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4.8原创练笔 — 徘徊的异乡者

再不摸自家的儿子们我要死了!

这次是不小心写出长篇幅的自家原创摸鱼

是原创世界观,原创故事,总之就是原创

一个愉悦犯偏执狂反派的心路历程,日轻风,魔幻架空,渣文笔和糟糕的叙述手法,看不懂是正常的,体会就好。

有BL倾向,请注意,虽然性向和剧情展开没太大的关联。

反正我爽就行了


***********************************


    徘徊的异乡者


    莫伊的一生中经历过两次绝望。

    若以龙的长寿来比较,两次绝望虽不能算幸运,却也不是特别糟糕的情况。并且,时间会抹平伤痕,无论对于人,还是对于龙。

    但他不一样。

    要摧毁掉他的一生,两次绝望足以。

    要让他摧毁掉更多的生命,这两次足以。

    第一次,莫伊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的出生平淡无奇,他的父母都是正常的巨龙,经过正常的交合,怀胎,最后将他生下。通过普通的孵化时间,他最后成为一头并没有什么太多异样的幼龙。

    如果硬要说什么的话,那便是他作为一头龙来说,太弱了。

    操纵世间元素之力,这对人类来说是需要长久练习领悟才能习得的珍贵技能,对龙族却如同呼吸般寻常。

    火岩群岛上的龙尤为明显。

    它们强大,具有力量,并且因为力量而自傲、排外、鄙弃弱小。

    很遗憾,莫伊正是站在弱小的那一侧。

    若是他的父母也将他抛弃的话,那么也许他能为之后所有的一切找到一个理由,一个迁怒的源头。

    但并不是这样。在他让很多长辈失望之后,父母也依旧爱护关心着他,作为孩子的护盾,让他尽量不受到外界伤害。

    因此,不可辜负父母的爱意,莫伊学会了如何在力量的夹缝中生存,如何察言观色,如何巧妙的回避危险。仿佛为了弥补先天力量的不足,他在这方面堪称天才。虽依旧默默无闻,但很快他就能独立生存,不再需要父母保护,甚至还能靠自己来击退外敌。

    他曾以为这边是自己的战斗方法。

    用智慧战胜单纯暴力的方法。

    他有着一个虽不安稳,但也并不黑暗的童年。因此,这时的莫伊是单纯的。包括他对于自己的自卑,也只不过停留无法拥有实质性力量这一层面而已。

    但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火岩群岛与北方龙脉发生了冲突。

    然后这冲突扩大,成为了战争。

    莫伊很清楚,对于群岛上这些自傲过头的龙来说,这是迟早会来临的末路。他们欺凌周边弱小种族已经太久,压力积攒太久,终会爆发。

    战争完全是一边倒的。群岛上的龙虽然力量强大,但也因为如此,他们不信任同伴,只靠单打独斗。然而他们的敌人却不单单是龙,还有善于支援魔法的精灵,还有善于制造武器的人类。那些曾经被火岩群岛的龙所鄙视的力量,成为了最后打倒他们的力量。

    莫伊很清楚,他们是“邪恶”。

    但是,这样便能解释一切么,将随便的一个笼统的词语,概括了他们全部的存在?

    他的父母也是邪恶的龙吗?自己也是邪恶的龙吗?纵然没有伤害过其他无辜生命,只是因为在这里,便成为了邪恶吗?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在混战中,莫伊虽然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父母却死去了。

    他曾认为自己的智慧也是力量,然而他却没能用这力量保护住亲人。

    最后,他站在父母的尸体旁,将战争看到了最后。

    在这里,他知晓了更为强大的力量。

    同时,他也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弱小,刻骨铭心的。

    单个的暴力敌不过群体的意志。

    智慧亦然。 

    他依旧是头弱小的龙,这次让他意识到这点的,是整个世界的流动。

    他守在父母的尸体旁,将战争看到了最后。

    火岩之岛上的龙大势已去,现在仅凭着最后一点自尊在奋战到底。而这最后的执念,对于莫伊来说,也不过是无用的执拗。

    一直以来统治全岛的巨龙,倒在另一头巨龙的爪下。

    天空,火焰混着雨点坠落。地面,尸骨在泥土中沉睡。在热气蒸腾的死亡的土地上,莫伊不知何时离开了山坡,恍恍惚惚地朝前飞去。不假思索,漫无目的,他登上了刚刚发生过那场壮丽决斗的山峰。

