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备份一号

(虽然太古早了有点羞耻)

夕落


你说,傍晚的夕阳很美丽

你说,阳光将石子路染成了金黄色,踏在上面,如同踏在金子做的地面上。

你说,想和我一起行走在这样的道路上。

一直一直……

 

我一直觉得,你还在我身边。

 

我走在金子做成的地面上,背景如此美好。斜斜的金沙从天际洒落,将一切镀成了金。

途中我不时会回头,忍不住希冀,在某一次不经意的回望中,会看到你依旧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身边,怀中抱着一袋苹果,满得快溢出纸袋。

【看哦看哦,夕阳把苹果也镀上了一层金子呢。】你会傻笑着,拿出一个苹果举到我的眼前。

然后呢,我应该会嗤笑着回过头,【老是金子金子的,你真是个守财奴。】

 

但是其实身后什么都没有,只看到脚下延伸出去的金黄的通道。

对不起呢,都过了这么久,还是会仍不住想念。

在无人的时候,会丢脸的扮着只有一个人的家家酒。

想象着你还在我的身边,想象着你就在我的身后。

 

【一直都在啦】

耳边传来细碎的轻语。飘渺得如同就要消失的雪花。

但我听得如此真切,忍不住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

 

【在这里哦,这~~边~~】

你站在道旁的木桩上,背对着夕阳,夸张的朝我挥舞着双手。

“看见了。”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我回转过身,走向你。

【回家么。这次在外面待得挺久呢。】

你看着我,将双手放在我的肩上。

“是啊,再不回家的话那个小子估计以为他老爸已经死在外面了吧。”

【没有和漂亮的女人私会么。】你歪着头,促狭的笑了。

“喂,面对在外面劳累了这么久的丈夫,这是一个妻子应该说的话么?”其实没有任何生气的感觉,只是为了配合她,而夸张的皱着眉头说道。

【对、不、起、啦。】再次夸张的拉长音调,你嘟了嘟嘴,把头扭到另一边。

暖暖的夏风拂面而过,我看着你被风挽起的粉色发丝。它们融在夕阳的光芒之下,虚幻的似乎马上就要消失。

沉默了片刻,你突然松开了手,直起身子对我说道,【喂,我现在要跳到那边的横栏上去喽】说完,你踮起脚,向旁一跃。白色的裙边在空中划过一个圆润的弧度,你落在小道旁边的木栏上。

我看着你以左脚为圆心,轻巧的划过90°,朝向回家的方面。

这一切让人感觉如此轻,就像一片飘在风中的羽毛。

【扶住我啊。不怕我从上面跌下来么?】你向我伸出右手。

 

那一刹那,我犹豫了片刻。

你与我,不过4步之遥。

我只要走出三步,就可碰到你的手。

为什么,感觉如此遥远。

这么短的距离,却让我有种永远也走不到边的感觉。

 

你的手依旧停在空中,看起来如此真实。

你微笑的看着我,这感觉如此熟悉。

金色的光辉洒满天空的画布,着一切如此美丽。

 

于是我走了过去,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左手。

指尖相近,然后相碰,我习惯的握住了你的手,像以前那样。

“走吧。回家。”

我沙哑着嗓子吐出这几个字,声音变得不像自己。

【嗯,回家吧。】

 

于是在夕阳之下,我们并排着。

你踏在枯朽的木栏上,我踏在镀金的地面上。

向前,向前。

空中悬着交握的双手。

 

我希望,这条路能永远走下去。

 

【哎呀,到尽头了呢。】

你无奈的笑着,停在了木栏边缘。

我转身,你转身。

我注视着你。

手没有松开。

你用空着的左手抚上了我的脸。

 

夕阳在你的身后,阳光将你的身影边缘描上了金子。

多么……像教堂彩窗上的天使啊。

【亲爱的,要说再见了。】

你不舍的笑着,终于像个正经的妻子。

 

“再见。”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也是笑着的吧。

不再悲伤,因为时间会抹去伤痛。

但是回忆却沉在深处,慢慢发酵。

 

【对不起。】

【对不起。】

【但是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最后的话语如同雪花,融入了温暖的风中。

暖风再次回来,你如同羽絮般飘散。

融入夕阳,融入阳光。

 

最后,我怔怔的站在原地,空悬着右手。

 

脚下的路一直在延伸,被夕阳镀上了金的道路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