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五)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略带悬疑。】

【旧坑备份+填坑】

【时间比较早文笔比较渣,OOC注意】


       Act 5


  黑暗中有声音飘来,忽远忽近,听得不太真切。

  吉行感觉自己背靠着墙,独自坐在黑暗中。

  那细碎的谈话声停止了,接着传来了哔哔啵啵的声响,仿佛有人在火盆里添上了新的木炭。

  脚步声,上楼的踏步声,最后,拉门打开了。

  一个男人在说话,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仔细去听,又如同耳语般清晰。

  “……我正在等你,中冈。”

  这句话,让吉行的血液瞬间冰冻。

  “别站在那里,快进来呀。”

       不,不行!

  吉行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周围的黑暗组成了不可逾越的壁障。这里,是这么窄的吗?只能堪堪抱膝而坐,根本站不起来,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自己是有手脚的么,或者仅仅只是一把刀,一把钢铁所打造的武器。

       然而,‘那边’的谈话还在继续。

  “……肚子饿了……新助兄,抱歉……”

  挣脱不了,逃不出去,男人的话依旧不断的穿越黑暗透了进来。

  “……想吃斗鸡锅呀。”

  吉行在原地蜷缩起身子,抱住了头。

  接着,黑暗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起初只不过是黑色的屏障间出现了灰白的部分,接着那微弱的光线慢慢延展,吉行,看到了另一个陆奥守吉行。不是自己的“自己”朝下俯视,眼神冰冷。

  “那个自己”吐出了两个字:“出去。”

  吉行没有回答。

  “快出去。”

  “……不,不可以……咱必须,呆在这里……”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身后,墙壁不见了,指尖接触到的是可以打开的拉门。

  “如果你不出去,他就要死了。”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吉行早有准备,倒不如说,若是没有这点决意,自己早就消失了。不会去做无谓的尝试,不会去破坏过往的事实。踏出任何一步,都是这对那个人的亵渎。因为自己想守护住的,正是他所期待的新世界啊。


  “咱会呆着这里,绝不出去!同样的错误,咱不会犯第二次。”

       这是觉悟,是誓言,在某处存在着拼劲全力也要坚持的信念。若没有下定决心,恐怕在那“地狱”中,半秒都是待不下去的吧。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吉行在还未反应过来便在一阵天翻地覆的眩晕感中下落,最后脑袋被重重地砸了一下。等到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以异常狼狈的姿势躺在地上,椅子歪倒在一边。

  “……梦?”

  看来是不知不觉的时候睡着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吉行大大松了口气,便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不想起来,直到真的从门外传来了声音。

  木屋的门在经过粗暴的推拉后打开了,黄色的灯光首先映入眼帘,灯光后是一手拿着餐盘一手扶着门框,用嘴叼着煤油灯的同田贯正国。

  “用那种方法开门,会弄坏的啦。”吉行嘿嘿地笑着对同伴说道。

  同田贯皱了皱眉,空出的手拿过提灯后说道:“啰嗦,能打开就行了。话说你这家伙怎么用这种姿势倒在地上。”

  吉行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挠了挠头:“嘛,想尝试在椅子上单脚站立尽可能长的时间但是失败了的结果。”

  “你是笨蛋吗?……算啦,喏,这是今天的晚餐。”

  同田贯将手中的餐盘放在吉行面前,后者立刻开心地睁大了眼睛。

  “哦哦,是咖喱啊,真不错呦。”

  “我说你啊,无论晚餐是什么都会重复这句话吧。”

  “能吃到好吃的东西,这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嘛。”边说着,吉行已经开始拿起勺子开始大快朵颐。同田贯叹了口气转身将提灯搁在一旁的桌子上,转身之后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碟咖喱,随即他走到吉行对面,盘腿席地而坐开始吃起了自己的晚饭。

  “还有,烛台切托我告诉你,等下他会把被褥送过来,你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嗯。”一边吃着咖喱饭一边说话的同田贯,因为感觉对面的气氛有异而抬起了头,接着看到吉行早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愣愣地看着自己。因为前后反差过大让他忍不住先扭头看了看身后,确认没有异样才压了压声音,用不爽的语调说道,“喂,你怎么了?”

  在同田贯的呼喊下,吉行才猛地从恍惚中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抱歉,刚刚在想事情……不过,你在这里吃饭好嘛?”

  “什么?”

  “啊,咱是说,不去餐厅里和大家一起吃?我觉得饭还是很多人一起吃才开心嘛。”

  但这句吉行想努力调动气氛的一句话被同田贯毫不留情的打了回去。“我觉得在哪里吃饭都差不多。”

  “是……是哦。”

  “刚刚那句话……其实是你自己的希望吧。”

  吉行愣住了,一时间盯着勺子没有言语。看着对方是这种反应,同田贯突然咬着牙,抬起手用勺子柄狠狠地敲了吉行的头。在对方一边喊疼一边茫然的看着他的时候,他显得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这家伙给我振作一点啊!这个样子也太难看了!可恶,虽然其他人都没多说但果然没有你就是很奇怪,短刀们也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真是……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出来!没有什么好瞒着的吧,大家都很相信你啊!”

