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新手的第一次coc跑团记录(二)

平淡无奇的记录(一)

(太麻烦了对话就不加粗了(你


追加新规则:

1、检定大于90算大失败,小于10算大成功,暴击都会有附带线索(无论好坏意味)。

2、某些调查地点可以挑战一次掷点,若检定选项全部通过则算暴击,有附带奖励。

3、神话相关调查需要检定人类学或考古学。


附加:

二号pc斯维沃·布莱克san值计算有误,不过因为发现太晚,基本这次还是按照之前的错误san值在检定,很久之后有修正,然而那时这已经属于小事了……



【5.19 开始】

斯维沃·布莱克

飞奔向进来的大门

只会口胡的kp

*门虚掩着,但你能看到门口弥漫着的薄薄白雾


只会口胡的kp

*你确认进来之前这儿没有起雾

斯维沃·布莱克

在距离门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哈里特·克拉克

“雾……门外似乎也很不妙的样子啊”

斯维沃·布莱克

撕下一张纸团成一团,从门缝丢了出去

只会口胡的kp

(哈里特灵感检定通过)

*哈里特能感觉到白雾并不是什么有害的存在,但随意进入似乎也有点不妙

哈里特·克拉克

“看来目前还是待在屋子里比较好。”

只会口胡的kp

(斯维沃灵感与幸运检定通过)

*斯维沃能得到同样的结论,但是她却感受到一种奇妙的体验,仿佛白雾是活着的,具有个体意志的奇妙存在。但无论如何,它是无害的。它出现在这儿绝对有它自己的理由。

*或许它在劝诫你们暂时不要出去。

斯维沃·布莱克

“我觉得这个白雾在阻止我们出去,而且没有恶意。”

哈里特·克拉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好好搜索一下小屋吧”

朱莉娅·阿尔罗伊

「你这说起来像是……雾是有意识的??」

哈里特·克拉克

“喂,斯维沃你去看看墙上的那些字到底是什么”把手电筒递给斯维沃

斯维沃·布莱克

“很难明说,但是确实有这种感觉。”

斯维沃·布莱克

接过手电筒,走向描绘着咒语的地方。

哈里特·克拉克

“……算了,斯维沃,这种东西还是我擅长些,把手电筒给我吧”

斯维沃·布莱克

“刚才你在树林里已经不舒服了,还是交给我吧。”

只会口胡的kp

(斯维沃侦察大失败,神秘学大成功……)

*斯维沃拿着手电筒靠近墙壁,但那些字要不是脱落了,要不就是糊成一团,根本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她反反复复查看之后,却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她记忆中的什么被触发了,是的……她有记忆……这是一种符咒,在古老的西亚,这是祈求子嗣降临的符文。

哈里特·克拉克

“子嗣降临?”

斯维沃·布莱克

“竟然是求子的符文……”

斯维沃·布莱克

“只是不知道求子的是人类,还是……”

哈里特·克拉克

(哈里特神秘学与灵感检定通过)

“西亚……以及子嗣相关的传说的话。Hannahanna,没错,那是西台一族所崇拜的母神,这么说来,花园的石碑似乎出现过其中的片段……难道……”

哈里特·克拉克

“明明房屋的两代主人都有孩子,那为什么还会是…………”

斯维沃·布莱克

“所以说,祈求的那个,你确定是人类?”

哈里特·克拉克、

“hanna,在西台语中也有母亲的意味……”

哈里特·克拉克

“这个不好说”

哈里特·克拉克

“母亲……倒让我想起了第一任主任的妻子。那位早逝的夫人,她丈夫疯狂的源头”

哈里特·克拉克

(*主人)

斯维沃·布莱克

“疯狂的源头啊……但是以主人的角度称呼自己的妻子为母亲……等等,你是想说,这是那个女儿留下的?”

斯维沃·布莱克

回忆起罗伊的话:“罗伊也确没有提供那个女孩的下落。”非常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这一点呢!”

哈里特·克拉克

“毕竟是个神秘人物,保不齐。早知道就揪着那老头多问问了。”

哈里特·克拉克

“……别纠结过去的事了,继续搜索这个小屋吧”

斯维沃·布莱克

“也是呢……小茱莉娅怎么不说话?”

