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这个审神者有点奇怪(一)

【刀剑乱舞全员向,私心长谷部+吉行,个人理解居多,有很多私货和私设,ooc预定】

【婶婶不是人(没雾),东西合璧疗效好】

【尝试断章式写法,基本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我疯起来连狐之助都嫖】


********************************************

 

  如果说,梦是现实的延续,那么当现实丢失的时候,梦会变成什么?

  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生活片段,一些早已过去的场景回放,一些仿佛诅咒的只言片语。

  冰冷,阴暗,潮湿。

  静默,衰败,死亡。

  谁能行行好,将我从这个狭小的笼中救出。

  又有谁能做个善行,赐我于永远的安睡沉眠。

  

  我的诞生,来源于毁灭。

  我的存在,又将带来毁灭。

  我希望这一次能有不同的未来。

  我希望………

  我………………

  

  梦醒了,她大大的仰躺在榻榻米上,毫无风度和优雅可言。

  扭过头,是那张百看不腻的近侍的脸。

  当然不可能是枕边,但每日叫醒她似乎成了他的重要任务。

  “……早上好啊,长谷部。”

  她说。

  Chapter.1  相遇

                      ——Valkyrie                     


  “那么,你们的要求,只是让我去另一个时空,指挥一群刀剑拯救未来?”

  “灵力的供给当然是必须的,以及,我们习惯于称这种行动为保护过去,未来总是很难触及。“

  “嗯哼。”女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然明了。

  一间不过六帖大小的洁净和室内,端坐着两个外貌奇异的人。

  矮桌一侧坐着一个男人——高大魁梧,身着素白狩衣,却光着头,乌黑长发用发绳束起,面容则用狐面具遮住。

  另一侧,则坐着一个女人。那女子长发披肩,容貌清丽可人,以少女形容也不为过。不过,在充斥着和风的室内,少女身着一袭西式古典长裙,且并不完整,破碎的裙摆与蒙上灰尘的宝石,更能让人联想到充斥着迷幻雾气的某个年代。

  谈话至此,少女悄悄伸了伸腿,似乎对于这种异域的规矩不甚熟悉,察觉到对面的视线,又俏然一笑。

  “好吧,我没问题,你也不用这么一板一眼。”

  “您需要几日准备?”

  “自从被你们挖出来,大大小小的检查还不够多?……当然,随时都行。”

  语气中虽带讥讽,但也没过多恶意。因此男人倾了倾身子,站起身后恭敬侧立。

  “那么。请与我往这边走,安洁莉娅殿下。”

  “上次听到这个称呼,恐怕是一千多年以前了。”少女叹了口气,随即又问,“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引导者。”

  男人搭上拉门的手微微有些迟疑,但也不过瞬息的犹豫。他轻轻低头,正如刚刚那般谦卑有礼:“叫在下狐之助即可。……但不过是众多‘狐之助’中的一员,于您而言,无足挂齿。”

  “好吧,狐之助阁下。”

  “您直称在下为狐之助就……”

  “那你就叫我安洁莉娅吧,我认为,称呼亲切起来的话,关系也会亲切起来哦。”少女笑了,低垂的眼眸间透出微红的光,却温暖而直率。

  她向前伸出右手,果断又强硬。

  狐之助叹息,这本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自己比草芥还不如,而她曾经身份显赫。

  但是……

  又是一声叹息,他最终伸出手。

  两只手握在一起。


  吸血鬼——这是过往人类对于安洁莉娅的称呼。

  放在现在,她是个迟迟才被人类找到的老古董。

  鬼怪没有生命,自然也不会死亡,唤醒她的奇迹,只是掘墓少年指尖流出的几滴鲜血。

  紧接着,她被人类捕获,还未欣赏到五彩斑斓的后现代都市夜景,她就被打包紧急运送到此地,一个怪异的,混合着科技与神巫之力的地方。

  想到最初几日,安洁莉娅就忍不住发笑。之所以她还能穿着当初的衣服,是因为一开始周围的人根本不敢靠近。那些穿着奇异服饰的人们——多数是白色的长袍,还混有一点东方风情的不明衣着,只敢隔着透明屏障,小心翼翼的检查她的身体;或者用蹩脚的古英语询问各种问题,直到她开始用流利的现代日语回答。

  啊,为什么人们总是把她当成危险的老妖魔呢。她有时候忍不住如此想。她即便是在同类中,也是极其有名的亲人类派,有名到足以被关进箱子永久封存,而不是被一步步猎杀殆尽。

  因此,她也从不拒绝人类的请求,即便是如此带有目的性与实验性的工作。

  “好吧,审神者,我懂了。”她曾叉腰毫不忌讳的对狐之助——这个某日突然派往她身边的神秘男人说,“但是,东方的灵力体系和西方的魔力体系还是有些区别,何况我还非人。魔力来源虽不用担心,但你们怎么能保证不出任何差错呢?我是说——你们怎么能保证付丧神能维持本来的神性呢。”

  男人微微一笑:“这便是我们请求您协助的最重要事项。当然,我们也是确定了您的成功率才做此决定。”

  “嗬,不愧是人类,不仅要拿我们做实验,连神都不放过?”安洁莉娅嗤笑着,语言虽直白,但语气却不刺耳,“如果能成功,到不失为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那么,对于您状况的报告递交以及保密措施还请让在下重复……”


  不知不觉间,安洁莉娅已踏入一间更大的房间。狐之助将她送至门口,便躬身退下,示意接下来的一切全由安洁莉娅独自完成。

  “无须担心,您只需凭借本心而为,结缘并非强求就能成功之事,就算没有成功……”