    有一个人影,面朝断崖而立。 

    那“人”自然不是人类,而是变作人类外貌的龙族。因此,对方转头,看到还是巨龙之身的莫伊也不感惊讶。

    莫伊也并不意外。

    他来这儿,只是为了看那龙一面。

    那头杀死了火岩岛最强的王者,并且也杀死了他的父母的龙。

    然后呢,他没有多想,也许自己也会被当做邪恶之龙杀死,或者被当做俘虏抓去。莫伊现在已经没有反抗之心,也没有求生之欲。

    他本想问出的那句为什么,最后也没有问出。

    只不过想看看统帅这三军,作为世界意志之流的代行者,他有多麽强大而已。 

    莫伊盯着人形的巨龙,看着他的双眼。 

    那“人”却皱了眉头,又有刹那间的恍然大悟。

    或许他杀死父母的时候也看到了自己,莫伊的惊讶转瞬即逝,因为这不会对结果产生影响。他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绝望般的笃定。

    他只是看到了“人”变为了龙,如审判者般立在自己面前。

    自己从没做过任何残虐之事,即便明白这点,莫伊此刻也有自己是那将要被擦除的世界污点的幻觉。

    但他活了下来。

    收养他的龙名为阿尔鲁茨,即是那场战争的发起者与领导者,也是北方龙脉的最高管理者。

    为何要留下莫伊,他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作为战争被伤害的遗孤而得到怜悯,亦或是阿尔鲁茨对他本身产生了兴趣。

    他同时也不得不承认,阿尔鲁茨既公正又开明,是位贤君。他维持着北方龙族的秩序,又能巧妙斡旋于人类与精灵之中。龙向来是孤僻冷傲的种族,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属不易。

    但这又如何,见识过了那更加强大的存在,个体的意志对于莫伊来说无非是瓢泼大雨中的一颗水珠。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仿佛被抽空了灵魂。

    龙王对他十分宽容,甚至到了温柔的程度。阿尔鲁茨给予莫伊足够的关心与爱护,也让他避开了战后的非难与偏见。甚至,包括自由。

    这是个矛盾,阿尔鲁茨是仇敌,是杀死父母的凶手,同时又将他从废墟中救出,于他有恩。

    如果阿尔鲁茨对自己很严酷,或者直接杀了他。或许莫伊更能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他失去了第二个迁怒的源头。他曾经很悲惨,被夺走一切,但又接受了对方的忏悔与慈悲,过上了新的生活。

    十年后的一个初春,他逃走了。

    像一个懦夫。

    又像一个孩子。

    阿尔鲁茨默许了他的任性,一如往常。只是交予他一封信,让他可以作为使臣,以人型姿态周游所有的国家。

    莫伊想去寻求他曾窥见轨迹的世界意志,又害怕那力量终将自己摧毁。

    无法到手的渴求,左右摇摆的思念,无论哪一种都让他茫然,无处可依。

    这是他的第一次绝望。

    在那期间他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密,关于自己的,关于自己的能力。

    莫伊是一头弱小的龙,即便离开火岩之域,来到北方,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他用机智与计策规避危险,又用狡诈与阴谋报复敌人。无比小心,又无比大胆,利用一切能利用之物,这便是他生存的法则。