斯维沃·布莱克

“是被吓到了吗?”坏笑着凑近

只会口胡的kp

【客厅里已经没有更多线索了】

朱莉娅·阿尔罗伊

「没有。」把斯维沃推开,「嗯……难道第一任屋主是想要妻子死而复生却失败了吗?」

哈里特·克拉克

“别浪费电量了,赶快去别的地方找找线索”

斯维沃·布莱克

“先去下一个房间吧。”

朱莉娅·阿尔罗伊

「好啦知道啦。」拉开门查看外面还有没有雾。

哈里特·克拉克

“我觉得更有可能是那个女儿……空口无凭,再多找找线索吧”

斯维沃·布莱克

拿出纸“哈里特给我照一下墙”

只会口胡的kp

*白雾依旧蜷缩在大门口

哈里特·克拉克

“好好好”

朱莉娅·阿尔罗伊

「雾还在诶,要出去吗?」朝身后说。

哈里特·克拉克

“别的房间,这里比想象中大不少”

斯维沃·布莱克

“没有恶意的雾大人希望我们留在这里,就不要辜负这个好意了。”

斯维沃·布莱克

“速战速决吧,毕竟电池的电量也是有限的。”收起纸笔

朱莉娅·阿尔罗伊

「已经用上大人这种称呼了啊。」走到对面推开门。

只会口胡的kp


*对面的房间明显是餐厅与厨房,似乎把隔墙打通了,不大的桌子旁就是灶台

*但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至少粗略看起来是这样

斯维沃·布莱克

“我对超出认知范围的事物还是蛮敬重的啊,毕竟礼多人不怪。”摊手

只会口胡的kp

(全员侦察检定失败)

*你们反复看了一下,确实没什么可仔细查看的特殊物品。

哈里特·克拉克

“那出发去下一个房间?”

朱莉娅·阿尔罗伊

「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餐厅呢。」出门去下一个房间。

斯维沃·布莱克

“好,时间就是金钱。”搞笑缓解气氛

只会口胡的kp



*前面的门虚掩着,但门后却透出来点点光亮。

朱莉娅·阿尔罗伊

「哈里特,手电筒关掉吧?」小声说道。

斯维沃·布莱克

“等等,这个房间,是不是有窗?”

哈里特·克拉克

无言关掉手电筒,瞪了一眼朱莉娅,示意无需多言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一起凑在门口,倾听门后的动静

朱莉娅·阿尔罗伊

「我觉得窗户的光也不会这么亮吧……」小声说完把耳朵靠在门板上。

只会口胡的kp

(茱莉亚聆听检定成功)

*茱莉娅蹲了一段时间,但是后面什么声音都没有,至少,没有生物活动的声音。

朱莉娅·阿尔罗伊

「……嗯,没有动静呢。」抬头看向二人。

斯维沃·布莱克

“等下……”耳语到

斯维沃·布莱克

小心撕下一张纸“再听一次。”

斯维沃·布莱克

团成团扔进去

只会口胡的kp

(茱莉亚聆听检定大成功)

*茱莉娅再次听了听,只有纸团滚动的声音,并没有更多的动静。事实上,随着同伴们安静下来,她能感觉到,也许整个小屋里,正在活动的只有他们而已。

只会口胡的kp

*或许这儿要更加空无一物……至少是从危险生物方面考虑的话。

朱莉娅·阿尔罗伊

「周围安静得不得了……这个屋子里面好像只有我们而已。那个身影该不会已经出去了吧?」

斯维沃·布莱克

“进去吧。”发现没有动静有些放松下来,“罗伊先生也没有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却说了让人不舒服的话呢。”

哈里特·克拉克

“那走吧”打开手电

斯维沃·布莱克

“朱莉娅你发烧了吗?”伸手摸额头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走进了房间,光是从房间里的窗子透出来的,似乎只有这里木板破掉了一块。

*这里是卧室,但里面只有一个柜子,一张床,一张矮桌,其他就并没有什么了。

斯维沃·布莱克

“那玩意进了大宅啊。”

朱莉娅·阿尔罗伊

「别在意,记错了。」揉了揉额角。

只会口胡的kp

*卧室简陋到出乎你们的想象,明明客厅与餐厅的家具都是齐全的。

哈里特·克拉克

“别管那些有的没的,抓紧时间搜索。”

