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刀剑乱舞】亲友联文活动6号

随机抽刀、婶婶和梗来写文的小活动。

活动介绍+集合


抽到的组合如下:

指定刀:陆奥守吉行

审神者:姓名:满

             性别:女

             外貌:126cm高的小孩子,粉色头发丸子头,日常爱穿小裙子,自称是为了弥补在现世的遗憾所以选择了这样的装扮,总觉得自己本体是只鸟。

             性格:热爱和姥爷一起上树捣蛋,喜欢对江雪太太(家里主要的战斗力)撒娇,非洲婶婶,是个话痨,对赌刀有超乎寻常的热情,讨厌出门打任务,非常懒,大概算是家里蹲的咸鱼了吧(自我放弃

             背景:单纯因为好奇所以被选为婶婶,但是并不会和刀讨论自己,自称现世性格和本丸中的不一样。

梗:参加拍卖会,婶婶快要克制不住买买买的手(。


********************************************

正文:

    为什么……呢。本来是预想好的,今天要度过一段愉快又刺激的时光,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满娇小的身体挤在人群中,抖得仿佛秋风中最后一片枯叶。

    明明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拍卖会,天知道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满不过是个又小又矮的女孩子,这样一看更像一个在游园会走失的小孩。

    片刻后,一个人影泅水般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来。

    “主将,您没事吧?”

    满露出快要昏厥的表情,一把抓住陆奥守吉行的小尾巴。

    “我……我想回家。”

    “嘛……可是咱们已经到了啊。”

    喧闹的万屋街上,女孩愣愣盯着一个狭窄小巷的入口。


    作为审神者,满除了偶尔同鹤丸一起捣捣蛋之外,大概最常做的也就是瘫在本丸假装自己是一条咸鱼。

    但几日前,一次午后小憩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条小广告。

    “神秘拍卖?”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好奇心大起,问东问西后,竟是吉行给出了答案。

    “神秘拍卖,就是拍卖之前不展示拍卖品,通过竞拍,交易成功后才给出详细信息。其他刀不清楚很正常,因为这本来就是西洋人的玩意儿嘛。”

    “啊,那这样一来不会拍到价值不符的东西?”

    “嘛哈哈哈,就是这么一回事,主将,这也能算作一种赌博,赔钱与赚钱全看参与者的胆识和运气。”

    满听后,抬头看看吉行,又低头看看广告,眼睛里忽然迸射出异样光彩。

    “我……我想参加!”

    “咦……诶诶诶?”


    订正前言,出了喜欢偷懒假装咸鱼外,满还喜欢赌博所带来的刺激感,这种特性主要体现在日常的战力填充上。

    “可、可是,主将,这次使用的可不是素材,而是实实在在的钱……也就是小判啊!”

    无视吉行的劝告,满认真的翻箱倒柜后,搬出好几个箱子。

    “可是,小判的话我们不是有吗?”

    吉行无言,只是轻轻挠了挠头,露出难办的表情。


    顺带一提,由于满对出阵与远征的兴趣实在太低,因此本丸的金钱储备也是少得十分可怜。

    在被其他刀剑训斥过“您想把本丸所有的钱都拿走吗?”“为了不时之需,资材的储备也是十分重要的!”诸如此类的话,又经过几次商讨,最终分给满的活动资金确定为八千小判。

    老实说,若是放在过去,放在刀剑本身的时代,几枚小判就可获得一段时间的衣食无忧。然而,也许是通货膨胀,也许是“小判”不过是如今代币的一种体现,在八千小判只能换得几个团子的现在,这点钱想要去万物街参加拍卖会,这可算是强人所难。

    当然,这种强人所难的任务,算到了吉行头上。

    嘛,也算是不小心勾起主将不符时宜的兴趣的惩罚。他如此想着,笑嘻嘻地接受了。


    “没想到万物街会有这样的地方。”

    坐定之后,满的情绪重新高昂起来。整个会场让她想到了圆形剧场,高高的白灰粉刷的拱顶下,是沿着台阶逐级升高的椅子。房间正中央有一个高台,上面已经摆上了第一件盖着黑布的拍卖品。

    “欢迎各位的到来!”一个穿着风格怪异的小个子站在高台中央,似乎是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

    因为主君个子实在太矮,最后吉行决定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样她才能越过层层人群看到前面。也正是满在伸着脑袋观望前方之时,一个好听的女性声音忽然响起。

    “抱歉,能否让一让?”

    “啊……”

    “咦?”

    正在满和吉行表达惊异之时,女人已轻轻从旁走过,倩影微摇,淡淡花香绕鼻不绝。即便那人只穿着淡素和服,但衣物织料便能显出主人地位不凡。

    “这样的地下拍卖会,也会有身份显赫的人过来么?”

    满忍不住问道。

    “也许正是贵族才对这种事情特别有兴趣呢。”吉行看着女人在离自己两排的距离坐下,又拍了拍满的肩膀,“主将,第一件已经成交了哦。”

    “诶,啊!什么!?”