    但是有一天他发现了,将那些不曾拥有之物掠夺过来的方法。

    有一种能力,被称为“灵息(Mana)”。灵息象征着灵魂本源的力量,会具现化为各种各样特殊的技能,只有极少数的生物能够拥有。

    这极微小的概率,落在了莫伊手里。

    某一天开始,他发现自己可以拿走任何生物的魔力,再然后,生命也不成问题,最后,是记忆,是灵魂。

    只可惜,他能拿走所有他想拿走的,却只能储存一点点,那便是他最近一次取走的东西。

    莫伊不再弱小,他却宁愿继续投机取巧,艰难生存,也不让任何亲近的对象知道这个事实。

    这个力量没有给莫伊带来喜悦,而是更强烈的空虚。他更加清楚了个体所拥有的能量太过微小,自己所能掌握的不过分毫。单个的平凡生命,无法比拟世界的力量。他追求的并不是这些。

    偶尔他会做梦,梦到曾经他站在山丘上,看着巨龙搏斗,看着火焰下落,看着大地燃烧。那一刻的震颤,是他不曾忘却的梦魇,也是他久远以来的渴望。醒后,他又开始流浪,如同在荒芜平原上徘徊的孤魂,没有可以离开的地方,也没有可以前进的方向。

    这无尽头的旅行,却在某一刻忽然迎来终点。在几十年后,莫伊回忆起那天,依旧忍不住对幽冥深处的命运之神感激涕零。

    那是一年春天,莫伊乘上南下的马车,前往一个新的国家。

    车窗外草木生长,雀鸟啁啾,清晨的雾气弥漫林间,将阳光晕成一层薄薄的金纱。对莫伊而言,一切却只是毫无色彩的苍白之景,他深陷自己给予的苦痛之中。

    一个驿站驶过,又到了另一个驿站。莫伊看着周围的森林,心想已经来到精灵的地盘。有一个少年,恰巧坐在他的身侧。那人有着精致的五官与清秀的面容,风吹起苍蓝色的长发,他微笑着的样子明丽动人,让人心生愉快。

    但也仅仅与此,莫伊只不过抬头看了新的陌生人一眼,又垂下头去。

    但,命运推动了他的胳膊,让他恍惚间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那少年的臂弯。

    莫伊用尽所有的控制力,才不让自己在车中狂笑起来。

    他的灵息告诉自己,长久以来的苦旅结束了。

    他迎来新的起点。

    他有了新的目,新的存活意义。

    足以匹敌世界意志的强大力量,在这个温柔善良的少年的体内奔涌流淌。他所追求的梦,就在眼前。

    他小心翼翼的接近少年,精心编织谎言,带着虚伪的面具,将自己的欲望藏在心底。

    莫伊成功了,少年如同体内那股力量般纯粹,仿佛未开的花苞,初生的幼鸟,刚出土壤的嫩苗,纯洁无垢,天真烂漫如同一张白纸,和早已被执念扭曲,浑浊污秽的自己截然不同。他找到了长久以往的宝物,又害怕自己的双手将他弄脏。

    少年说自己叫做亚泽尔,是龙。

    莫伊点头,内心明白这是善意的谎言。

    龙族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魔力,并且在那魔力深处,莫伊触摸到了某些无法用语言表明的神秘和伟大,那是世界的初原,是最初最原始的法则。

    他心生敬畏,又想将此独占。

    他们成了旅伴,莫伊轻易就让他相信,自己同他的目的地一致,为此愿意给予他帮助。又花了一点时间,莫伊让他相信,自己与他已是好友。

    亚泽尔真的毫无怀疑,将自己的信任全然交托给他。有一个夜晚,少年坦露自己的真正目的,他想要拯救一个重病中的精灵族人,必须跋山涉水,寻找方法。

    莫伊听着,心不在焉,只是记下要点,好规划自己下一步行动。他趁着少年动容时,扶住了他的手臂,接触的瞬间,也触碰到了那股力量。他几乎忘我的反复确认着,沉溺于那股暗流间的悸动。

    其实不单单这次,很多次夜晚,他都如同偷窃的贼那般,轻轻触碰亚泽尔的肢体。探究更深处的奥秘,享受玷污禁忌的快乐的同时,他也能看到少年梦幻般的可爱睡颜。

    那些时日的幸福几乎将他曾经的痛苦全部冲刷干净,但还远远不够,他的欲望持续膨胀着,莫伊不再满足亚泽尔的隐忍与天真,不再满足于在旅途中与他嬉戏打闹,接受他真心的情谊,不再满足于他为了保护自己,而使用的那一丁点儿力量。