  “那么你们会把我塞回箱子运回大洋彼岸?我想,最糟糕不过如此。”安洁莉娅摆摆手,略显调皮地朝狐之助眨了眨眼。她本以为这个男人古板宛若一根木头,现在来看到有一些有趣的人情味。起码,现在他正为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旅途而担心,本来寡言的性格在这一刻也变得叨叨絮絮。

  “当然不会。如果您成功,我也会马上奔赴您的身边。”

  “那真是太棒了,回见喽(see you again)。”

  不再回头,因为无需回头。这次的重生本是意外,那么自己就要好好享受这意外之旅。


  房间内几乎空无一物,只是中央并排放有五把刀剑。

  这种东洋刀安洁莉娅本就见过,何况这段时期的恶补让她对它们更为了解。

  但“它们”不能代替“他们”。

  结缘这种说法,她倒是第一次体会。毕竟从上古开始,吸血鬼建立联系的方法除了杀戮,便是掠夺。自己能否见到“他们”,老实说,安洁莉娅毫无自信。

  此处有五把刀,但狐之助说自己只能带走一把。

  也就是说,选择,也为结缘的一种。

  仔细再看,安洁莉娅却愣了片刻。久远的回忆因为旧物重逢而泛起波澜。

  一个身材不高却心胸阔达的男人,一个虽然居住于远东小国却心怀世界的男人,一个足以改变历史最后却遗憾而终的男人……

  坂本龙马。

  虽只有一面之缘,安洁莉娅至此都能将他牢牢记住。

  此人人格魅力之强大,可见一斑。

  “那么,这是你么,陆奥守……吉行?”

  你失去了自己的主人,如今却在寻求可将你唤醒之人吗?

  安洁莉娅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

  触摸,触碰,刀鞘的冰凉逐渐被微微暖意代替。没有血的味道,没有濒死的痛苦,没有夺取与失去的漩涡。

  仅仅如此,契约已成。

 

 ——“俺是陆奥守吉行啦。难得来到豪华的地方,要抓住世界哟!”


  “那么,安洁莉娅大人,这三日的报告可允许在下取走……安洁莉娅大人?”

  即便是勉强使自己绷紧脸部肌肉,但恐怕笑意早已露出,安洁莉娅遇到“狐之助”已有三天,还是不能缓解偷笑的冲动。

  “叫我安洁莉娅就好……噗呲。”

  乖巧蹲坐于小案跟前的狐之助,早已不是人形,而成为了一只真正的……小狐狸。虽然说话语气没有改变,不过也只是在软萌外表下增添一点独特可爱而已。

  狐之助叹了口气,若是曾经,以狐面的遮蔽还能给他带来些许威严,此刻当然荡然无存。虽然化为灵体有诸多方便之处,但被上级强行当成吉祥物一事也只敢怒不敢言。

  “那么,安洁莉娅,您的报告书就容在下取走。……请不要试图摸在下的耳朵,尾巴也是,如果您真的想摸个够,试试与小狐丸这把刀结缘如何?”

  一击致命。

  安洁莉娅滑倒在了榻榻米上,满脸愁怨。

  “那么,看来结缘颇为不顺,要写入报告吗?”

  “哼,大概只是咱缘分未到吧。”

  “您说话的语气也逐渐改变了呢。”

  不知为何,狐之助的话语间带有笑意。不是那种礼貌性的笑容,而是真的有点……仿佛从内心而出的……

  等安洁莉娅抬起头来,小案对面已空无一物。


  安洁莉娅喜欢赤脚漫步在本丸的外廊之下,若有阳光晒入那更是再好不过,暖暖的很是让人舒心。

  她也早已不再穿着那套破旧的礼服,而是换上了狐之助为她准备好衣服。听说是名为振袖的服装,为了适应她的习惯而改短去繁,连舒适合脚的靴子一并备齐,看来这个男人也有奇怪的细心一面。  

  但是今日并不是为了散步而来。

  例常的战力添置也很重要。

  “能有新人是很不错啦,但主将你也不要太烦恼。”身为近侍的吉行如此进言,安洁莉娅也能明白。但自己身为指挥官重新上任,虽隔千年,但总有一点点需求满足的欲望,例如能将更多的名将置于麾下,亦或是能在战场取得更好的成绩,如此这般。

  “好啦,看看今天来的是谁吧!吉行,虽然你是个不错的男人,但太多就会失去重要的新鲜感!”

  半开玩笑般地说完,安洁莉娅将视线投向逐渐成型的刀剑。

  结缘,以偶遇的模式遇见不同的伙伴,是一种不错的新鲜体验。正因为如此,自己那因为千年时光已变得麻木的心,也获取了些许重新跳动的力量。

  如果……不会……旧日重现的话……

  旧日……

  ……重现了。

  

这样的服装,总是让人产生不太好的联想啊。

  

  ——“我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主公……?”


   ——“我是▇▇▇▇▇▇,是来将你▇▇▇,▇▇▇吸血鬼小姐?”


【TBC】


***********************************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

根据基友的反应,说明一下狐之助的设定——狐之助穿越之后灵体状态就是狐狸,然而本体是人。并且“狐之助”无个体差异,但有性格差异。比如这个就是个悲观的虚无主义者

第一章为开篇,之后可能不会有如此连贯的剧情,但与刀的互动会增多,婶婶作为吸血鬼的设定也会慢慢展开。

但愿我不坑。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