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十一)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与药研。略带悬疑。】

【OOC注意】

【旧坑填土,所以全文不会出现日本号以后的新刀(其实连日本号都没有)】

【有一些常见黑暗向设定,有流血、碎刀暗示和一些残酷描写,请注意。(这次没有)】


终于想起了还有这个坑,从第十一节进入解谜环节,之前十个章节如下:

12345678910番外

进入解谜后会有一点点的时间线上的混乱,因为前七节写的时间太久远,一些设定偏差歪不回来了。

(以及lofter没有什么一键贴链接的人性化设定么)


    Act 11


    本丸既是刀剑在战斗间隔中的休息场所,也是通过审神者自身灵力维系的时空裂隙,本丸内部时辰季节随时可改,而少女则根据自己的兴趣,依旧让这儿的时间,按照日出月落而转动。

    因此,漫长的黑夜过后,朝日终会升起。少女身着白底蓝纹浴衣,懒散斜坐于休息室外廊上,看着露珠滚过草叶,冷阳逐渐爬升,湿润的雾气收拢身姿。

    她在等人,一个必然会出现之人。

    他应在此刻显身,不然审神者不会久坐于此,直至天亮。

    本丸寂静无声,仿佛刀剑们依然陷于沉睡。少女身侧同样空无一人,她悠闲自得地把玩着头发,即便坐姿不雅也没有任何关系。

    并没有过上多久时间,庭院里传来几声脚步——缓慢而轻微的窸窣声,似乎来访之人正带着犹豫而又小心翼翼的心情,踏上石板,穿越草地,前来与少女相见。

    几秒后,有橙红衣袍自转角显露,少女转过身,恰巧与来者四目相对。

    脚步声并未停止,但更慢了。审神者露出若有所思的笑意,但脸上却未曾带有半点惊讶或者疑惑。

    她看着陆奥守吉行自远处朝自己走来,又在几步远的距离停下。少女起身,仿佛家主迎接宾客那般张开双臂。她说:“我就知道,肯定是这个时间点。你瞧,为了让事情更简单一点,我早就在这儿等你了。”

    面对男人沉默又严肃的脸,审神者又笑:“怎么,我认识的吉行,可不会摆出这样一张死气沉沉的脸。”

    这话说的没错,与往日开朗爽快的气质完全不同,此时的男人面色凝重,眉头紧锁,似乎正为什么事情感到痛苦。最重要的是,这把刀——陆奥守吉行,周身正逸散着淡淡杀意,这是一股与正常的他极不相称的不快感。

    审神者似乎感觉到了,又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反倒是她大大咧咧的咧开嘴角,露出灿烂笑容:“啊,你是知道的吧,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让你踌躇了很久,还产生了不少意外结果,但现在应该是结束一切烦恼的时候了。”

    又过了片刻,男人说出了第一句话:“咱不想伤害你,请让咱离开这个本丸。”

    少女如猫咪般眯起了眼,眸子里闪烁着尖锐光芒:“不可能,除非我死。我死了,这里便会崩解,你自然可以离开。”

    吉行只是叹了口气,下一刻已反手拔刀。此时他的行动中已看不到任何迷茫犹豫与踌躇,刚刚少女的话已经将和平的道路堵死。

    因此,男人只有战斗。

    审神者向休息室躲去,她并非藏着武器,也确实不愿动手。 少女背对庭院时,室内立镜恰好倒影出吉行追击的身形。刀尖上扬,寒光夺目,一时间她失了神,恍惚着轻声自语:“真像……”

    ——真像她那日于夜晚杀人时,镜面呈现出的景象。

    眼见着少女的脖颈即将被刀刃划开,吉行的眼瞳间倒显出些许不忍,视线晃动中,出手也慢了刹那。而就在这时,审神者瞬间恢复常态,眉梢轻抬,狡黠地眨了眨眼。

    的确是眨眼间的突变,左右拉门震动,各有一道银线飞出,直逼吉行跟前。

    第一道银光一闪,一期一振挥刀,格开吉行斩击,将主人护在身后。第二道银光则以此为掩护,鹤丸钻入三人间的空隙,抬手以逆风之势斩向吉行肩头。

    只听锵锵两声金属鸣响,纯白衣袍遮蔽少女视野,突袭的一击却被对方以左轮挡下。可能是早就准备,审神者甚至能感觉到吉行微妙的视线自看不见的那头射来。

    见到吉行向后退去,鹤丸趁机上前。他手中的刀只是略微收回,即刻扭转手腕,改逆风为上段斩,再次先手袭去。鹤丸本料想吉行匆忙间以枪格挡,无法及时改变双手握刀的姿势,那己方便占有绝对的力量优势。

    他也并不想伤了吉行,审神者给出的任务是压制便好。但他毕竟有着刀剑之心,又深入战场多次,如此的大好时机怎可随便放过。

    但,吉行既没有丢开手中左轮,也没有为了护身而做出退避动作。他只是抬起手臂,在鹤丸与一期一振惊诧目光中,单手架刀挡下斩击。与此相对,少女又流露出些许恍然大悟的神情。

    虽是单手对双手,虽是以颓势面对敌方有利的追击,但吉行竟一步未退,而鹤丸即便使用全力,也奈何不了他。

    两刀相接,气力角逐的时间不过两秒,接着鹤丸与吉行同时跳开,前者警惕地看了左轮一眼,后者则深深望向审神者的方向,立即选择撤退。脸上诧异的表情还未退去,鹤丸抬脚想追,却被少女拉住袖口,从门外拽了回来。

    “等等,不是说好了,把他赶跑就行?”审神者眨巴着眼,轻松得完全不似刚遭遇险情的女孩,看到鹤丸烦闷的表情,她又笑道:“怎么,难道你又吓到了不成?”