    莫伊看到过亚泽尔在天空下变为龙形,展开双翼,深蓝的鳞甲闪闪发光。最开始他兴奋又自卑的跟随在他身后,贪婪又虔诚的看着他充满威势的身姿。

    之后,却是新的苦痛。

    亚泽尔不是龙,是比龙更加上层的生物。但他满足于伪装成龙,以普通龙族的身份达成自己的目的。

    为何……

    为何?

    为何!

    他每日只能感受着那股力之涌动,却永远无法看到它真实的样貌。

    难道是因为敌人太过弱小,难道是因为旅途太过平静,难道是因为那些困难对他不值一提?

    此时他们已成了推心置腹的挚友,除了自己的正式身份,亚泽尔对莫伊不再有任何隐瞒。若他能苦心经营更长时间,那秘密也终究不会是秘密,亚泽尔也许也会出于欺骗的自责而向他和盘托出。

    莫伊是知道的,知道亚泽尔的纯真,知道亚泽尔爱着他,作为一名朋友那般的爱着他。

    但他已等不了,因欲而生的爪子几乎将他心脏挠破。

    莫伊协助亚泽尔达成了目的,如同真正的朋友一样,细心,热情,无私。

    他们回到最初相遇的森林,莫伊以礼貌为由让亚泽尔独自前往。旅途结束了,亚泽尔归来时依旧带着初见的笑容。然后莫伊听到他说,愿意同自已继续旅行,周游世界,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莫伊微笑,回以拥抱,将亚泽尔瘦小的身躯拥入怀中,听到对方放心的笑声后,他才睁开眼,表露里层的邪恶自我。

    他知道自己如今非行动不可,内心的渴求已经到了无法容纳,几乎要满溢而出的程度。

    南方的精灵与人类关系并不和睦,且那不和的原因来自于一个秘宝。南方王国觊觎那宝物已又很长年岁,只是碍于与精灵、龙族签订的合约而无法发作。

    制造一个契机,十分简单。

    莫伊有千百种方法达成目的,几乎连一个人类或者精灵都不用杀。不用动手,代表不会被亚泽尔发现。他有着百年隐忍而得来的回报,那还未曾暴露的灵息,终于有了窥探秘密之外的用法。

    等到他们重归旧地,亚泽尔面对的只有满是焦炭与残垣断壁的森林残骸。

    那是一次惨烈的战争,不义都在于人类王国,他们是邪恶的,精灵是无辜的。

    莫伊以热切且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亚泽尔在月下变为龙形,接着那形体又有不同,不再是深蓝鳞片所反射出的光芒,而是莹莹的,浓厚的魔法之力聚集而形成的华彩。那是与以往大相径庭的压迫力,世界之主终于露出獠牙。

    莫伊再一次强忍住狂笑的喜悦,随同沉默中的亚泽尔飞往人类城市。

    他期待着一场审判,他期待着火焰落下,世界重归焦土,他期待着世界意志再次运转,将无法回避的毁灭赐予邪恶。

    但……并没有发生……

    击退守卫是很简单的,入侵城堡也是很简单的。亚泽尔只需扇扇双翼,一切就都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他们拿回了秘宝,此刻正要赶往精灵移居的新城。

    这不属于你们。国王跪下祈求饶恕时,亚泽尔只是如此回答道。

    莫伊的渴望……没有得到满足,反而是愤懑几乎要冲破胸口。

    他将亚泽尔拦下,满怀着怒意将自己的疑问丢出。山丘上,变回人形的亚泽尔朝莫伊露出歉意微笑,说自己十分抱歉,隐瞒了真相。他说自己并不是龙族,只不过是,世界的守护者之一。但他是守护者,不是审判者。夺回秘宝后,他会将真相通告其他不同种族的国家,以及北方龙脉。

    一切会得到解决,但不会通过我的手。他说,笑意从致歉变为悲伤。我是不能够影响世界流动的。对不起,知道真相后,你还愿意当我的朋友么?

