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备份二号

(但愿未来的某天我能填完这个坑)

无题


深冬的艾斯莫,一过傍晚气温便会下降到零度之下。现在已是什么时候下雪也不会奇怪的日子,天空却连续几日的晴朗无云。城市的居民在这极好的夜空下挂起用琉璃和发光晶石制作的圆球形灯笼。街头巷尾开始逐渐的亮起星点荧光,夜幕下的艾斯莫城逐渐被朦胧的虹彩淹没。

 

今天是节日,庆祝夜空上的两颗明星经过一年追逐,最终在今夜得以相会。大街上,每一家店铺都将门口的灯笼擦得崭亮,就连推着木车的小贩也会挂起好几颗彩色格列森。恋人自然是今天的主角,恩爱夫妻也不会错过这么美好的日子。人们不再惧怕冬夜的冷冽空气纷纷走上街头。

 

在这溢满温馨的时空里,每个人都自动的放慢脚步,脸上挂上了微笑。不知何处飘来了音乐,琴声与笛音交融鸣响,温柔的飘过街道,也飘过每一个人的心间。

 

 

尼莫一个人漫步在人群的洪流之中,在人们呼出的白色雾气中看着周围的街景。他是偷跑出来的,最终忍耐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只因为曾经听说过今夜的德维特最为浪漫。

 

作为一个随时准备与奥塔德斯开战的军事帝国,今夜却洗去了所有关于战争的血色与冰冷,空气中嗅不到任何血腥,有的只是食物的甜蜜和花朵的清香。战争的目的到底为何,也只有在这种日子里看得最为清楚。因此,尼莫虽已下定决心,不再让自己的心受到任何来自情感的动摇。但今夜,他却希望自己能沉溺在这如蜜糖般黏稠甜腻的氛围里。

 

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尼莫半眯着眼,远处的灯光在他的眼中变得模糊,周围的笑声低语声,不知何处传来的歌声,还有一直环绕在他身边的那朦胧彩光,都让他忍不住回忆不久前的那天。

 

青梅竹马的妹妹结婚的那天。

 

自己躲在教堂的立柱之后,隐匿气息,在心中默默祝福兰德尔和艾薇拉能幸福的那天。

 

那天,也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阳光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被梦幻的光彩和祝福簇拥着的少女,穿着一袭白裙,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她微笑着,只是那样就感觉幸福满满的,已经从她身边溢了出来。然后帅气的新郎从另一端入场,轻柔的牵起新娘的手。

 

任何注视着那对新人的人都会忍不住随着他们一起微笑的,所以尼莫也能放心的转身离开……

 

应该能安心的离开的,还有什么无法放心呢,自己已经无法为她做什么了,或者说,现在的自己只能为她带来伤害。已经发誓要躲在黑暗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在心底祝福。

 

 

“我想,她还是喜欢着尼莫的。”

 

这句话,终究还是被一个人说了出来。

 

 

为什么雷诺要在艾薇拉结婚的前两天告诉自己这句话?为何他还要告诉自己,这句话出自兰德尔之口?

 

无法想象兰德尔是怀着何种心情,对两天后的伴郎说出这样的话。

 

尼莫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怀抱着怎样的心情去接受这句话。因此,在窥见街道外挂起五色的彩灯,大家开始庆祝一年一度的爱之节日的时候,尼莫才压抑不住内心的烦躁,拖着虚弱的身体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回神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街道的尽头,夜空下的萨默罗尔大教堂更显庄严肃穆,尼莫仰起头,看着教堂那精雕细琢的尖顶,以及恰好出现在尖顶上方的缺月。一隙银光勾出建筑物棱角分明的轮廓,尼莫将手放在紧闭的铁门上,随着吱呀的声响,门自动开了。

 

 

穿过萨默罗尔大教堂,有一条通往艾斯莫山的小道,尼莫想都没想就抬脚走了起来。

 

或许回到主街道上会更好?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的走到了山道上。看着城区离自己越来越远,星星点点的灯光逐渐晕开变成光团,他摇了摇头。反正都是出来散心,也许站在高处会更好。

 

越往上走,冷风就变得越发刺骨,尼莫缩了缩脖子,将披在身上的褐色大衣裹得更紧了。这件不合身的衣服不是自己的,但还好出门时顺手从衣架上拿了过来,最开始的想法不是御寒,而是衣服上那股淡淡的熏香味儿能让自己感到安定。

 

走了一会儿,一侧的视野陡然开阔起来,已经爬到了半山腰,道路一侧是凸出的岩石,另一侧是悬崖。似乎是为了防止游人不慎失足,在靠经悬崖的那一侧立着一排木质的围栏。而闪烁着的城市,就在下方。

 

