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八)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与药研。略带悬疑。】

【OOC注意】

【旧坑填土,所以全文不会出现日本号以后的新刀(其实连日本号都没有)】


  Act 8


  审神者将手放在虚掩着的木门上,刚刚隔着一段距离就能听到的絮絮低语,等到自己走近的时候竟然全无了声息。弄得少女自己也紧张了起来。

  接着她深吸一口气,猛的推开了门。

  “突击检查!闲杂人等一律……”

  “啊!”

  “呀!”

  “啊……啊呜!”

  还没等审神者继续开口,屋子里爆发出来的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就让她原地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要尖叫的是我好嘛!等等……小夜好孩子先把短刀放下。”

  再等到她定睛一看,发现小小的木屋里挤满了小孩,他们围坐一圈吉行在最里面,油灯放在了地板中间。似乎刚刚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小夜举起了短刀,而爱染干脆就钻到了吉行的“尾巴”底下,其他人似乎松了一大口气的互相对望。

  “短、短刀聚会!?”但注意到那个正在把爱染拽出来的影子,审神者忍不出脱口吐槽,“但是萤丸你在这里干嘛?……不对!你们这群刀在这里干嘛!”

  “啊哈哈哈……这个嘛……”感觉到有些不妙,吉行连忙缓和气氛,“抱歉,那啥……是咱不好啦……”

  “陆奥守先生请稍等!”然而吉行话还没说完,离审神者最近的平野藤四郎就止住了他的话,接着以正坐姿势,对着审神者认真严肃地低下头,“抱歉,主君,这件事与陆奥守先生毫无关系,是我们擅自决定一同过来的……”

    “嗯?”

    “是、是的!我也同意了!”还未等平野说完,一旁的前田也举起了手。

    “还有我!”

    “我也是!”

    “哈?”

    老实说,藤四郎们一同抬起手臂的场景还挺壮观的,虽然是请罪,但这气势还是让审神者后退了一步。

    接着五虎退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抱着小老虎说道:“对、对不起!因、因为我觉得还是和陆奥守先生当面道歉比较好,大家也都在鼓励我……唔,都是我不好……不要怪大家……”

    “诶?”看着五虎退水汪汪的眼睛,审神者忍不住再次后退一步,“怎么好像我变成坏人了。”

    “具体来说。”药研站在后侧,在审神者连连后退的时候,抬手托住了她的腰,接着微微一笑,“因为五虎退老是安心不了,因此大家决定陪着他一同过来探望陆奥守,就是这样。”

    看着对方沉稳淡然的表情,审神者忍不住咬牙说道:“什么啊,你原来都知道,还假装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哼!”

    她别过脸,又指着其中的爱染、萤丸、今剑、小夜说道:“那你们又是怎么回事,房间都不在一起吧,为什么一同过来了?”

    “诶嘿嘿,因为我听到了声音。”大概没有察觉审神者因为怒意而刻意压低的语气,今剑很是自豪的挺起了胸。

    “然后我也知道了!”爱染同样没有读懂气氛。

    “我是为了保护爱染哦,毕竟他很怕黑嘛。”

    “萤丸!我、我才没有怕黑呢。”

    “好了好了。”审神者拍了拍手,一单这两人吵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倒是小夜趁着片刻的安静,不安地低声说道:“不可以么?”

    一击致命,审神者好不容易崩住的威严姿态彻底崩塌。她咚地一下坐在了地板上,本来就娇小的身体现在彻底淹没在短刀之中。

    “我……我没说不可以嘛。”审神者有点脸红地说道,不自觉用手指缠着头发,“只是你们这样有点吓到我了而已。”

    “下一次我一定先作报告。”

    “不,那啥,平野,不作报告也没关系,倒不如说你深夜来报告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很奇怪。”她露出真是败给你们了的表情,叹了口气,整理好情绪后,她又说,“那么,探望行动已经结束了么?”

