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六)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略带悬疑。】

【旧坑备份+填坑】

【时间比较早文笔比较渣,OOC注意】


  Act 6


  在那之后,审神者决定当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在房间里迅速铺好被褥,她吹灭油灯钻进了被窝。

  但少女睡得并不安稳。主要原因是在几分钟前,她下楼重新与五虎退确认了情况。

  “我……我确实是在值内番的当天告诉陆奥守先生的……呜……请问、请问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不……没什么,啊哈哈哈,不用担心。”

  同时她还意外的从烛台切那里得到了其他的信息。

  “昨天的话,我看到陆奥守似乎想要去你的房间哦……嗯?什么时间,啊大概和现在差不多吧,收拾好东西我准备回房间,看到陆奥守准备往楼上走,当时以为他是想找你呢……诶,没有?”


  烛台切的房间在三楼,四楼是本丸的顶层,是审神者休息和办公的地方。所以吉行上楼是想找自己吗?但是为何最终又放弃了呢?

  “啊啊啊睡不着。”

  想到这里审神者从被窝里一跃而起,光着脚走到窗边。今天室内并不暗,一轮凸月刚好挂在窗沿内侧,银色月光洒洒而落。少女朝外面俯瞰,这个角度刚好既能看到森林,又能看到一部分本丸的矮墙。不知是不是受到心情的印象,黑夜中的森林似乎笼罩上了一层雾蒙蒙的阴影,审神者眨了眨眼,忍不住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很久。

  “森林……人影……镜子……”

  少女喃喃自语,身子不觉往窗框的方向靠了靠,这样,庭院的一角也纳入了视线范围内。

  就在那一刻,审神者触电般地向后跳了一小步。

  等等……刚刚……自己……看到了什么?

  ……人影?

  等她回过神来重新扒回窗框望向庭院,毫无意外的刚刚的影子已经消失了。然而,对于审神者来说看到人影并不能给她造成这么大的冲击,而是那个影子……那个背影……就算在四楼的高度看了一眼,只因为那个身影太过熟悉而绝不会弄错

  他?但是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点出现在庭院里呢?

  审神者转身伸手想点燃油灯,但指尖在接触到火折子的时候突然停住。月光下,她伫立片刻,转而将什么东西揣进怀里走出了房间。


  吉行知道这是梦。

  他再次回到了那个狭小的空间,背靠一扇自己不能打开的门,周围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自己独自坐在这里。

  男人还在说话,这时的对话又加进了不同的声音。

  “……没有你的名字。”

  吉行低下头,在黑暗中默默微笑。

  接下来你想说的话……咱都记得一清二楚哦。

  “……我一点都不想当官,写完这个之后,我的任务就结束了。……我想去欧罗巴、美利坚,亲眼看看世界上其他的国家。”

  咱也是啊,想和你一起回到长崎,想和海援队的大家一起出航,想去环游世界,想和你看看这个广大的世界……一起看着……你所期望的世界。

  ……龙马。

  ……然而,咱却救不了你。

       ……咱无法拯救任何人。

  黑暗中出现了点点微光,水珠带着唯一一点色彩从吉行的脸颊上滑落。


  审神者站在三楼长谷部的房门前,看着从门内透过来的橘色光芒。

  没想到他竟然还没睡,少女挠了挠头心想,自己一个人去确认还是有点不安心,要不要在这里叫上长谷部呢?作为报答剩下的活儿就自己来干吧。

  给自己鼓劲般地点点头后,少女咽了口口水,轻轻打开了拉门将头伸进去。

  “长谷部……你还醒着吗?”

  但是,里面没有回应。

  少女转动脑袋,看到了房间里的矮桌,那上面堆着一叠写满了字的纸张,一个男人伏倒在桌面上。

  “长长长长长谷部!?”

  审神者张着嘴,轻声呼喊着跳进了房间。但往里走了几步之后,她看到了对方那轻微起伏的肩膀。

  睡着了?