尼莫眨了眨双眼,下意识的走了过去。皮靴踏在草地上,僵冷的草叶被鞋底碾碎,发出嘎吱的声响。他将身体靠在冻硬了的围栏上,没有去看底下那庆祝中的光芒中心,而是抬头看了看夜空。无云的黑幕上,一轮缺月挂在天空的一角,而另一角却分布着过于多的星星,在稠密的星群中,只有两颗格外明亮。

 

再过几个小时,“乌洛”和“拉希尔”就将相会。

 

但尼莫却认为,比起长达一年的追逐,那一夜的会面更像擦肩而过,在各自的旅途中对视一眼,然后分开。为何会将七百二十分之一的时间,当做值得庆祝和珍惜的幽会呢。

 

他转身将背靠在木桩上,仰着身体长久的注视着星空,不带任何表情的看着逐渐接近的两颗星。最后,自嘲的勾起了笑容,说道:

 

“为什么还不下雪呢?”

 

 

风逐渐大了起来,大衣的下摆开始晃动,尼莫也觉着有些冷了。于是他一边想着还是赶快回家免得让某人担心,一边转过了身体。

 

然后发现一个男人站在自己身后,在寒风中用风衣和围巾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却一直在远处望着自己。

 

“啊……”

 

尼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有点无措的站在了原地。但对方只是摆出了招牌的微笑,几步走了上来,像往常那样站在尼莫的身边,但又巧妙的保持一点距离,然后微微偏过头对他说道:“我见你不在家,就出来找了。”

 

“德雷克……”好几句话语在嘴里打转,但真到要说的时候,尼莫却一句也说不出了,只能用手指了指身上披着的大衣,说道,“你的这件衣服,我借一会儿。”

 

“啊,我知道了。”男人的笑容依旧温柔,一点也没有责怪对方乱跑的意思。尼莫盯着德雷克漂亮的金色双瞳,耳边突然响起了刚刚街道里飘过的歌声。他突然觉得难堪起来,为了转移注意,尼莫脱下了大衣,迈上一步将它塞给了对方。

 

“你,看上去很冷的样子啊。”

 

 

“嗯?”接过衣服的德雷克首先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但看到尼莫紧接着背向自己转过身去,马上一副恍然大悟的高兴神态。他顺从的披上了衣服,却伸手轻轻的拉过了尼莫的肩头。趁着对方惊讶而身体不稳的时候,一把将对方瘦小的身体抱在自己的怀里。

 

 

“你……诶!你、你……”

 

尼莫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德雷克从后方抱住,大衣滑下,顺带也盖住了自己。他红着脸想要挣扎,却发现比起害羞,还是温度更能吸引着那快被冻僵了的身体。于是尼莫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将头搁在德雷克的肩膀上,闭上双眼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以及那股让人安心的熏香味。

 

“我以为你不会出来。”

 

“为什么?”尼莫睁开双眼,看到男人正同刚才的自己那样,仰头看着天空。

 

“因为我觉得你不会相信那个传说,如果是你的话,大概会‘只是一年偶尔碰一次面,为何会联想到爱情’之类的。”说到后面,德雷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抱歉,因为你对感情的理解很苛刻嘛。”

 

苛刻?

 

不是苛刻,不是!

 

那一刻,尼莫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就要大声的对这个男人说,自己不是那样的,自己只是在某些方面……还没有……资格。

 

杀人者还能面对单纯的爱情么?

 

负罪者还能随意的接受感情么?

 

如果注定会让对方失去,那么为何还要开始呢?

 

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把那些话吞进了肚子。对方也没有理由去听自己的牢骚和抱怨。尼莫将负面的思想压到心底,思考着应该怎样合适的回应对方的话。

 

但是,德雷克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但是,爱这种东西,无法用时间和距离去衡量,也无法用付出和回报来衡量。只见一面就喜欢上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就算每天无法相见,只是想到对方就会幸福的情况也是有的。人从生下来,就注定了死亡,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天失去最爱的人,但是,爱就是拥有让有限的时间变为无限的力量。”

 

“尼莫,我不会随便的原谅你的做所作为,因为我没有这个资格,但是我会去理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和你一同面对。”

 

 

德雷克最终还是将这些话一口气说了出来。如果能够让对方理解自己的心意,那么无论几次他都会再次重申。但尼莫的沉默让他感觉到不安。

 

自己一直注意和尼莫保持距离,只是为了不让他排斥自己,也是为了给自己的感情一个容身之所。但这次,是不是超得太过了?

 

正当德雷克想找点其他话题的时候,尼莫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让自己的手掌向上摊开。这时,一点白色的晶体,落在了德雷克的掌心。然后尼莫的手盖了上去,自然的和他食指交握,将融化成水的雪花握在两人的手掌之中。

 

 

“下雪了。”尼莫仰起脸,尽力的让自己不哭出来的同时,朝着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在两人头顶的星空,经过一年的追逐与擦身而过,乌洛终于看到了拉希尔。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点时间,但是没关系,因为下次还能相见。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