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四)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略带悬疑。】

【旧坑备份+填坑】

【时间比较早文笔比较渣,OOC注意】


  Act 4


  和药研分开后,审神者思索着大概马上就要开饭了,准备先去餐厅候着。然而等她抬步准备走的时候,那种微妙的被注视感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的感觉和第一次比简直天差地别。

  少女停下脚步四处张望,然后就着最后一点光看到了缩在墙角胆怯地看着自己的白发少年。

  “五、五虎退?”

  “对、对不起……”听到审神者突然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五虎退猛地抖了抖肩膀,从藏起来的地方瑟缩着走了出来,“主君,有、有您的信件……”

  唉。

  少女挠了挠头,接着又捂住了脸。

       不会吧,这么快就要交报告了?

  “主、主君?”五虎退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靠过来时,五只小老虎跟着他的脚步跑了过来,蹭着两人的小腿,“我……那个……”

  但抬起头后的审神者扯了扯五虎退的衣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不不,没什么。都是我的错……我不按时填报表不对……被‘那边’催也是自作自……等等,交资料的时间不是明天么。”

  她抬起上身,从少年手中接过信件,就着最后的微光仔细查看。躺在自己手里的并不是例常通讯的蓝色信封,而是纯白的,并且封口印上了红色标线的……紧急信件。

  少女呼吸停滞了半秒,脸上浮出微妙的神情。但意识到五虎退就在自己身边,她好歹稳住了情绪,露出和善笑意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谢谢你啦,五虎退,马上就要开饭了吧,我还有一点事情,所以你先去餐厅吧。”

  然而,五虎退并没有想往常那样乖巧的点点头,只是在原地抖得更厉害,以致心思都在信件上的审神者都觉察到不妥。

  “怎么了,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嘛?”

  然而少年开口说出的第一句又是道歉:“非、非常抱歉……那个……有件事情一定要告诉主君……是,关于陆奥守先生的……”

  下意识,审神者放在五虎退肩膀上的手收紧了。五虎退又轻微抖了一下,但却勇敢地抬起了头,双手抓住了审神者的衣袖:“为什么陆奥守先生会带着枪去内番的原因,我知道。……因为……是我说的。”

  听完这话,审神者在内心大大叹了口气。

  鹤丸国永,一定是这家伙传出去的。因为整个事情太过奇怪,自己嘱托了所有知情的刀暂时不要漏出口风。

  然而,鹤丸大概没这么容易乖乖听话。毕竟很多时候,连她也不明白那把刀到底在想什么,还是在伪装什么。

       那么,姑且就听听五虎退的信息好了。

  “是你……说的?”审神者扬了扬眉毛,接着俯下身子关切地看着面前的短刀,“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详细的说给我听?”

  “是。前一天,是我和厚一起值畑当番,然后,我看到了田地之外那片树林里……呜……有人影的样子。但是,但是厚他说是我太敏感了,因为……之前和其他短刀们去树林玩,连危险的野兽都没遇到……但是……但是我真的看到了呀。”

  话到这里,五虎退停住话头,但是还是努力地与胆怯战斗。

    审神者既没有催促,也没有发表看法。即便此时内心思绪翻涌,她依旧沉默着,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于是,片刻之后,五虎退再次开口。

  “然后,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陆奥守先生。陆奥守先生很温柔的让我不用担心,说之后自己也要值畑当番,一定会帮我多看看的。呜呜……结果今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不是仅仅告诉陆奥守先生的话,如果我早点告诉更多的人的话……呜呜……”

  五虎退说不下去了,一边呜咽着一边抬起手准备擦去眼泪,然而审神者的手却先一步将他眼角的泪花拭去。少女前倾身子,几乎将额头靠在了五虎退的额头上,就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轻轻地柔声对他说道:“不是你的错,不要责怪自己,吉行他没有告诉更多的人,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谢谢你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努力的将真相表露出来的五虎退,很帅气啦。”

  五虎退起先呆呆的看着主人的眼睛,接着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掉泪,但他脸上挂着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微笑。

  “谢谢,非常感谢您……等事情结束了……也要对陆奥守先生说谢谢。”

  “嗯,我记着呢。一定要亲口说哦。”


  五虎退鞠躬又鞠躬,然后离开了,走廊上又只剩下了审神者一个人,她慢慢踱步走到本丸大会堂的外廊,朝着庭院盘腿坐下

  树林?审神者面对庭院,微微抬头就能看到黑暗中树木的黑影在风中摇动。虽然本丸的空间是独立于夹缝的,但似乎为了让刀和审神者快速适应生活,本丸周边有山有水有森林,本丸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庭院。田地外围确实有一个能通到树林的小路,不过自己之前也去检查过,毕竟是人工制造的产物,森林里危险生物数量为零,在这种封闭空间内更不可能有什么外来者。

  少女揉了揉头,眼神恍惚,仿佛在回忆,又仿佛在思考。紧接着她扭头检查周围,确认无人后拿出了五虎退交给自己的信封。

  上头发给审神者的信件一般都是蓝色或者绿色信封,里面装着的是实打实的信纸。内容大概也是通知或者慰问之类可有可无的文字。然而,其中还有一类特殊信件,是用红色印记封口的——紧急通告。

  审神者摇了摇手中的信封,里面轻得似乎没有东西。这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她独自一人坐在黑暗中将信封撕开,抖落出里面一片小小的金属薄片。少女用食指在金属片表面按压一下,顿时,蓝色的微弱荧光亮了起来,迅速扫描过审神者指纹后,平淡无奇的金属片立刻弯曲折叠,变成一个小型数据收发器。荧光扩散开来,开始在虚空中投影文字。

  如果是普通信件,上头自然愿意维持本丸的怀旧格调,老老实实用印发的纸张专递信息。因此这种现代手段,只会出现在……对于危险事件的通报上。

  文字量并不多,审神者一眼就看完了全部内容,接着迅速的关闭收发器将它握在手中。

  通报的内容,大概如下:

  至审神者:

  经核实,确认K-1097本丸发生异变,编号3541652审神者已死亡,昨日已开始进行刀剑的回收工作,异变原因还在调查中。请各位审神者,近期注意身边一切可疑现象,及时通报,保护好自己。切记!

  少女面无表情,仰头看着深紫色的夜幕,直到背后传来了刻意隐藏起来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三步,最后一步。

  有人靠近了自己。

  就在距离缩进到一臂距离的那一瞬,审神者迅速立起身子挥出手臂,指尖直指黑暗中的一点,却在最后时刻弯曲关节,轻轻敲了敲对方的头。

  黑暗中响起了今剑的声音:“啊,被发现了。”

  少女叉腰挺胸自豪的说道:“想暗算我,没这么容易哦。”

  “诶嘿嘿嘿。主君,吃饭了哦,烛台切说再不去的话,就把你那一份的咖喱分给其他人。”

  “什、什么!这可是紧急事件。”少女急急忙忙双手并用的从走廊上爬起,但在转身的一瞬间,今剑用疑惑的语气问了一句。

  “嗯?主君!刚刚,是有什么东西飞到池塘里去了吗?”

  “啊,大概是什么虫子吧。”

  审神者转身搂过今剑的肩膀,摊开的手掌中,已是空空如也。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