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这个审神者有点奇怪(二)

【刀剑乱舞全员向,私心长谷部+吉行,个人理解居多,有很多私货和私设,ooc开始】

【婶婶不是人(没雾),东西合璧疗效好】

【尝试断章式写法,基本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


    “敲敲门(Knock knock)。”

    “是谁啊(Who's there)?”

    “亨特(Hunt)。”

    “哪个亨特(Hunt who)?”

    “……吸血鬼猎人(Vampire hunter)。”


    无事的日子,安洁莉娅会坐在本丸廊下吃点心,若是看到四周无人,偶尔会偷偷伸手敲敲木板。

    “Knock knock?”

    等了许久,无人应答。

    自然,无人应答。

    她微微一笑,嘬了口茶。


    Chapter.2  日常时光

                            ——Masquerade


    本丸中的审神者是吸血鬼这件事情,似乎在很久之后才被刀剑们意识到。

    虽能感觉自家主人与人类有异,但一来安洁莉娅始终维持正常少女的样貌,性格虽不能说完美,但也活泼开朗,通情达理;二来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行为举止毫无异常,倒不如说有一种特殊的从容优雅。

    安洁莉娅上任几日后,平野与前田才怯怯来问。

   “主君,您……不是大和人么?”

    那时她正为每天繁杂的报告苦恼,此时将笔一搁,笑着回答。

    “不仅不是大和人,我不是人类哦。”

    他们互相对视片刻,有些惊讶。

    但也仅仅有些惊讶。

    安洁莉娅大方地展示自己的尖牙,展示那双非人的瞳孔,让他们触碰自己冰冷的肌肤。

    仿佛那是极其自然之事。

    她一直想把这些当成极其自然之事,但通常都不可能。

    即便是被关于那栋奇怪建筑,每日做着检查的时候,一些闲言碎语也能传入耳中。

    等短刀离开之后,她才对仅隔一扇拉门的近侍说道:“吉行,你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其他刀剑?”

    “嘛,抱歉。”从那里传来及其坦荡的音色,听着仿佛就能想象出那男人爽朗笑容,“但是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您就是您自己,咱认为,他们不会在意的。”


    骗子。

    几日之后,安洁莉娅感觉到吉行当日说过的话,只不过是过于乐观的想法。

    不然的话,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翻看着面前所摆的什物,前一秒这些玩意儿被装入纸盒,并胶带封好,似乎是马上就要被丢弃的垃圾。

    然而里面摆着则是——本丸内几乎所有的长钉与锤子,好几块一端稍微尖锐的木头,甚至还有好几块从土地里挖出来的蒜头。

    这么想来,确实很久没吃过带蒜味的食物。安洁莉娅拍拍手上的泥土,笑了起来。还好这些刀剑们大概还无法分辨银器与普通金属的区别,远东也不流行桃花心木与白杨木所制成的器物。不然恐怕这个箱子里还要装下更多东西。

    因为害怕被自己发现,所以,小心翼翼将这些东西收集起来,又费劲心思藏在此等偏远处。

    到底是因为刚刚从钢铁变为人形而产生的笨拙,还是他们本身都是些笨拙的存在呢。

    但这份心情是珍贵的,且终究传达到了。


    事实上,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中,有很多夸张且不符合事实的谣言。虽大部分是人类为了克服恐惧,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世代流传下来也会造成很多误解。

    “听好了!”

    安洁莉娅一手拿着长钉与锤子,一手拿着蒜头,看着底下坐着的短刀们。

   “第一,我虽然不喜欢吃大蒜,但从不惧怕大蒜,我也不会因为吃点大蒜而死去!第二,虽然心脏的确是我的弱点,但任何人类被刺中心脏都会死吧,何况我的身体比人类结实多了,不要给我搞特殊待遇啊!你们把锤子也丢掉了,偶尔需要修缮本丸的时候怎么办。”

    叹了口气,又手里拿着的东西放好,安洁莉娅发现短刀们都内疚地垂下了头,忍不住露出宠溺笑意:“如果你们好奇,就不能直接问问我么,小傻瓜们。”

    短刀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逐渐明朗后,忽然就围到了安洁莉娅身边。

    药研首先举起了手:“那么,大将,关于阳光和流动的水呢?”

