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三)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略带悬疑。】

【旧坑备份+填坑】

【时间比较早文笔比较渣,OOC注意】

【名侦探药研与毛利婶婶】


  Act 3


  本丸一楼,手入室门口。

  审神者双臂抱胸靠在手入室外走廊的木栏上,等待着药研从手入室出来。半分钟后,药研似乎对里面的堀川交代了几句,也来到了走廊里。

  “大将,不进去看看?”

  审神者叹了口气:“不用了,我进去也没什么帮助,你把情况告诉我就行了。”

  “是吗。”身着内番服的药研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和泉守阁下的伤势基本没什么大碍。”

  “哦。”审神者略显在意地挺直了身子,“是说已经恢复好了么?”

  “是的,只是枪伤的话,平常上阵的话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您看,虽说现在我们都有肉体,但毕竟还是属于付丧神,对于伤口的恢复要比普通人更快。和泉守的伤已经开始愈合,但是……”

  “但是,并没有醒来。”审神者低声接着药研的话语说道。

  “很奇怪呢,平时在战场上即便是受到最严重的伤势,我们回到本丸时仍会保持一丝意识,完全昏迷的状态恐怕这还是第一次。大将,也许您作为审神者了解过此类情况。”

  审神者干笑着摆摆手:“哈哈,没有哦,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麻烦了啊又要上报给那些人了。”

  审神者将身子靠在栏杆上,仰头吐出一口气,仿佛喃喃自语般接着说:“吉行那边的情况也很奇怪,他似乎失去了一部分记忆。那个时候他俩绝对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吧,现在却一个失忆一个昏迷不醒,这事情还真是有点奇怪……嗯?。”

  因为药研长时间没有回应,审神者有些在意的看了看他。只见少年站在原地用手指托住下巴沉吟不语,察觉到主君在意地看着自己,药研这才抬头露出抱歉的笑容:“对不起,其实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不,我想先自己调查一下,可以吗,大将。”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少女认真地盯着药研的脸,似乎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但奈何少年的表情平静得宛若池水,再加上从眼瞳里隐约透出的坚毅神色,她只好点点头。

  “好吧,两个第一发现人现在大概在房间里,嗯……鹤丸的话我不敢打包票,吉行……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搅他比较好,其他你就自由的去调查吧。不过,有什么新情况,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最后一句话审神者沉下音调,眼神略显严厉地扫了一眼药研。

       但过了一会儿,她又笑了,神色有些抱歉:“啊哈哈,我在说什么啊。如果是你,我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呢。”

  “我感觉十分荣幸。”药研低垂眼眸,表情温柔又带着些许无奈,“大将,我希望……有些事情您不需要过度自责。”

       但此时,审神者神色一凛。药研会意,便不再言语。

       见对话没有继续的必要,他准备转身离开,听到审神者幽幽添了一句。

      “有件事情,我有点在意。”

      “怎么了?”

  “嗯……”再看时,少女的神情竟有些恍惚。她仰头看看昏黄的天空,说道,“我在想,付丧神是通过审神者的灵力来获得肉体和活动能力的吧。”

  “的确是这样的呢。”

  “但是,你们即便看上去接近人类,但依旧属于灵体呢。哼哼,搞不好,你们所拥有的灵力比我还强。”

  话说到这里,不知为何,药研感觉主人身边的气氛变了。少女看似懒洋洋的趴在栏杆上,但却处于一种戒备的状态。是故意的吗,还是下意识的呢?少年不清楚。

  “药研,……钥匙……”

  “钥匙?”

  说到这里审神者突然一个激灵,看到药研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她连忙摆摆手,那种戒备的违和感转瞬即逝,少女连连地敷衍道:“啊,没什么,我不过是自言自语,自言自语……和泉守这边稳定下来的话,你也自由活动吧。不过,不许乱来哦。”

  “我不会乱来的,您就相信我吧。”药研勾起嘴角,露出温柔微笑,但还是藏不住眼中的疑虑。

  第二次看着自己的刀逐渐走远的背影,审神者突然啧了一声,俯身按住额头,长长的黑发低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在逐渐灰暗的夜幕下,她低声自语道:“刚刚是谁,在盯着我。还是……我多想了呢?”


  【TBC】


*******************************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

开头注明的“主吉行”=“吉行是主角”或者“事件围绕吉行展开”

此文并没有当做乙女来写,与婶婶亲密的刀也不止一把,但不会有CP倾向。

若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还请谅解。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