    莫伊哑然,彻彻底底的,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亚泽尔将他的惊愕理解成了得知自己身份的恐惧,他不再多言,也不强迫自己露出笑脸。他失望,源于自身的愧疚。他离开,是对于友谊危机的逃离。但他始终还会归来,他如此在乎莫伊,不可能抛下挚友而去。他会为了挽回一切,一次一次不顾自己身份地向莫伊道歉。

    多么可爱啊,多么善良啊,多么值得怜惜啊。亚泽尔他的确是,纯洁的神,娇嫩无垢的花。

    莫伊独自待在山顶,颓然又绝望的感受着世界分崩离析。他明白了,明白自己追求的不过镜花水月。他所渴望的力量绝不会因为欲望而伸出爪牙,亚泽尔会永远站在彼端凝视,他的爱意,会面向整个世界,面向所有的生灵。

    他提问,自己真的渴望能轻易摧毁一座城市,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强大力量么?

    是。

    他又问,自己真的想要拥有、得到、操控这样的力量么?

    否。

    莫伊第一次清楚明白的看见了,他的欲望本质。他并不想摧毁什么,也不想得到什么,而是想看着某件事情的发生。

    他想重现看到世界审判的降临,他想看到那股力量摧毁邪恶,想重新体会黑与白,善与恶在绝壁间苦苦挣扎,那凄厉惨绝的战斗的终末。

    他想要观看世界毁灭又重建的瞬间。

    但那不会因为自己的祈愿而重新降临,因为世界并不是因为他而流动的。因此他曾绝望,曾迷茫,不知怎样才能满足自己的渴望。

    现在,是他的第二次绝望,几乎将他彻底击垮。

    因为他现在看到了方法,看到了通往自己那邪恶又缥缈的迷梦的途径,但,被狠狠断绝。还要继续等待么,那是痛苦且空虚的旅途,他已承受不住。

    而且,他知晓了亚泽尔的存在,知道他是心存善意的、宽容的神灵。

    他提问,自己是为何存在至今,在所有希望都失去的时候,为何吞咽泥水也要活着。

    为了梦。

    他又问,在梦已经失去的现在,自己为何还活着,大脑还在运转,还在思考,甚至还在等待。

    为了爱。

    这便是答案。

    忽然间,莫伊获得了关于自己所有一切的答案。

    也看到了未来。

    

    莫伊的一生中经历过两次绝望。

    若以龙的长寿来比较,两次绝望虽不能算幸运,却也不是特别糟糕的情况。并且,时间会抹平伤痕,无论对于人,还是对于龙。

    但他不一样。

    要摧毁掉他的一生,两次绝望足以。

    要让他摧毁掉更多的生命,这两次足以。

    

    莫伊现在要去成为恶,成为至恶,因为他能做到,因为做得到而存在,因为存在而梦有了实现的唯一机会。

    他现在真的笑了,在无人的山丘上疯狂大笑。

    为什么现在才察觉,为什么兜了这么远的圈子,为什么现在才正视自己的力量!

    因为自卑么,因为自己从幼年就如此弱小么,因为自己偶遇到了绝对强大的存在么。

    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心而生的自信与希望彻底将他包裹住,莫伊从未感觉身体如此轻盈。他做得到,他绝对做得到!他是一个无耻的窃贼,他是一个卑鄙的阴谋家,常年的旅行让他知晓地上所有的国家,逃避危难的无奈之举现在成了无比宝贵的经验。

    从现在起他不再等待,他要为了快乐而去毁坏,为了欲望而行动,为了梦想而活着。

    莫伊将给世界带来最糟糕的混乱,逼迫审判的雷霆落下。

    亚泽尔,是的,亚泽尔。他怀着最低贱又最热情的心意默念着这个名字。

    莫伊有了计划。

    他回到了北方龙脉,阿尔鲁茨果然已经知道的全部事件,空气中每一处都存留着亚泽尔曾经拜访的气息。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怎么能忘记,莫伊贪婪地体会着思念所带来的撕扯感,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决心。

