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二)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略带悬疑。】

【旧坑备份+填坑】

【时间比较早文笔比较渣,已经开始OOC了!请注意!】

 

  Act 2


  审神者从存放内番工具的小木屋出来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薄薄的晚霞飘在远处的山头,那是黑夜来临前的最后一点。她独自一人从庭院绕到本丸,踏上侧廊的时候正巧看到刚回来的远征部队。

  第二部队的队长烛台切光忠看到审神者晃晃悠悠地朝自己走来,连忙迎了上去。

  从他脸上微妙的表情,审神者察觉到对方大概已经知晓这个事情了。仰头看着似乎要说什么的烛台切,少女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将食指放在唇前比出嘘声的手势,微微一笑说道:“光忠,我肚子饿了,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烛台切光忠看着主人的笑脸,微微一愣,但随即就意识到了什么。他微微俯身,眸子里显露的是如往日一般温柔的神色。

  “明白了,今天的料理就交给我吧。嗯,您想吃什么呢。”

  “咖喱!”

  “OK,即便这个时候也要帅气的工作,是吧。”

  审神者松开了握着烛台切手腕的手,微微后退一步随后摆了摆手:“你今天也很帅哦。”

  她看着烛台切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少女松了口气,接着扭头看着第三远征部队的队长。她单手叉腰用拇指点了点身后,对长谷部说道:“和我去楼上一趟,如何,长谷部?”

  审神者的房间位于本丸的最上层,其中包括办公的房间、休息的房间以及一个小型会议用的和室。途中两个人都微妙的保持沉默,只听见脚步踏在木质阶梯上的咚咚声。很明显,吉行与兼定的事情大概已经传遍了本丸,就算刚刚远征归来的第二部对也多少知道一点情况。主人没有主动说什么的情况下,长谷部也不会多话。他只是看着主人的背影,跟着她走到了办公的房间门口。

  “……长谷部啊。”审神者把手放在拉门上,却迟迟没有打开,而是扭头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身边的男子,“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长谷部表情严肃的点点头:“如果是主君的愿望,无论是什么我都会达成。请您不要有任何的顾虑,尽管吩咐。”

  于是审神者深吸一口气,一把将门打开。

  室内的装饰简单明了,一张办公用的桌子摆放在窗前,上面堆满了文件表格和白纸,远远看去就如同白色雪堆突兀的出现在房间里,甚至还有一些从桌上滑落掉在了榻榻米上。

  即便是长谷部,看到此等壮观场景也愣住了。而一旁的审神者早已不忍直视地将脸埋在双手里。

  “主君,……这个,似乎比上次还要多。”

  “因为上次只是半个月的分量这次是一个月加上一次还有特殊行动的反馈。”审神者已经羞愧得蹲了下去,脸埋在掌心里闷闷地回答。

  “也就是说……恕在下直言,您已经一个月没有……”

  “我有的!我有写的!但是,这么好的天气待在桌子前面写报表好无聊好无聊的!简直就是浪费人生浪费我当审神者的特殊经历啊!”

  “那么,上交时间?”

  “唔……明天。”

  略显尴尬的沉默笼罩在室内,最后审神者妥协了。她将脸抬起来用恳求的眼神望向身边,做好心理准备决心拉下面子认真的请求帮助,却发现长谷部消失了身影。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审神者再抬头,发现原本堆在桌上的杂乱纸张已经全部归类叠好,摆成了方方正正的高高一叠。这时长谷部弯腰拾起榻榻米上的最后两张纸,对自己的主人说道:

  “在您的房间办公实在有失规矩,请允许在下将文件带回自己的房……”

  长谷部的话被审神者呜呜咽咽的哭泣声打断了,只见少女蹬地起身腾空旋转360度跃到长谷部跟前然后单膝跪地揪住了他的衣角开始蹭。

  “长谷部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把下个月的餐后甜点都给你!都给你!”

  长谷部一惊,连忙扶起半跪在榻榻米上的审神者:“主、主君!这些不过是小事,请信任我长谷部吧!”

  “那么我希望你帮我解决报表和还有帮我吃掉讨厌的胡萝卜。”

  “不行,胡萝卜您还是必须好好吃。”

  “……那甜点就不给了。”

  “是。遵从主命。”

  “别认真答应啊!”

  审神者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呼呼傻笑,长谷部却突然严肃了语调,轻轻的说道:“而且……既然本丸发生了这种事情,我觉得主君应该讲精力用在更重要的方面才对。”

  那一瞬间审神者的表情僵硬了半秒,但马上又漾起了笑容:

  “嗯,是啊。谢谢你。”

  审神者反手合上拉门,长谷部已经端着那一叠资料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总算不用为政府工作苦恼的她准备下楼去看看兼定的情况,走出两步之后,又突然回转过身,走到已经被长谷部收拾干净的办公桌前,打开了桌子下方的一个小抽屉。

  “果然啊。”伸手摸索了一阵,审神者自语道,“木屋的备用钥匙不在了。”

     钥匙本有三片,一片由自己保管,一片由当日内番负责人保管,第三片则作为备用一直放在房间的抽屉里。作为当日值班的吉行既然发生此事,那么现今两片都在自己身上,而那第三片……

     仓库只用于存放内番工具,平时就算乱丢也不会有人在意。它具有特殊意义的时间段,不过是从吉行被关开始。

     这时,远征部队均已回归,本丸里,谁都有可能偷偷摸进自己房间。

     站在桌前思忖片刻,她又耸耸肩,自语道:“算了,倒也不是坏事。”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