斯维沃·布莱克

稍微有点担忧的看着朱莉娅。

只会口胡的kp

(斯维沃侦察失败,幸运成功,灵感大成功,茱莉亚挑战侦察+幸运+灵感一次掷点,成功,暴击。哈里特侦察大成功,幸运+灵感成功。)

*哈里特看了看小屋的床,奇怪,床虽然只留了空空的木板框架,但是……他凑近摸了摸,没错,上面没有灰尘。他又看了看窗子,破掉的木板有些奇怪,这个裂纹……他有了点想法,似乎是有人从里面拆下了木板,并且曾经居住在这里。

*茱莉娅跟着他一起检查床铺,但她蹲了下来,地板上的灰尘里,隐隐出现一串脚印。这是刚刚他们没有发现的。而且,她自己比较了一下脚印形状……虽然只是简单了解,但她猜测……不,她其实很确定,这是一个男人留下的脚印。

*而斯维沃呢。她一开始什么都没看,却不知为何走向了柜子的角落,透过光,这里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她摸索了一下,捡起了一片钥匙。

【TBC】

朱莉娅·阿尔罗伊

「这里……有人住过,是男人。但是看守人说过他不住这里吧?」

只会口胡的kp

*她虽然不知道这片钥匙可以开启哪里的门,但是她确定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她可以将钥匙拿给其他人检查。

*最后,茱莉娅还从床的缝隙中找到了一条奇怪的金属挂坠。

斯维沃·布莱克

“蹡蹡~”嘚瑟地晃动着钥匙,“看我找到了什么?”

哈里特·克拉克

“老东西居然还撒谎……不过也不能斩钉截铁的这么说,但谁知道呢。”

哈里特·克拉克

“……给我看看”

朱莉娅·阿尔罗伊

「难道是宅子的?」拿起吊坠看了看。

斯维沃·布莱克

“小心点。”递给哈里特钥匙,转头看向朱莉娅,“小朱莉娅似乎也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呢。”

哈里特·克拉克

“挂坠也给我看看”

哈里特·克拉克

“md……”

哈里特·克拉克

“这挂坠和罗德那臭小子身上的一模样”

斯维沃·布莱克

“什么?!你确定没有看错?”探头过去打量。

朱莉娅·阿尔罗伊

「嗯?是什么文化的吊坠?」凑过去一起看。

哈里特·克拉克

“没错,我确定!罗德那小子……”

斯维沃·布莱克

回想起罗德走前的话,感觉到一阵恶寒。

只会口胡的kp

【因为调查得到了突破,你们感觉充满信心,这幢宅子也有了可以突破的可能性】

【全员奖励san值1d3】

斯维沃·布莱克

“我说那家伙,绝对知道些什么吧。而且他临走时那急匆匆的样子,明显是不想在宅子面前待太久。”

朱莉娅·阿尔罗伊

(茱莉亚调查挂坠,灵感与幸运检定成功)

「钥匙应该是开铁门的……喂,哈里特,你知道赫梯帝国相关的东西吗?」端详挂坠突然说道。

哈里特·克拉克

(哈里特人类学检定失败)

“赫梯帝国?……从人类学的角度……算了不是我的专长。你们考古学家不应该更懂吗”

朱莉娅·阿尔罗伊

(茱莉亚考古学检定失败)

「想不出来,民俗学家对这种东西更擅长吧?」

斯维沃·布莱克

(斯维沃考古学检定大失败)

安静的不吭声,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不详。

哈里特·克拉克

“……不要互相甩锅了,说白了就是在座没人知道!”

朱莉娅·阿尔罗伊

「去宅子?」

哈里特·克拉克

“从铁门进去?”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拥有的是开启喷泉地下室的钥匙】

斯维沃·布莱克

“那个铁门很新的话,恐怕一直都有人从那走吧,而且我觉得那个人就是……”

斯维沃·布莱克

看向挂坠

朱莉娅·阿尔罗伊

「住在这里的人,也就是……」闭上了嘴,「……去看看雾吧。」

斯维沃·布莱克

“走吧。”

哈里特·克拉克

“别太肯定,这个吊坠的持有者不一定是一个人。”

只会口胡的kp

*白雾已经消失了

只会口胡的kp

*现在小屋门口正常了。

斯维沃·布莱克

“至少跟他有关系吧……如果不是他的就更可怕了,隶属于某个可怕组织什么的。”

哈里特·克拉克

“噫,邪教徒吗”

朱莉娅·阿尔罗伊

「那么可疑的人就不止一个了。」走到喷泉旁边的铁门前。

哈里特·克拉克

“总之,回铁门那里?”