    “全·都·不·怕!好,下一个。”

    “那……那么……主君……您是不是……需要白天睡觉。”

    “唔,其实我并不需要人类这么长的睡眠时间,也没有生物钟的说法,不过睡觉总是很舒服的,包括午觉,可以了吧,五虎退。下一个!”

    “您睡在棺材里么?”

    “不会,爱染,下一次别试图钻进我的卧室了,这对淑女是不礼貌的。行了,下一个!” 

    “您可以变成蝙蝠或者烟雾么?”

    “不行,不过我是可以飞的哦,有时间试试看吧小今剑。好,下一个。”

    “您需要……喝血吗?”

    小夜的问题刚刚问完,室内原本吵闹但热烈气氛瞬间冰冻。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禁忌的问题,但令人欣慰的是,没有谁试图去指责小夜,只是大家神色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随即,不动声色化开着寒冷的,竟是安洁莉娅的一个笑容。她并不生气,只是微微有些惊讶,但那份惊讶也变成了一点点的无奈与……遗憾,她平静地展露微笑,甚至可以说得上自责地回答着:“嗯,是需要的。这边是我族的宿命,即便能变为同人类差不多的外形,却依旧需要用血液维持自己非人的特性。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就会消失了。”

    但看了看短刀们的表情,她又说道:“但、但是我需要的量很少哦,大概也就一个月……嗯,一个月左右一次吧,小小一口就行了,所、所以你们为何……”

    为何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在内心苦笑。这是自然的吧。

    原主即便隔上千年,也是人类。如今被非人的自己接管,一定会有不安与恐惧。

    事到如今,她还在祈求能得到什么呢?

    感觉已无话可说,她刚抬起头,却被面前场景吓得后退一步。

    “等、等等……你们什么时候凑这么近了啊?”

    然后,被拥抱了。

    “不要消失啊!大将!”

    “血液什么的可以喝我们的!”

    “主君明明这么温柔的!”


    温柔,是吗,你们是这么认为的吗?

    但这次的笨拙的感情,也传达到了。

    

     ——“虽然故意装出凶恶的样子,但其实您内心十分温柔。请让我追随您吧。▇▇▇大人。”


    但这是假的……是伪装,是谎言……我比那些需要用血液维持存在的同族更加卑劣……

    我明明知道自己是▇▇,是▇▇▇▇▇。

    我是……

    我是披着羊皮的……

    怪物。


    安洁莉娅不惧怕太阳,并且在阳光底下也能维持极佳的行动能力。

    这在吸血鬼中也是极罕见的特例,只是本丸中的刀剑不知。

    安洁莉娅喜欢坐在长廊上晒太阳,因为这样能让她的身体感觉到温度。

    不用触碰他人便能获得的温暖,只有上天的馈赠。偶尔她会这样睡着,但在最开始可是会让周围刀剑慌张的事情。

    “主君啊啊啊啊啊!!”

    “什么,大将又晕倒了么?”

    “布!有没有布!啊抱歉了山姥切阁下!”

    于是安洁莉娅顶着一头白布,一边疑惑地揉着眼睛一边坐起,愣愣盯着围坐在自己身边的烛台切、厚、山姥切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又必须再解释一次。

    “我不害怕阳光……更不会被晒晕,谢谢你们的关心,还有,布给你山姥切。”当两只手触碰到的瞬间,她忽然又笑了,“你的眼睛真漂亮。”

    从那以后,她便可以在阳光强烈时明目张胆的钻进山姥切的披风里躲避光线,即便这毫无必要。


    若这些事情告诉吉行,他总是会哈哈大笑。

    “咱就说了,不需要担心啦,主将。”

    即便本丸已经多了不少成员,但安洁莉娅还是莫名的信任他。

    不知为何,陆奥守吉行这把刀,看上去粗枝大叶,实际上却敏锐且心细,温柔且大胆。这个事实,从长谷部来到本丸后展露无遗。

    当刀剑们对自己身份逐渐熟悉,并且宽容理解后,也产生了新的烦恼。

    安洁莉娅并不讨厌长谷部,然而无法与他亲近也是事实。

    或许她从那把刀……那个男人身上窥见了什么,又或是自己内心深处存在无法忘却的梦魇。

    安洁莉娅厌恶这样的自己,但率先察觉异常,向她提出劝诫的却是吉行。

    “虽然咱可能有点多管闲事,但您最近是不是有些心事呢。”

    安洁莉娅搁下笔,看着正帮自己整理文件的吉行。说完这句话后,他依旧神态自若,仿佛若是主君当做没听见,那么他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但安洁莉娅已经不想逃避了。

    “呼呼,被你发现了?”