    的确,小矮个正用不符合他身体的巨大嗓门喊道。

    “恭喜这位买家!让我们来看看拍卖品是什么……哦,原来是一套青瓷茶器!说道瓷器,虽然也有古时泊来之贵重物,但造假之物也不胜枚举。好了,让我们进行……下一个!”

    说完,台上的器物瞬时搬空,黑布重新盖住。

    “唔唔唔,这件商品……起价五百小判!”

    紧接着,有人喊出了六百,满不由得回头望向吉行,眼睛中再次一闪一闪。

    “吉行吉行,那我们也可以拍么?才几百小判而已,离我们的预算远得很。”

    “如果您想的话,只要举起这个牌子就行了。”吉行将放在椅边的木牌递到满的小手里。“不过呀,咱还是有几点需要说明……”

    还未等吉行说完,满就已兴致勃勃的喊出了自己的价格。

    “一千小判!”

    室内有刹那的平静,一是众人看到满身材幼小,好似孩童;二是突然抬价之举不是初到新人便是久战老手。

    但没想到,也仅是过了刹那,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轻巧吐出几个字。

    “两千小判。”

    吉行刚刚想继续说出的话继续卡在嗓子眼。

    满想着前方看去,恰巧女人回头微微一笑。

    “唔……两千五小判!”

    她嘟着嘴,忍不住再次抬价。

    “那么,三千小判。”

    女人轻捂嘴角,脸上依旧笑意不停。

    在常人眼中,那可算是极其俏丽的笑容,而在满眼中,那与挑衅无异。

    于是吉行想按住满的动作晚了一步。

    “三千五小判!”

    沉默……

    继续沉默……

    直至主持人以不可置信的声音喊出。

    “成、成交!这件商品是这位小小姐的了,让我们看看是什么!呀,可惜,只是一枚花簪!唔唔……虽然雕刻极其精美,但是否值这个价钱呢。好吧,让我们继续进行!”


    吉行用了好长时间才让眼泪汪汪的满从沮丧的心情中回复过来。

    “可是我们只有四……唔诶诶?”满依旧有些丧气,但四字刚出口便被吉行轻轻捂住。

    她回头看去,只见吉行伸出食指止住了她的话头。接着用极低的声音在满的耳边说道:“主将,行商的诀窍,是永远不要执念于自己失去了多少,而是思考怎么用剩下的赚取最大利益哦。您看,咱们不是还剩四千五小判嘛。”

    “可是……”满忍不住用眼神瞥向那个身着华服的女子。

    在接下来的拍卖中,只要有她参与的商品,价格总会被抬到很高,她却又能及时抽手。导致现在大厅里不少人对那个中途出现的女人怒目而视。

    虽然满并没到这个地步,却也颇有怨言。

    吉行却坦然一笑,说道:“这是正常的策略。听好了,主将。即便是这种商品不公开的非正式拍卖会,也总有一两件物超所值的商品。我想,那个女子应该是听到了某些消息,而故意来参与这次拍卖的。那么,为了让竞争对手减少,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你是说……故意让他们在前期出很多钱?”

    “就是这样。所以您不要再被她牵着鼻子走喽。”

    满的脸红了,但随即又争辩着说道:“但是,我们现在的钱还够拍下其他东西么?如果这样就结束了,我不甘心啦!”

    “当然,是有办法的。”

    看到吉行自信的表情,不知为何满的内心也平静下来。

    “真的?”

    陆奥守吉行点点头,看着台上的第六件商品被拍走,才继续对满耳语道:“若面前有五只盖起的木碗并排而放,您知道其中一只藏有点心,但却只能拿走其中一个,您会如何选择?”

    满一愣,半晌没有回答。

    看到主人眼中依稀有了答案,吉行继续解释:“第一感觉都不会选择第一个与最后一个吧。虽然这是大多数人的习惯,但在这里人数也不少。也就是说,若是这场拍卖会中隐藏有宝物,这儿相当一部分都会赌中间的商品。自然开头与结尾价格就会偏低。”

    “但是,最后一个?”

    “对。”吉行点点头,“其中特例是最后一件。毕竟‘最后压轴’的想法也是大多数人的迷信。”

    “那么我们只需要选择靠后的商品就行了,对吧。”

    但满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开心。

    “如果真的有什么‘大奖’,我们也极难拍下。哎,还是有点不甘心。”

    “主将。”

    “咦?”

    感觉有手正温柔的抚摸了自己的头,满愣了片刻,才抬起头。

    吉行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又温柔。

    “您想来这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满眨了眨眼,又低下了头。

    是啊,是什么呢……即便自己讨厌出门,讨厌辛苦,也知道本丸的经济状况,也硬将吉行拉到万屋的原因。

    片刻之后,她再次抬头,眼睛中再次出现了光芒。

    那是轻松又积极的光。

    “我来这里,只是想玩得开心而已。”

    而且也是为了弥补……为了体验与以往不同的世界……


    接下来,虽不是百分百符合,但的确中间商品的竞拍要激烈些许。

    经过前期的骚动,那个神秘的女人也安静了片刻。

    直到倒数第三件物品的出现。

    那看上去是一个比较大的物件,因为刚刚用来遮住竞拍品的黑布,变为了黑色的布帘。

    但不知为何,满感觉自己的视线被吸引了——虽然可能并非大奖,但它一定是适合自己、且自己也在需求的。

    她下意识的扯了扯吉行的衣袖。

    “怎么了?”