  少女走进仔细一看的确如此,男人闭着眼伏在桌上,枕着自己的左手,伸着的右手还握着笔。一边想着这样睡很不舒服一边准备伸手推醒长谷部,但手在半途中停了下来。

       审神者叹了口气,有些难办地笑了笑。直接叫醒的话,这一夜他都睡不了了吧。

  于是她轻轻地凑了上去,拿下了长谷部握着的笔,轻轻盖好放在那叠资料的旁边。忽然感觉到了凉意,审神者扭头看了看,原来房间里的窗子还开着,夜晚的冷风还在不断灌进来。她蹑手蹑脚走过去将窗子关上的同时,顺手拿了薄被给睡着的长谷部披上。

  将灯吹灭后,少女俯身对着长谷部耳边吐出一个词语。

      “晚安。”

  接着她放轻脚步转身离开,心想着这样就没办法了,只能自己一个人去看看了呢……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对自己的实力一直有信心,在熟悉的地盘上还……

  ……还不至于被人暗算吧。

  在踏出房门的那一瞬,她感觉到了气息,微弱,但是就在自己身边!刹那间少女屏住呼吸,左脚向前踏出一步,重心下落迅速转身出拳。但一记直拳却直接被人握住,力道被卸去的同时手腕被翻转过来,审神者的身体顺势向左,同时曲起右膝准备狠狠踢向对方下盘。

  “等等,大将,是我。”

  “哈啊?”

  她听到声音明白了对方是谁,想停止踢击的势头反而导致身体不稳,眼看着就要倒在长谷部门口了,对方却轻柔抓过自己的手,伸出双臂接住了即将跌倒的审神者。

  最后,少女抬起头,在柔和的月光下看着药研的侧脸。两个人的身体微妙的贴在一起,特别是审神者两只手都被少年抓住的情况下。

  “你……你想吓死我啊。”

  “抱歉,因为恰好看到您走出来,就想……”

  “等等你先放开我。”

  “呼呼,这真是对不起啦,大将。”

  “……别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让刀来种地这种事情我就不抱怨了,只不过为什么我每次都是和你值畑当番。”

  “哈哈哈哈也不是咱排的执勤表嘛。哇哦,和泉守,你看,番薯已经成熟啦!”

  “是是是,我看你满脑子都是番薯,唉……我去那边除草了。”

  “啊,那真是麻烦你啦。”

  “嗯……奇怪……等等,喂,陆奥守!”

    ……………………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吉行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对话在这里就断了,无论怎么回忆,就只能想起和泉守最后说的那句话——“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你?是指谁呢?

  吉行翻身坐起,在黑暗中抵住下巴苦苦思索。至少现在是有点明白为何自己会失去一部分记忆了。记忆没有消失,而是突然涌入的过去的回忆挤到了角落,突然接纳太多的信息,然后自己的思绪彻底混乱掉了嘛?不停地回到过去,一遍遍的看着那个场景,是因为受到了未知的影响吧,如果等过载的回忆释放掉,是不是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那么……是不是……等梦里的“那个”事情结束后……自己……就能恢复记忆了呢……

  虽然……这就表示……自己还要看着那个人……

  吉行摇了摇头。

  “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就停下脚步。”他对自己说道,“俺可是龙马的刀啊。”

       何况,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有这个觉悟……已有这个觉悟。

       迟早有一天,咱的心也会开始麻木吧。吉行不自觉地苦笑。还是说,现在已经麻木了呢。

  但是,某种层面来说,这是一种惩罚,自己只能咬牙接受。

       话说回来,还有一点十分奇怪,若要失去记忆,为什么失去的不只是今天……连那几天的也丢失了呢?

       犹豫着是否要想审神者询问,但又问不出口,最后连这样的时机也错过了。如今坐在这里,吉行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

  叹了口气,他揉了揉头,既然现在还想不通,那就不想了。做好了无论看到什么也要坚定意志的决心,他重新躺下准备继续睡觉。

  然后。

  吉行听到了门外有响声。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木屋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月光在木质地板上投射出一条银色的细线。

  

  黑暗中,审神者和药研并肩走在本丸里。

  “药研,你想报告的话也挑一个好时间嘛。”

  “我也并不知道您现在还未睡,但既然您还醒着,那早点知道这件事情并无坏处。”

  “哦嚯?”

  转过一个弯角,楼梯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药研以为审神者会回到四楼,但没想到她迈步向下走去。

  “大将?”

  “嗯,我们就边走边说吧,药研。”少女走到一半才停住脚步,右手扶着栏杆转身看着还在最上方的药研,语气轻松自然,仿佛现在只是饭后闲逛,“我现在要去检查一下吉行的情况,你陪我一起去,可以吗?”

  审神者仰头看着少年,也许是因为月光的映照,药研感觉到自己主人此时的眼眸里,闪烁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光。

      “好啊。”

       药研微微一笑,黑暗中却看不清他的眼。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