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UL少爷生日企】Midnight

(2017少爷生企主页请走:这里


    Midnight


   【少爷和某神父在某天发生的故事】

   【吔我拉郎啦!】


    洋馆午夜的某个时刻,康拉德突然从睡眠中清醒。即便是死后,他也保持着规律到几近苦修的生活规律,因此,在半夜惊醒是绝对反常,且不正常的事情。

    几秒之后这位苦修僧知道了原因——那些正从隔壁源源不断传过来的奇怪小提琴声。

    说是奇怪,因为它声响并不是很大,并且也说不上噪音,依旧是正常音律的琴声,甚至能感觉到拉琴人本身功底极好。只不过……所有音律组合起来让人感觉非常奇怪,仿佛是不懂琴谱的小孩,依靠自己的感觉随意拉的曲子。

    因此,若是完全的噪音,康拉德定是能当做新的苦修而忍耐到底,然而这样一来,反而让他觉得是那人故意将精美的材料弄得一团糟,自己心情也随之一团糟。

    翻来覆去后,神父从黑暗中起身,悄悄打开房门,决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拉德的房间位于洋馆一楼的拐角,是个又黑又小又潮湿,最糟糕的地段。隔壁只有一个很大的仓库,通常来说不会有人想住在这儿。

    除了他以外。

    因此,这么看来,那个神秘的拉琴人八成正躲在仓库里苦苦练习。康拉德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推开了虚掩着的门——因为大家都认为这儿没有偷东西的必要,也就没有上锁。

    财物对于已死之人又有什么用呢?

    模模糊糊的月光下,神父看到有人躲在房间的阴影里,小提琴露出了一半,光滑的漆面正反射着温润银光。扶着琴身的手比他想象中的小,可笑的是,康拉德因为生前某些经历,对小提琴以及怎么拉小提琴十分熟悉,但那些回忆中,不好的又占了大半部分。

    他再一侧身,啊,看到了,原来如此。

    在这狭小又充满灰尘的房间里,一个男孩——沃兰德竟然在偷偷的练习拉小提琴。

    他大概是认为这样不会被人发现吧,康拉德摇摇头。通常来说,自己的确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如果和小提琴无关的话。或许是过去不必要的回忆所致,神父下意识地停了下来,仔细听了听琴音,又看了看对方的动作。

    他之前判断得不错,沃兰德本身功底极好,指法准确流畅,曲子不成曲调只源于一个小问题,音准。

    他相信,沃兰德这种富家 子弟,一定没有自己亲手调过琴,也完全没有自己亲自调琴的必要。因此,遇到一把需要调音的琴后,男孩完全没有察觉并如此认真地练习了这么长时间。

    老实说,神父有点犹豫,生前他们的关系就十分糟糕而且……略带尴尬,但是一直听着这样别扭的琴声他觉得又是一种特殊的磨难——男孩一定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就给宿敌之一带来了苦难。

    最终,他抬脚走进了仓库。

    不出所料,男孩一瞬间就发现了,并且抬起头,戒备地看着他。


    整件事情都出乎沃兰德意料,让他彻底发觉自己做出了一个重大错误决定——大半夜的跑来仓库练琴!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由于生前和人接触太少,他感觉突然在同伴面前展露特殊才艺这样的事情,未免太让人害羞,多方考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康拉德走进仓库的时候,一瞬间他是想叫出声的,然后再把瑟雷斯夏尔唤出,又羞又急地狠揍那男人一拳。但出于贵族的良好教育,沃兰德同时认为在深夜打搅正在熟睡的其他人十分不礼貌。因此,下一秒他将所有即将出口的恶言统统吞下肚,只是抬眼看着对方,戒备着。

    若是他能离开,那就是最好的。沃兰德想,若是他不离开呢——事情多半会是这样发展——不过,还没等男孩想个明白,男人就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了仓库的小窗,也就是他自己一直站着的地方。

    沃兰德对于自己那愚蠢决定的沮丧感顿时翻倍,同时还有熊熊燃起的敌对情绪。他能感觉到钢铁的同伴在异空间微微颤动,随时等待他的召唤。好吧,既然如此,男孩想,那就在这儿决出胜负吧!

    沃兰德伸出手——良好的教育让他在开战前有个下意识的行动——将手中的重要物品先放好。因此,他将小提琴朝旁边纸箱上递的时候,康拉德,他的敌人之一,十分自然的将此接了过去

    ——他将小提琴接了过去,仿佛沃兰德就是要给自己那般。

    什么!?


