻轻托起她的长发,这一切看上去如此的虚幻。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靠近了位于公园一角的长椅。这把长椅的奇特之处恐怕不及少女自身百分之一,但就如同路灯下飞蛾被奇妙的辐射热吸引,少女一手按下被风掀起的裙角,一手小心翼翼地触摸冰冷椅面。

    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从少女的眼瞳中一闪而过,但马上就隐入浓厚的黑暗。她似乎犹豫了片刻,最后选择坐在了这张长椅上。

    谁也不知道少女为何会选择初冬的夜晚坐在这样一个偏僻不合理的地方,也许她在等待着什么东西,一个人,或者她所期望的事情发生。

    也许是终于感觉到了寒冷,少女逐渐蜷起身体,双手抱住膝盖,将光着的脚踝放到长袍底下。长发顺着她的动作从肩膀滑下,遮住了少女大半的面容。

    接着少女停止了动作,在逐渐明亮的月光下,仿佛一尾静止在枝叶梢头的蝴蝶。

    渡过了连时间都好似静止的一段时间,一片树叶悄悄落在少女的肩头。她抖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眸深处确实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但那光芒随着少女发现始作俑者只是一片树叶之后,黯淡了,并且马上消散了。

    随即少女起身,扯紧了长袍领口。她轻轻的,有些羞涩的,喊出了一个名字。

    “……沃兰德君?”

    回应她的只有风穿过树梢的沙沙声。

    少女垂下头,忽然好似听到什么警报般跳了起来,再次光顾四周的她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接着月隐入云端,少女消失了。

    

    只剩叹息般的风的呼啸,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公园回荡。

    

    又过了一段时间,夜已经很深了。圆月悄悄的从薄薄的云层中探出头,接着又钻回那帷幕般的云中去了。

    一个少年踏着忽明忽暗的月光出现在这个公园中。他的出现更加令人奇怪,一个年龄比之前的女孩更小的孩子,为何会在深夜出现在此处。 

    在他身边有着一抹比夜色更浓的黑暗,金属的摩擦声在寂静的空地上回响。少年做了一个手势,随着一点点银色的微光的忽然出现又霎时消失,少年也走到了那张长椅跟前。

    也许好事的人或者某些追求戏剧性的三流剧本家,该把少女和这位姗姗来迟的少年联系起来了。但若仔细看少年的衣着,就会明白这多半只是臆想。少年虽然看似也只是披着简单的褐色短斗篷,但无论从做工和材质来看,都是昂贵又高档的衣物,更别说在斗篷下露出的缀有缎面与花边的贵族服饰了。

    除了不该在这初冬的深夜出现外,衣着简陋的少女与这位少年应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

    看吧,风仿佛在嘲弄着想看好戏的观众,随着少年离去的脚步而卷起地面的断枝枯叶。

    但只有那一刻,少年在离去之前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眸刹那间也出现了期待的光彩。但这里空无一人,少年明显十分清楚,于是那期许又变成了失望与懊悔。

    黑暗中,他似乎咬了咬嘴唇,但什么都没说,而是即将转身离开。

    若圆月没有及时从云中钻出的话,如果月光没有再次洒下地面的话,有些即将错过的就会永远错过了。

     于是如同上天的恩惠,在充满银光与干冷空气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奇异的微光。就在那个长椅之下,似乎是玻璃纸在反射着月光。少年看见了,并且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他俯身将此物体拾起,放在手心仔细端详。

    那是一颗糖果。

    一颗包裹着七彩玻璃纸的糖果,在任何街边的小卖部都能买到的便宜糖果,一点都不符合他身份的物件。 

    但少年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伊芙琳?”

    这一声呼唤消融在逐渐停歇的夜风中。

    自然没有回应。

    他抬头再次环顾四周,无人的公园里,此处站立着的无异只有少年一人。但他的表情逐渐明朗,露出一个放松下来的笑容。

    他将糖果放进贴近胸口的衣袋里,慢慢走出公园。

    仿佛这是一个孩子可以拥有的最珍贵的礼物。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