  突然被劈头盖脑地吼了一顿,吉行还在茫然地眨眼,同田贯早已重新将勺子放回嘴里,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吃着自己的咖喱,思考了片刻又含含糊糊的添了一句:“只是遇到这种困难就退缩,不是我认识的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同我并肩作战的陆奥守吉行。”

  “哈……”

  吉行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并且笑声越来越大,但不是之前那种生硬的感觉,而是轻松的、自然而然的笑。

  “哈哈哈哈是这样么,真是服了你。咱也觉得,现在的咱太奇怪了,抱歉抱歉!吃饭啊,就要开开心心的吃!不再说些有的没的了。……而且,咱也没有瞒着什么事情啦。”

  “嗯……”听到这种回应,同田贯反倒迟疑了起来。他盯着盘子三下两下吃完饭菜,接着小声叹了口气,用带有歉意的口吻说道,“我是不怎么会说话啦,能做的,也就只是在这里陪你吃晚饭而已。”

  “嗯。”吉行一边大口的嚼着食物,一边笑着点点头,“我知道,多谢。”

  等待着吉行把最后一点咖喱吃完,同田贯端起餐盘准备离开,临走又问了一句:“喂,我把灯放在这里了,你这家伙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吗?”

  从刚刚开始便低头坐在原地的吉行,这是抬起头来,用非常认真的语气对他说道:“虽然听上去很奇怪,但还是告诉主将比较好吧,姑且,帮咱带一句话。”


  “镜子!?”

  夜晚,审神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矮桌对面是同田贯。因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少女断断续续得又把刚刚听到的重复了一边。

  “吉行说……好像看到了……镜子?”

  “是那个家伙说的,‘镜子,好像看到了镜子,只能记起这么多了,其他的事情还不清楚,抱歉啦’。”同田贯双手环抱在胸前,如此说道。

  “哦……啊……”审神者还是一脸“这是什么鬼”的表情,沉吟片刻摆摆手表示对方可以离开了,“正国你也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远征呢。”

  “是,我知道了。”

  但就在同田贯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审神者突然喊住了他。

  “那个,我有一个问题。你说吉行之前有一段时间在发呆,嗯……具体是什么情况呢?”

  “哈啊?”同田贯一脸迷惑,但还是在思索一阵后老老实实回答道,“我端着盘子坐在他对面的时候,就突然盯着我不出声了。”

  “……是……对面?”

  “是的。”

  审神者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只是用手势示意对方可以离开。直到同田贯的脚步声听不见后,她抱着头在榻榻米上打起了滚。

  “这不是越来越迷了么,吉行你到底想起了啥啦,我只是想在难得的休假期里,做个轻松愉快的审神者而已啊!”

  一番折腾后审神者重新趴回了桌面,闭上眼睛思考起来。

  镜子?如果是镜子的话,本丸里倒是有一面,在烛台切强烈建议下用省吃俭用扣下来的小判买回来的全身镜,安放在本丸一楼大厅隔壁的休息室里。但是在值内番的吉行怎么可能会看到镜子,自己路过的时候倒是会看两眼,但是也没有太在意……嗯,有什么,感觉不对?

  休息室在大厅右侧,同样是面向外廊有一个出口,平时这两扇面对庭院的门都是不会关上的。而镜子,恰好正对着庭院,越过池塘花丛篱笆和矮石墙,在镜子里还能看到……

  “森林。”审神者喃喃自语,抓住了刚刚刹那间闪过的灵感。


  休息室的镜子,可以看到本丸外的森林,它连接着五虎退看到奇怪人影的树林。但是,这依旧不能解释为何吉行会说自己“好像看到了镜子”。

  “但是,我不懂。”

       吉行怎么会在不可能的时间里看到不可能的镜子?

       但他确实既不会说谎,也不会故弄玄虚。既然说出这样的话,那就一定有着他自己的道理。

       为何不说得更清楚一点呢。

       或者,因为传话而只能说到这个程度?

  审神者想放弃思考,然而等她将视线转回矮桌的时候,又皱起了眉头。桌面上摆着一张纸,上面用墨笔画着整齐的格子,格子内填着时间和不同的名字。这张纸是长谷部帮自己规划的内番执勤表。审神者拿起它,在灯光的照射下再次浏览了一遍,最后用手指戳着其中的两排。  

  表上,吉行和五虎退的名字隔着鲶尾骨喰的小组。内番通常两人一起进行,这也就是说,他俩内番执勤时间隔了整整一天,五虎退看到影子的日期不是昨天而是前天!如果他立刻就将这个现象告诉吉行的话,吉行拥有完整的一天可以自由行动或者与其他人交流。

       审神者记得那天自己依旧带着短刀大队奔驰在市中,吉行没有出阵而是在本丸看家,对他来说时间充足……如果他及时地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最终结果是吉行什么都没说,而是选择浪费一天后,于今日自己带着武器去内番。

  “这个又是怎么回事,谁在隐瞒,是五虎退,还是吉行?”

       少女大大叹了口气。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