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白雾间隙

【很早以前的旧段子,做个备份,假装今天有更新】

【陆奥守吉行的单挑之旅】

【毫无剧情,只是想写吉行酷炫一挑四】

【不要问我是什么地图同伴为什么失散,我也不知道!】



  既然参与了战争,就要做好会发生此等状况的准备。

  面对孤身一人随时可能被敌方袭击的糟糕境地,陆奥守吉行并不会为此感到胆怯。

  清晨的森林里朝阳还未升起,薄薄的雾气流淌穿行在乔木与灌木之中,面前的道路影影绰绰也被遮挡了些许。骑马在森林里行进反而更加危险,吉行下马后将松风拴在离自己最近的一颗树上。不过思考片刻后,他将缰绳解开了。

  “这样,遇到危险你也可以逃跑了吧。”陆奥守吉行拍了拍松风的脖子。不安的马儿蹭了蹭他的手臂,不停踢着脚边的土块,于是吉行笑着说道,“其他同伴一定就在不远处,等下就没事了。”

  但即便这样说,他还是离开相对安全的空地,拔枪向前走去。一分钟前他听到了前方有打斗的声音,他不能坐视不管。

  离太阳升起还有一段时间,林间晨雾正浓,恐怕连三米的能见度都不到。走下一段山路,又到了一个小平台,周围的灌木几乎将兽道完全遮蔽,吉行只好拔出刀来准备用作探路。就在此时,窸窸窣窣的不祥之声在背后响起。

  那是,灌木叶子被刮落之音,刺耳的骸骨摩擦之音。

  吉行还只来得及转身,敌方的刀刃就已划破白雾直指他的脖颈,他迅速的反身用刀背将此攻击格开,向后退开几步,将刀拉至身前做好防御动作。

  先从浓雾中探出来的,是两顶浪人斗笠,随即两个朔行军便露出踪影。他们并排而立仿佛镜像般同时举起刀,一左一右向吉行的双肩袭来。

  也许没料到对方是两个同时出现,吉行没来得及瞄准就只能抬手先挡住两把刀的突袭。然而一人敌二的气力着实不够,眼看就要被对方直接压倒在地,陆奥守吉行连忙转动手腕将右边的冲力卸下,侧脸堪堪避开刀刃,然后他收刀滚地避开另一把刀,趁对方身形还未稳住的时候,抬手瞄准离自己最近朔行军的右手。

  手枪喷出火花,接着响起的是骸骨愤怒的吼叫,一个朔行军看着碎裂的手腕以及掉在地上的打刀,刚抬起头时吉行早已双手握刀以上段之势,斜斩击碎敌人的身体。

  这时它的同伴已经上前,将刀刃穿过已经倒下的朔行军的头顶,瞄准吉行喉咙的剑尖在半路就已被挡下,二者分别出击和格挡,二回合后吉行找准空隙,先用手中的刀将攻击挡开,对方无力重新摆好姿势之时,枪口早已顶在骸骨的额头上。

  “Bang!”

  朔行军捂着被开了个洞的头颅,踉跄后退几步,和自己的同伴倒了在一起。

  陆奥守吉行松了口气,但还没容他多休息几分,林地里又传来了有人靠近的声音。

  是敌?是友?

  然后横向扫过浓雾斩断灌木的薙刀已经回答了他心中的疑问。

  带着乌帽的朔行军从雾中走出,手中薙刀自上而下劈向吉行头顶。

  “这可糟糕了呐。”吉行自嘲般地微笑了,侧闪避开了第一下攻击,但同样又是未等他抬起手中的左轮,朔行军已然将手中的刀在空中舞出一个弧圈,第二击从吉行未曾防御的左上袭来。

  “啧。”舌尖弹出一声抱怨,吉行抬手用史密斯威森的枪身挡住了刀刃,但冲力依旧将他推出几步远,但爬起来时他首先喊出来的确实和自己性命无关的一句话。

  “糟糕糟糕,这把枪可是很珍贵的哦!”吉行挥手抚开那些斩碎的刀装与斩落的额发,反手收刀,等待着对方抬手的那一瞬间。

  而朔行军,恰好抬起了双手。

  起身,蹬地,俯下身体,薙刀的刀刃闪着寒光从吉行头顶挥过,用刀鞘挡开薙刀的刀身,吉行以最快的速度贴近了对方的身侧。骸骨眼窝里那青色的光芒还只抖动一下,下一秒高速的枪弹就已穿过他的上颌,直接击穿后脑飞向白雾之中。

  挥舞着薙刀的朔行军倒下了,而吉行也以为这一击而手腕被击中。他稳住身形想先把刀从刀鞘中拔出,然而没想到的是,一把枪刺穿对手的胸膛,直接击中的吉行的侧腹。

  虽然狼狈的用手捂住了手上的左腹,吉行被迫半蹲在离敌方几米远的土地上,但他依旧挑了挑眉头,语气中丝毫不见着急或者挫败地说道:“玩得很疯嘛。”

    挥舞着长枪的骸骨从尸骸上踏过,它并不关心战死的同伴,而是将那空洞眼眶中的刺骨寒光投向了吉行。长枪被挥动,然后枪尖稳稳指向吉行的眉间。

  而吉行的刀还未出鞘,同时身体还受了不轻的伤。

  但陆奥守吉行笑了。

  他将手中的枪放下,而右手,稳稳的握住了腰间打刀的刀柄。吉行直起上身,右脚朝前迈出半步,稍稍闭上双眼调匀气息后,将金色双瞳牢牢锁定对方的枪刃。

  时间仿佛停止,双方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出击,寻找着互相的破绽,期待最好的那个时机出现。

  然而最终耐不住性子的是朔行军,它低吼一声向前冲刺,手中的枪带着迫人气势刺穿了凝滞的空气。它瞄准的是吉行的脑袋。而陆奥守吉行也同时拔出手中的刀,身体略微向下倾斜,随着白色弧光闪现,一记快速的横斩击向敌人的下盘。

  枪,擦过了吉行的脖颈,带起些微血花。

  而吉行的刀刃,却直接斩断了朔行军的双膝。

  失去平衡点的朔行军向前冲去,而吉行在等待敌人穿越自己身侧后,抬手举起了史密斯威森——这把近距离威力强大的左轮。丝毫不需要瞄准或者再次观测,已将敌人气息动态掌握的吉行将左手移至身后,扣下扳机。

  “ 能赢的话不就好了,能赢的话!”

  这句话的后半湮没在回荡在林间的枪声中。

  恰好此时朝阳升起,刺破白雾的阳光照射在陆奥守吉行的侧脸上,他眯起双眼露出笑容,史密斯威森那深色的枪身划过一道金色的弧光。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