    “吉行,我……”她咽了咽口水,“我想要那件东西。”

    “哦?”

    既不是阻止,也不是反对,吉行只是小心地表达了自己的惊讶。

    “是、是第六感啦!我的第六感!我觉得就是想要!”

    “唔”

    虽然以满的运气来说,第六感的可靠性有多少吉行不敢确信,但——

    “好啊,那咱就帮您把它拍到手吧。”

    但那位神秘女人已经出手了。

    “两千小判。”

    又是瞬间将价位抬高一半的手段,顿时室内鸦雀无声。恐怕知晓且忌惮那女子手段的人不少,虽才两千,竟一时间没人愿意抬价。

    “二千五小判。”

    这时吉行抬起牌子,喊出这句话。

    女人往这边张望过来,看清是谁后,竟然露出淡淡笑意。

    “三千。”

    “三千二。”

    “三千五!”

    “三千六。”

    “四千!”

    满明白自己的最高额度只有四千五,看到女人一口气抬到四千,难免有些慌张。但另一方面吉行不慌不忙,每次只是小幅度抬价。

    “四千一。”

    就在人们都以为女人会瞬息抬到四千五的时候,她却犹豫了。

    这是她来到会场之后的第一次犹豫。

    “四千二。”

    “四千三。”

    “……”

    恐怕此时会场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二者身上。这件商品的拍卖,竟成为了至此为止最紧张激烈的竞价。

    当然,旁人再紧张,也比不过满。这时她差点从吉行的膝盖下滑下,又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但吉行只是低头,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犹豫片刻后,女人叹了口气,喊出了自己的价格。

    “四千五!”

    随即,她放下了手中的木牌,仿佛此件物品已经被她收入囊中。

    当然,在场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包括满。

    但。

    “五千小判!”

    满猛地抬起头,看到报出价格的竟然是……自家的吉行!?

    那女人也露出了同样表情,那是远超其他人的惊诧,还有一刹那间的挫败。甚至于她的手腕颤动了一下,仿佛也将举起报价牌。

    但最终,她放弃了。投向吉行的眼神,也变为了实实在在的敬佩。

    “这、这?”满说不出话,只是张嘴看着竞拍成功的吉行。

    “我想,她大概错误估算咱的最高资金为四千五吧。”

    “不对!这不是错的,我们确实只剩四千五小判了啊!?”

    “不不不。”他笑了,“商人永远都会为自己留一手啊。而且,咱已经约定好了,要帮您把它拍下,怎么能爽约呢。”


    “我还以为,那个人这么积极的和你竞拍,这个一定是大奖呢。但结果……大奖还不是被她拿到手了!”

    “咱认为,她只是在逗您玩而已。”

    满愤懑地瞥了吉行一眼,换了个话题:“她竟然一口气抬价到三万!三万小判啊,真好!我都可以给自家本丸换个景色了!”

    拍卖会结束,吉行与满在后台领取了自己买到的商品。看了看最后用五千小判买到的木箱,又看了看愤愤不平中的满,吉行拍了拍她的肩膀。

    “但咱们买到的东西不一定算差哦,倒不如,此刻还挺应景的。”

    “什么什么?”

    听到这话,满瞬间又眨着眼挤开了吉行,满脸兴奋地凑了过去。

    “这是……娃娃?”

    “是人形娃娃,而且是完整的七阶。价格不菲呢,回去后让大家准备好菱饼与清酒。啊,这个花簪其实也很不错。”

    轻柔地,吉行趁满扭头的刹那,将花簪别入她的丸子头后。

    “虽然主将不愿说自己的真实年龄,但果然看起来就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什、什么呀?”

    没想到吉行会帮自己戴上簪子,满有些害羞地走开了。

    “主将……没听过女儿节?”

    “没……没有!那是什么?”

    “那咱们就边走边说吧。”

    “累了,吉行背我。”

    “好,好。”

    “吉行,我想吃苹果糖。”

    “但是咱们现在身无分文喽。”

    “你不是说商人总会为自己留一手吗?”

    “啊哈哈哈,但商人也有穷途末路时嘛。”

    在满的发髻上,浅色桃花在灯光下摇曳,散发着柔和光芒。


【END】

【抽到了自己的本命刀!大胜利!一本满足!吉行又苏又帅又可爱真好啊(停一停)。没抽到合适搞事的梗和人设就变成日常向了。文章重点根本不在婶婶之类的都是不可抗力!】

【不过仔细一想这种活动不是最适合互相投喂么,最后为什么我还是自割腿肉,不禁陷入沉思。】

【又,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其他更新进度会变慢,十分抱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