    听到此话,鹤丸知道少女又在嘲讽自己。

    昨晚那事,对他而言可不是惊吓能够形容的。好似打开了一个漆黑的房间,发现了一个被藏起的秘密,最后那却只是一个伪装巧妙满怀恶意的惊吓盒子——这样复杂难言的情况。虽然大概要被少女暗地里笑话很长时间,而她也明确地对药研说过类似”哎呀,看到你带着一期过来时鹤丸的表情……我能笑上一整年。”如此这般的话,不过,他,鹤丸国永,的确感到了后怕,并无比庆幸那只是一个玩笑。反过来说,少女是值得信任的——虽然她在某些方面确实十分危险,各种意味上的危险

    少女的确是一个……冷酷而又技艺精湛的杀手,但她表现出的诚意与真相却足以使人信服,又让人感到哀伤与悲恸。于是鹤丸收回望出去的视线,又与一期一振交换了眼神,最终却有点夸张地回应道:“哎呀……没想到你说的都是真的。”

    “都签了契约,白纸黑字,实打实的灵力约束,哪会有假。”

    “唉,我知道啦!……你难道真的打算笑话我一整年不成?”看似有些不服,甚至瞪了瞪少女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但鹤丸从未往心里去。他忠诚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又温柔地理解了少女的职责,甚至觉察出了她那矛盾的内心,此时当然玩笑多于怄气,善良胜过恶意。

    “就让他这样离开,真的好么?”虽然话语间依旧有些动摇,特别是提到‘他’时,但一期一振毫无疑问也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审神者。

    少女回答时,也显得严肃正经很多,与她对鹤丸的态度形成鲜明反差:“没关系,要是惊动了更多的人,反而无法收场,让他被迫退却是最佳选项。”

    “我想,他……陆奥守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开枪。”

    少女扭头仔细看着一期一振,在他那平静的表情与话语背后,似乎暗含着:因为并没有危险,所以才没有出手——这样微妙的态度。想到昨夜药研的演技被他识破,并且又说出“我只是不希望主上和药研做得太过火”这样的话,她忍不住暗暗一笑。

    似乎比起鹤丸,倒是这位兄长更加深藏不露呢。 

    “我想也是……不然鹤丸可就惨喽。”

    “喂喂喂……”   

    鹤丸的抱怨还未说出口,外廊传来了谨慎又迅速的脚步声。药研从庭院右侧匆匆进入休息室,面对三人也毫无吃惊之感,而是看着少女说道:“猜得没错,他进入森林了。看来,五虎退见到的黑影,就是这位陆奥守吉行。”

    “好!这就彻底确定啦。”少女也振奋起精神,走上外廊,抬眼看着深幽森林。略微一思忖,回头看着一期一振说道:“一期,你马上去通知堀川,就说:按照昨天的约定行动,但是若担心和泉守,拜托其他同伴也行。接着请和长谷部一起暂时管理本丸,暂停一切行动,就说……唔,今天我有事外出,放一天假吧。长谷部会理解的……啊,他虽然不知情,但是会帮你这么撒谎的……那个男人,就是这样又笨又傻啊。”

    少女低垂眼帘,她欠长谷部很多个解释,但对方却从未表现出好奇抑或坚持追问。这样的宽容,反倒让自己觉得难过。 

    “然后药研和我进入森林……暂时不要问我原因,拜托了。”看着一期一振带着担忧神色正想开口,少女果断的阻止了多余的讨论,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少年,“可以么,这次就我们俩。”

    “无需多言,出阵吧,大将!”

    药研轻轻点头,两人早已建立起心照不宣的默契。

    “等一下,那我呢!”刚刚一直带着期待表情而保持沉默的鹤丸,看到少女并未向自己下达命令,只好自己出声问道,“我难道……不在计划中么?”

    “噢,差点忘了。”少女故意表现出糊糊迷迷的神态,拍了拍脑门,又在浴衣的袖口内摸索一阵后,才将一个金属球丢入鹤丸手中。“别说不知道如何使用,我可看你偷偷研究这玩意儿好多次了。”

    “……是、是嘛?”鹤丸略显尴尬地用手指捏起金属球,决定不再假装无辜,而是迅速按下球体上的一个凸起。细微的嗡嗡声后,一圆形孔洞自内侧旋出表面,光屏从孔中映射而出。

    便携式通讯器,可用于日常视频通讯与邮件收发,少女极少会留在身边的常用科技产品之一。鹤丸……当然……因为很多次的好奇心作祟,已与某位同伙将它里里外外,全部细节研究完毕。

    “我该写什么?”

    他没看错,这个问题出口后,少女显得踌躇且犹豫。但立即,她就重新坚定了表情。

    “你写:已发现异变本丸K-1097所遗失刀剑,一振,为陆奥守吉行,确认暗堕

    少女抬头,看着庭院,视线似乎穿过晦暗树林,看到了某个不应存在之物。

    “现继续执行破坏任务……执行人,下川礼奈。


    【TBC】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