    “如果您老是对一把刀区别待遇的话,其他同伴会有意见的啦。”

    这句话说得很巧妙。因为这不算对,所以不是指责,但也不算错,因此这是劝告。

    所谓区别待遇,指的是她对于长谷部的回避,而“同伴的意见”,其实药研也好,烛台切也好,甚至宗三都有微微的暗示。

    长谷部是一把很认真的刀,也是一把极其忠诚的刀,一直这样下去,难免会钻牛角尖。但他绝不会背叛,正是如此,所以不公。

    吉行想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吧。这种落差,一定一直被他看在眼里。

    但正是如此性格……正是如此啊……

    安洁莉娅暗暗捏紧手。


    安洁莉娅会做噩梦

    一次一次,折磨着她。

    有一个剥夺某人未来与希望的梦。

    有一个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某人的梦。

    有一个背叛的梦。

    有一个被背叛的梦。

    有一个悔恨得几乎要死掉的梦。


    那个人的背影……梦中那人的背影……不知为何……遥远处能与长谷部重合。


    ——“Knock knock?”

           “够了,不要再来了。” 


    “吉行,我有个想法。”

    “嘿嘿,正巧咱也想提出个建议。”

    长廊上,于温暖阳光下,吉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同样如阳光般温暖。


    第三部队远征归来的时候,安洁莉娅中途拦下了长谷部。

    他有些惊讶,那是早已认清现实,且不再挣扎的表情。

    她记得这表情,她讨厌这表情。

    因此更加厌恶自身。

    但好歹现在能够弥补,自己还能跨出那久远之时因为胆怯而没跨出的一步。

    “嗯,长谷部?我有事情和你说。”

    “是,拜领主命。”

    男人恭敬低下头。

    “是让你接替吉行担任近侍一事。”

    长谷部愣住了,是真真正正的因为诧异而呆愣。若是没有极好的自制力,恐怕他此时就要脱口而出一句为什么了。

    但他没有说,这男人便是有着如此恼人的沉稳。

    “这……在下惶恐。”

    “啊哈哈,因为吉行说自己比起出阵啊,处理文件啊,更喜欢管理内番呢。我可是个通情达理的管理者,自然要给一直任劳任怨的部下放个长假啦。”

    安洁莉娅勉力抬起微笑,却发现越说下去,心情越发轻松。因为此时此刻,她能体会到压切长谷部这把刀,并不是那个人……并不是……

    仿佛长久的毒素慢慢吐尽,她不禁在内心苦笑。

    原来整个本丸,最在意她安洁莉娅身份的,就是自己。

    “所以说,你愿不愿意来帮我。”安洁莉娅眨了眨眼睛,展露往日调皮的表情。

    长谷部微微闭了闭双眼,忽然身形一晃。

    安洁莉娅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轻巧上前迈出一步。

    这样二者中间距离缩短,再也没有给予长谷部跪下领命的余地。

    她已经不想这样了,不想再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

    而反之,她双手握住了长谷部的手。

    即便是神灵,依旧有着如此温暖的体温。她忍不住这样想,然后在极近的距离看着男人的眼再次问道:“你愿不愿意来帮助我,为我奉献你的力量。”

   “这是当然,只要是您的命令……我……”

    他竟然有些哽咽。

    安洁莉娅温柔地拍了拍男人的肩。

   “那么,虽然晚了好几天,现在,请多指教喽。”

    “……不胜感激。”


    无事的日子,安洁莉娅会坐在本丸廊下吃点心,若是看到四周无人,偶尔会偷偷伸手敲敲木板。

    “Knock knock?”

    她刚想把手伸向茶杯,却忽然扭头。

    长谷部在走廊的另一头,以恭敬又疑惑地眼神看着她。

    “请问?”


   【TBC】


ps.开头的梗是国外的“敲敲门玩笑(knock knock joke)”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