    康拉德以为沃兰德就要动手了,从他的眼中能看到燃起的战意。当然,深夜散步还带着武器那也太奇怪,男人现在两手空空,什么自卫的道具都没有。虽然可以从仓库里顺手拿过几样杂物防身,但大概对男孩的特殊能力毫无效果。

    话说回来,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又不是过来真的打架。神父能觉察到,这位家教优良的富家公子,对于是否要用暴力伤害空手的自己十分犹豫。

    康拉德接过小提琴,当做完全没有看到沃兰德愣在一旁的吃惊表情。

    他的手指很自然滑向弦轴,同时看了男孩一眼。

    “琴弦。”

    沃兰德脸上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停留了很长时间,最终他还是照做了。

    “谢谢。”

    调音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但康拉德只能凭自己模糊的记忆去做。毕竟,擅长拉小提琴的人又不是他,但若是直接告诉沃兰德,可以去找凯伦贝尔之类的……不,他不会这么这么说,这个名字让他感觉不太好。


    这样的夜晚真是奇妙,白天的两人,互相对立,说着敌对的台词。现在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保持沉默,共同待在一个又小又挤又充满灰尘的屋子里。特别是当康拉德开始调音,男孩的眼神变了,变得有些好奇,更加接近一个普通的孩子——可能连沃兰德本身都没发现。

    于是,过了一段时间,神父终于觉得自己做到位了。

    他没有将琴递给沃兰德,而是将它放在旁边的纸箱上——刚刚沃兰德也打算那么做。

    然后,康拉德活动了一下站麻了的双腿,直径走了出去。


    直到门口完全瞧不见男人的身影,沃兰德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么回事……这个男人……跑过来竟然是帮自己……调音?

    再说,自己的琴声真的这么难听?

    沃兰德摇了摇头,甩开所有的疑惑惊讶以及一点点赌气般的愤懑,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要做的事情上。他拉出一个低音,接着睁大了双眼。

    音是对的,倒不如说,自己一直找不出原因的怪异解决了。

    他再次看了看门口,透过微微开启的门缝,能看到另一扇位于角落的门。

    当然,门紧紧关着。


    洋馆的花园面积很大,主要原因是这儿住着一个喜欢花的人。路德对于花圃向来非常看重,以至于其他战士们对练时,也会小小翼翼避开这个禁忌的区域。

    但是,某些特殊情况下,路德也会展现出慷慨又绅士的一面:在得知伊芙琳的兴趣是押花后,他便给了这位小姐一个特权——可以随时摘下那些娇美欲滴的花朵——当然不能太多。

    今日,伊芙琳在花圃里,低头苦苦寻觅好看的花儿。她的指间刚触碰到一朵刚盛开不久的蔷薇,一阵悠扬的琴声便飘进了她的耳朵。

    那是非常好听的……非常温柔的……但也非常熟悉的乐声。

    少女正摘花的动作僵在半空。

    在那段夹杂着痛苦与甜蜜的日子中,她曾听到过这样好听的声音。市区的夏夜,偶尔会有拉琴人来为孩子们表演。这都是一些普通的民间小调,但伊芙琳十分喜欢。

    这是她生命中所剩不多的美好、惬意的时光。

    少女停下手中的活儿,真心展露笑容。在阳光下,刚刚盛开的蔷薇花也失了色。


    沃兰德在二楼的大窗子前,这个位置刚好,正对着花圃,但站在花圃里人又看不到他。起先,他只是想让伊芙琳高兴一点儿才绞尽脑汁,却不知为何想到了这个主意。也许是在自己寂寞无趣的生活中,小提琴也成了他少数的慰藉之一。

    音乐本身就是让人愉快的,如果能让伊芙琳开心,那么偷偷摸摸的练习以及那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也不算什么了。

    沃兰德不需要获得伊芙琳的感谢,能为她做些什么的念头本身就让他很开心。


    离窗子大概几步远的走廊里,康拉德悄悄看着正在演奏小提琴的男孩。他沉浸于琴声中,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男人沉默着,一如既往,板着脸。

    神父在思考。以沃兰德的身份,他学习的一定是小提琴(Violin),不会是小提琴(Fiddle)。这种民间小调,演奏方式与他学到的有所不同,风格也会不一样。

    再说,这样上不了大雅之堂的音乐,他怎么会记得谱子呢。但就是如此,那孩子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还原了那段小调。

    难道这就是自己做出反差之事的原因?

    怎么可能,康拉德自己都笑了,摇了摇头。他是这么温柔的人?不是的,恰恰相反,他永远站在这个词语的对立面。

    只不过,在一切漆黑污浊的行动间隙,也会有休憩时刻,也会有值得怀念的、轻松闲散的夏夜。也因此,他醒来了,并且第一时间分辨出男孩在拉的曲调是什么,并且找到了原因。

    他一直记得,只是很少回忆。

    然而,马上他又摇了摇头,将心底一切软弱的念头丢至脑后。

    他不需要,不需要的东西,就应该果断丢开。

    神父转身,恰巧瞥见挂在大厅门口的日历。虽说在这儿记录时间毫无意义,但也能维持住他们还“活着”的可怜谎言。有些人需要这样的安慰,而他,当然,完全不需要。

    路过时他匆匆看过一眼,只作为一种下意识的习惯。今日恰好是四月下旬,那个时期让康拉德有点眼熟。很久很久以前,他看过调查资料,知道沃兰德的生日。

    神父忽然笑了,略带讽刺。

    他想到一句话,人们常说,帮助他人是给予自己最好的礼物,很有宗教意味。但康拉德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他要给世界来带的是混乱和黑暗,不是这么甜腻腻的天真可爱的东西。


    也因此,这个男人永远也察觉不到,这句话,在这个时刻,和他十分相符。


   【END】


【说到底还是一老一少逗女孩子开心的故事(住口)】

【总之,少爷生日快乐!要一直用正义给大家带来笑容啊!(你真的可以住口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