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Incubus

(类似段子的无头无尾小短篇,所以魔都结局最后黑幕到底是【】还是【】啊)


  你从光明中开始,却必在黑暗中终结。

  这些话,仿佛从很远的虚空中飘来,却如同耳边呢喃久久无法抹去。一些细小的哒哒声,逐渐化作脚步声敲打着节拍。被浓厚黑暗禁锢住的少年在等待,此刻不由得僵直了身体。

  温热的触感忽然如蛇般攀上脖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伴随着粗糙异物感与一声嘲弄般的金属声,幽暗有一双赤色瞳孔若隐若现。忽然链条响动,项圈卡住脖子,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令少年不得不狼狈地直起身子,仰头面对从黑暗中浮现出来的少女的脸。

  史塔夏向沃兰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但背后所隐藏的恶意与嘲弄,犹如逐渐升起的冰冷寒意,由脚踝一直攀上全身。

  “别想逃哦,这样是不行的吧,你还要更——加努力一点不是嘛。更加努力的挣扎,然后朝着根本不存在的未来向前,对吧。”

  又是一阵令人不快的低笑,如果沃兰德能够说话,大概这个时候会出声反驳吧。但就连这也做不到,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时空的夹缝里,少年只能抿紧嘴,将屈辱与悔意的苦水吞下肚。仿佛感觉到了少年充憎意的目光,史塔夏再次拉紧手中的铁链。没法挣扎的少年只能被套在脖颈上的项圈扯动,最后狼狈的倒在地上。

  不过,这也是沃兰德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仿佛“地面”的着力点。但这种发现毫无用处,接着他感觉右臂燃起了火辣辣的痛感,他挣扎着转过身,这种痛感逃到到了另一只手。少年再次噗通跌倒在地。黏糊糊的液体逐渐渗出,沃兰德能嗅出血的味道,恐惧让他不由得蜷紧身体,在他看不到的暗处,少女咧嘴轻笑,再次抬起手中冰冷的尖刃。

  少年挣扎着,但灼热感已经蔓延至全身,最初的刺痛逐渐变得麻木。沃兰德看不到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但每个都只是轻轻划开皮肤,让自己能感觉到疼痛与血液流出的恐惧感,对方正玩闹般的肆意摆弄自己的身体。空气逐渐变得粘稠,仿佛空间被扭曲,寂静化为实体挤压沃兰德的意识,最后只剩下自己的痛苦喘息,以及不知从何处传来,此时此刻也在嘲弄着自己的不堪的笑声。


  一切流动都趋于静止。


  一切有型都消散而去。

  

  少年的曾铭刻在心的决意也好,少年曾一往无前的勇气也好,少年曾在深夜暗自期盼的希望也好,甚至那决心独自一人面对的孤高而炽热的心,此时此刻都被践踏,被玷污,化作了在黑暗中渗出,流淌,最后消散的血雾消失不见。

  黑暗中,沃兰德曾经纯真的眼眸逐渐灰暗。

  而在那纯净的颜色最终变得浑浊漆黑之前,少女俯身,亲吻少年的额间。

  “那么,睡吧,现在睡去,重新醒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真相也好,善恶也好,一切都不存在。你就继续成为我那可爱的疯狂的人偶,为我起舞吧。——这样,搞不好对你是最棒的未来哦。”

  “嘻嘻嘻嘻嘻,我的小疯子啊,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手心的。”

  她低语,她大笑,她肆无忌惮的穿行于属于自己的时空,继续编织着绝望与疯狂的现实。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