    几天后,他和亚泽尔见了面。

    这很简单,因为对方简直是急不可耐的想要同他对话,谦卑地获取他的原谅。

    所以,接下来也顺理成章,莫伊偷取了亚泽尔的一部分能力,以及大部分记忆。虽然庞大的魔力与记忆让他痛苦地几乎昏厥,但他还是忍耐住了。

    他将失去意识的亚泽尔藏到暗处,又怀着无比的爱怜心情,对他说了再见。

    然后,莫伊用亚泽尔的能力杀死了阿尔鲁茨。

    这是他第一次运用远超于自身的魔力,但事实证明,他用得很好,立即就适应了神灵的姿态。

    虽然这是丑陋的伪神。

    伪装,嫁祸,接着仿造自己的死亡,一切都轻易到不可思议。

    然后,莫伊马上利用这强大的能力,笼络了一群对世界不满的卑鄙之徒。

    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亚泽尔成了嫌疑犯,并且涉嫌杀死龙王……以及最好的朋友,他自己。因为失去的记忆亚泽尔无法反驳,无法为自己辩护。他被当做邪恶的龙,被关入极北冰层下的监牢。

    其实,仅仅想要破坏世界,莫伊可以做得更加彻底。

    虽然亚泽尔无法被杀死,但莫伊能让他虚弱到几百年后也无法挣扎,或者更彻底一点,夺取他的灵魂,给他套上无法挣脱的束缚。

    但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早已明白自己的改变,知道自己的心里,有了另外的强烈情感。他爱亚泽尔,胜过一切,甚至超过了对力量的渴求,对控制的欲望。只是单纯的喜欢,单纯的爱。他的爱意与偏执的疯狂几乎占有同等地位。

    为此迷茫犹豫是愚者的行为,他不到一秒就分清了爱与梦。

    他要实现目标,实现梦,然后为了爱献出自身的全部,在所有结束之后。

    因此,他会等待,等待亚泽尔从沉睡中苏醒,等待他一点点的夺还力量,一点点的挖掘真相,一点点的堆积愤怒。最后他们终将重逢,他的挚爱会成为世界意志的化身,这才是亚泽尔的真实,他既痛苦又渴望的样貌。

    他爱他平凡时的可爱,更追逐他成为神的姿态。他会让亚泽尔的爪刺穿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的血液给予他最终的洗礼。

    一想到此,莫伊就因为兴奋而浑身发抖。

    他的迷梦,他的爱恋,都将在同一时刻实现,然后终结。不再有绝望,不再有空虚,幸福与满足会填满他的墓穴。

    因此,他小心的计划着,编织罗网,期待着对自己来说无可替代的至高的一刻,对着新神顶礼膜拜的梦的终结。

    也是爱的终结。

    但他甘愿如此,若停止前进,他会再一次失去活着的目的。

    亚泽尔关押在冰牢的时期,莫伊会冒着巨大风险前去探望。他会深情注视着熟睡中的少年,如同久远的时间里,他以同样目光看着同一个存在。

    亚泽尔离开后,莫伊会第一时间知道他的动向,每当亚泽尔遭遇困境,他也会随之焦急躁动,每当亚泽尔获得成长,他也会随之欢呼雀跃。他看着少年获得新的伙伴,获得新的友谊。这一次,没有欲望,没有阴谋,没有污浊的隐秘。这是亚泽尔应该存在的世界。

