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冰雪的雀鹰(一)

【梦一百雪国相关】

【描写兄弟情的故事(并没有)

【也许会写完也许会坑掉


    Act.1

    

    斯诺菲丽亚正在下雪。

    作为雪的王国,这里的天气恐怕只能分为下雪的日子与不下雪的日子。

    

    王族居住的城堡,今日也在安宁矗立与银装素裹的天地之间。在那深处,有段鲜少有人过去的回廊。从昏暗的内殿绕出,从厨房外的小路右拐,便能找到位于西南角的一处僻静之地。

    回廊两侧分布着高大的立柱,雕花从底端盘旋而上,端庄而不失华丽,一直延伸弯曲的穹顶。天花板内壁还绘有描述精妙魔法的壁画,可惜因长久无人搭理而黯淡难以辨别。走廊的一侧朝向花园,外檐微微向外突出,形成了刚好可容一人躲避雨雪的地带。 

     落雪的日子里,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在寂静的内院,有一个少年抱膝坐在回廊的外檐下,表情落寞,正仰头看着天空。

    那孩子有着如雪般毫无杂质的银发,白皙剔透的皮肤,在那仿佛与雪融为一体的容貌中,唯独一双如红宝石般的清澈双眼引人注目。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身着华服却毫无顾忌地在台阶上席地而坐。

    雪花飘落,留下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一部分随着气流飘到了少年身边,他伸出手,雪便悬停在指尖,既不融化,也不飘走。同时,仿佛空气中产生了某种吸引力,周遭的雪片逐渐飞入少年手心。等到雪堆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少年合拢双手,深吸一口气后,将手中的雪抛向空中。

    一声清脆的鸣叫回荡于回廊。一只由雪组成的小雀鹰,从飞扬的雪雾中腾空。它首先收拢翅膀从少年额前滑翔而过,仿佛在同给予自己行动能力的主人打招呼,接着小家伙扇动翅膀掠过低矮的松针树梢,在大雪纷飞的院落中上下飞舞,每一次击落停留在树梢屋檐上的雪块,就得意地长鸣一声。

     不知不觉中,少年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的表情逐渐轻松。小雀鹰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喜悦,便表演得更卖力了。但等到它刚从最远端的屋檐折回,准备重新飞跃院子中最高的云杉之时,一声稍显沙哑却更加有力的鸣叫凭空而生。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一只同样由冰雪组成的矛隼越过少年的头顶,优雅地飞向高空,朝着不远处的小雀鹰扑将过去。

    少年慌张的伸出右手,但还是没能阻止自己的雀鹰被隼从空中扑落,在半空中他解除了魔法,雀鹰的身体逐渐碎裂成雪,而那只洁白的矛隼昂起高傲的头,向着苍穹飞去,直到在天边变成雪白的一点,再也不见。

    

    一个人在不知不觉间,站在了少年的身后。

    “古雷西亚,原来你在这里。”

    那个声音稍显低沉,语气并不激烈却蕴含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感。少年——古雷西亚的肩膀微微抖了一下,转过了身。

    福勒斯特,雪国的大王子,正将双手插在衣兜里,低头看着自己的二弟。刚成年不久,已经开始履行身为王位继承人的职责的福勒斯特,虽同古雷西亚外貌相似,同样有着银发红瞳与俊美的外貌,但从气质上来看却相差太多。

    强大的、优秀的、几近完美的兄长,古雷西亚站在他面前时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哥哥?”古雷西亚怯声说道。

   “你,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福勒斯特微微眯起眼,稍显不快,“大家都找不到你,只好来拜托我。就这么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最近是不是有点太过松懈了呢?”

    “对不起,因为今天的学习已经结束了,所以过来散散心。”

    “哦? 是这样吗。”福勒斯特的声音有所缓和,他抬眼看了看回廊外飘扬的雪花,继续说道,“刚刚的雀鹰,是你最近的学习成果吧,对于魔力的掌控确实有了明显的进步,值得表扬呢。”

    原本古雷西亚一直偏头避开兄长视线,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无精打采的眼瞳里也有了一些神采,他稍显羞涩的回答道:“这是当然的,因为一直都有在练习……”

    但随即福勒斯特便严肃了音调:“但是还不够,作为高贵的雪之一族,要怀着对血统的骄傲而不断精进能力。你还要继续努力才行。”

    那只隼鸟,果然是哥哥的……——古雷西亚如此想到,表情再度阴沉了下去。

    “是,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察觉到了弟弟的情绪变化,福勒斯特一时间没有言语,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还有,过几天是修尼的生日,你没忘记吧。父王也想借此机会与其他国家联络友谊,届时会有隆重的宴会,在那时可要好好表现,不能使家族蒙羞。”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会记得,我也会知道,因为我也是修尼的哥哥,同样也是这个国家的王子啊。

    但这些话,古雷西亚毕竟不敢当面说出来,只能点头应答,沉默再次降临到二者之间。

    因为一直撇开了视线,古雷西亚没有看到自己的哥哥露出难办又有些无奈的表情。福勒斯特似乎想伸手触碰弟弟,但手僵在半空中又迅速地收了回去,因为既尴尬又想掩饰自己的动作,他改为转身向前走了一步。

    如此,在古雷西亚的眼里,哥哥不过是教训完了自己准备离开而已。

    “我就先离开了。”背对着的福勒斯特声音有些动摇,但古雷西亚也处于恍神的状态并没有察觉到,“天气已经转冷,你也不要老是呆在外面,小心感冒。”

    “谢、谢谢哥哥的关心,我马上就回房间了。”

    面对兄长逐渐远去的背影,古雷西亚下意识地攥起拳头。但直到那高大沉稳的身影消失在回廊尽头,他才转身离去。

    强大的、优秀的、几近完美的兄长,曾几何时是古雷西亚憧憬的对象。但现在想起他的背影,少年的心中只有让人透不过气的苦闷。不知不觉,走变为了奔跑,古雷西亚跑着穿过了回廊,气流激起雪花在空中打了一个卷儿,蹬蹬的脚步声回荡在立柱与穹顶之间。

    

    雪还在下,窸窸窣窣,大地安然沉睡。 

    这是发生在斯诺菲丽亚——雪之国度的故事。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