    药研轻咳一声,依旧站在审神者背后,只是现在笑容更盛:“不,事实上,我们打算顺带做个深夜聚会,一起讲讲故事聊聊天之类的。”

    “你能不能……”审神者回头瞪着少年,将‘不要说话’四个字咬在齿间。

    “不行么?”四下响起了祈求的声音。

    “好好好行行行……”她用双手盖住了脸,叹息片刻,忽然又吃吃发笑,“啊对了,这种时候怎么少的了这个……是啊,就是那个啊……”

    因为一直找不到时机插嘴,这时见到主将仿佛彻底灰心丧气的语气,吉行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劝道:“主将……要不咱还是……”

    “就是鬼故事啊!”抖开吉行的手臂,她高举双手兴奋地喊道,“来吧你们这些小鬼!既然你们坚持如此,那就来听我精心准备的恐怖故事,然后被我吓得几天都睡不着觉吧哈哈哈哈!”

    在短刀们附和的欢呼声中,药研与吉行对视一眼,同时耸了耸肩。既然自家主人已经进入放弃治疗的状态,那就任她去好了。    

  

    “虽然说好是恐怖故事,但最后却变成睡前故事般的展开了呢。主将。”药研看着在小木屋里挤成一团睡着的短刀们。审神者依旧坐在原地,只是此时看上去也有些精疲力竭。

    “你真的可以不要说话么,药研……”

    “哈哈哈哈,抱歉。”他抬起头,恰好与还醒着正望向这边的吉行四目相对。刹那间交换一个视线,药研忽然按住腰间短刀,吉行与审神者同时做好了戒备动作。

    因为此时,门外出现了新的脚步声。三人屏息等待,直到木门吱呀开了一条缝。

    这种紧张的气氛在来者露面的那一刹那瞬间消失,因为对方现在拜访此处当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一期一振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审神者,以及松了口气收刀入鞘的药研,忍不住露出抱歉的笑意:“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不不不,正是时候,我还想着你这个监护人什么时候来呢。”审神者托腮,嘲笑着自己的多心。本来嘛,藤四郎们深夜离开本丸,一期一振怎么会不知道。“不过现在他们这副样子,全部背回房间就太费时间了,叫醒其他刀剑也不太合适。”

    “是的,您说得对。”一期一振俯下身子,轻轻将睡在最靠外的乱与秋田的手臂放好,又温柔将五虎退的老虎们挪到安全地带,这才抬头看了一下药研,“我想,不如我和你去房间将被褥拿来?”

   “啊,这样也好。”药研爽快的一口答应,再次看了看吉行,接着低头望向审神者,“那么,我就和一期哥先回一趟本丸,您……”

    “我就独自回去好了,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她微笑着目送药研与一期一振离开,现在木屋没有了吵闹的声音,甚至刚来的时刻更加安静。这里还醒着的,就只剩审神者与吉行。

    她回头,吉行同时抬头,那是带着觉悟的表情。

    “咱……”

    “你什么都不用多想。”审神者弯起嘴角,抚慰般地凑近了吉行,扶住了他的肩膀,“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不过是送东西来而已。”

    她自阴影中递出手,长袖遮住手腕。吉行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伸手,十分自然地接过了某物。然后他也笑了。

    “嘛,咱也觉得……果然还是要这样啊。”

    “你还有做梦么,吉行?”

    面对审神者低声提出的问题,他低头,沉默片刻。

    “还和往常一样。”

    “是吗?”

    “您不需要咱在说点其他的……”

    这句话说到一半,少女忽然按住吉行嘴唇,声音压得更低了。

    “没关系,别担心,我会解决的……我真的会解决一切的。”

    吉行垂下眼,声音忽然变得疲惫不堪。

    “那么,咱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什么?”

    “您是什么时候锻出咱的?”

    审神者愣住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一个出乎意料的解答。沉默伴随着冰冷夜风而起,长久的无言后,她才缓缓开口。  

    “谢谢你,吉行。真的够了,你已经很努力了。”

    她站起,转身,刚刚的疲劳仿佛就像假的一般,瞬间消散了。似乎有淡淡寒气升起,少女不再微笑,不再保持着开朗的姿态,不再维持着温暖友好的气息。

    她缓缓回头,如同狐狸般眯起眼。

    “你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你看,周围有这么多同伴,安心下来。吉行……接下来就是我要做的事情了。”

    “首先,得去抓住偷走钥匙的老鼠。”她默默自语,以任何人都听不到的音调。

    门外月色依旧,只是不远处有薄云缓缓靠近。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