    一方面,莫伊是只手遮天的魔头,是撼摇世界秩序的黑幕。

    另一方面,他是林中的苦行僧,压抑自我,等待着最终的拯救。

    莫伊深刻的明白,自己是疯子,是魔鬼,是无法理解的存在。他有爱,有梦,并且渴求着亲手摧毁。他无怨无悔,并甘之若饴。    

    在长久长久的等待之后,那一刻终于来临了。

    同样的山丘,同样的夜晚,只是,亚泽尔却不似当年,他终于成为了英雄。而自己,也不再是那个迷茫的莫伊,他终于成为了恶魔。

    戏剧到了高潮中的高潮,黑与白开始争斗,世界的秩序开始运转。

    决斗,厮杀,他看着亚泽尔痛苦的脸,自己也随之心痛,但接着,是接受这份痛的狂喜。

    最后,是终结。

    莫伊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倒在亚泽尔抖颤的怀里。

    他看着少年哭泣,如此伤心,如此绝望,如此撕心裂肺。

    所以,他明白了,明白了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最深也是最后的欲望。

    亚泽尔是多么善良啊,又是多么温柔啊。因此,这是最有效的手段。

    他要在亚泽尔的心中,刻下无可磨灭的伤痕,他要让这段记忆穿过无限的时间,成为他最痛苦的回忆。神灵是不会死亡的,因此他存活一秒,即会为自己的死亡哀叹一秒。

    他无法拥有亚泽尔,但却可以永存在他的心中,成为他无法愈合的伤口,一旦触碰就隐隐作痛。

    这就是莫伊最后的渴求,最后的祈愿,最后的……拯救。

    自私又卑微,肮脏又龌龊。他如此的活着,又如此的死去。终究有谁会为他流下眼泪。

    他带着幸福的笑容死去了。

    留下悲泣中的少年。

    ……

    ……

    ……

    莫伊未曾想过世界的守护者不止一位,更没想到过某个存在的“灵息”竟能超越生死,将亡灵拽回尘世。

    虽然这是临时的身体,也是脆弱的身体。

    他复活的那一刹那,就注定会在某个时间内重新消失。

    而这残酷又背德的行为,只不过是让他吐出曾经偶尔得知的一个秘密。

    神灵,原来也有任性的一面。他不仅如此感慨。

    世界已过千年。

    莫伊在拥挤的大街上等待。

    在久远又久远的时间之后,他与亚泽尔再度相会。

    少年已是青年,不再带着过往的纯洁与天真。

    他变得成熟,变得稳重,变得会把控自己的魅力,会露出若有所思的笑。他不再用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待一切,因为这一切的风景他已看过太久年月。甚至于,他受了伤。

    莫伊注意到亚泽尔的右眼缠有绷带,行为举止也证明他确实失去了一只眼睛。

    多么……可爱又令人怜惜。

    原石经过打磨,然后展现出更加璀璨的华彩。

    刀剑经过淬炼,才能露出原本的锋利寒光。

    这是彻底成长了的他,莫伊依旧心驰向往,沉醉不已,包括面对他那彻骨严寒的目光。

    “我爱你,亚泽尔。”

    莫伊伸出手。

    “但我这次不会信你了,莫伊。”

    亚泽尔将手挥开。

    然后他转身离去,莫伊抬脚跟上。

    一步一步,莫伊体味着身体逐渐碎裂的剧痛。时间的沙漏在灵魂深处滴答作响,提醒他最终消亡的时日。

    一步一步,莫伊跟着他的爱,他的梦,他的往日。

    像森林中的苦行僧,像荒漠里的无名之人。

    像一个徘徊的异乡者。

    

   【END】

        

写在后面的第一点碎碎念:

标题来源于诺斯替教概念之一,这个世界观背景的设定,很多灵感来源于灵知主义和一些二元论宗教。

其实我偏好西幻架空,而且……是个龙控。

一开始注明是BL,其实是害怕有些人不吃耽美,但是我觉得文中的感情不似爱情,却具有爱情所有的占有欲、偏执、自私等等一切糟糕的感情。我个人还是蛮喜欢这种设定的。

而且这俩其中一个置换成女性,我觉得感情和剧情也是成立的,不会发生太大偏差。毕竟,虽然文章需要具有要素,但也不能被要素束缚。

以上,感谢您阅读至此。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