斯维沃·布莱克

“钥匙给我吧,你们俩防备着点。”将匕首递给哈里特

只会口胡的kp

【可以直接用钥匙打开铁门,这里没有更多可以调查的内容了】

哈里特·克拉克

“是是是,手电筒给你”

斯维沃·布莱克

接过手电,扣住几根三棱针走在前边。

斯维沃·布莱克

小心地打开铁门。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进入了地下室,这里比想象中的更黑,即便有手电筒,你们能看到的视野还是非常狭窄。并且,这里十分寒冷,与外面的温度形成强烈反差。

只会口胡的kp

【现在侦察技能成功率下降15%】

朱莉娅·阿尔罗伊

【呜哇

斯维沃·布莱克

“真冷……”

哈里特·克拉克

“阿嚏……!”

朱莉娅·阿尔罗伊

「是因为地下室吗……」裹紧了外套。

只会口胡的kp

*现在,你们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处,眼前只有一团漆黑。

只会口胡的kp

(茱莉亚侦察+灵感+幸运检定失败。)

*茱莉娅朝前走了一步,奇怪,她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湿滑粘手的什么东西。她小声尖叫了一下,将手甩开了。那玩意儿落在地上,发出奇怪的水声。

【pc三切克(san check)0/1】

斯维沃·布莱克

把茱莉娅拉到身后。

朱莉娅·阿尔罗伊

「好恶心……什么东西啊!」拼命地擦着手。

哈里特·克拉克

“什么玩意?”

只会口胡的kp

(然而三切克谜之大成功)

*但茱莉娅随即稳定了心神,她觉得自己是摸到了什么橡胶制品

朱莉娅·阿尔罗伊

「粘糊糊湿漉漉的什么……橡胶制品。」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可以进行一次灵感鉴定了】

斯维沃·布莱克

“擦干净手!”

朱莉娅·阿尔罗伊

(茱莉亚灵感+幸运检定成功)

「……唔,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废弃很久的地方,灰尘也不是很多。或许有人还在这里维持电气运转,而我摸到的……大概是电线吧……」没什么底气地四处摸索了一下,「你们也找找看有没有电器开关?」

只会口胡的kp

【其余pc可以进行侦察鉴定了,但每次只能一人进行】

哈里特·克拉克

“电线还湿滑粘手?不错的触感啊”

斯维沃·布莱克

“不会漏电吗?”摇头

哈里特·克拉克

(哈里特侦查检定成功)

顺着墙壁摸了摸“恩……?”按下了一个类似于开关的东西

只会口胡的kp

*灯打开了,你们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狭小的小屋子里,这里堆满了杂物,看来是一间真正的地下室兼杂物间。刚刚茱莉娅丢出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地下只有一滩水渍。

*在你们面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满是园艺用具、奇怪的绳子与海绵垫,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

*另一边则是柜子,目前你们还没发现任何密道,这里似乎是完全封闭的。

只会口胡的kp

*入口处的墙上挂着锄头铲子以及水壶之类的东西,但全部都锈蚀不能使用了。

斯维沃·布莱克

“怎么回事,刚才茱莉娅丢的东西哪去了?”

朱莉娅·阿尔罗伊

「……」脸色有点不妙,「……我多希望刚才的手感是我的错觉。」

只会口胡的kp

【现在调查技能已经恢复正常啦】

哈里特·克拉克

“既然亮了,就再都搜索一下吧。斯维沃把手电关了。”

斯维沃·布莱克

“哦……”四处打量起来

朱莉娅·阿尔罗伊

(茱莉亚对房间整体侦查检定通过)

「地图上明明有密道的……」

只会口胡的kp

(哈里特与斯维沃侦察检定同时大成功,kp掷点,哈里特先触发剧情)

*哈里特走向一侧的柜子,上面没有上锁,并且也没有灰尘。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打开了。

*他……看到了……一个披着蓝色帆布外套的……人形的什么东西……倒在柜子角落里……并且……他?还是它——的头低着。

*哈里特尖叫起来。

【pc三切克1/1d3】

【并且必须做一次侦察鉴定(大成功附带)】

只会口胡的kp

(哈里特三切克意味不明大失败,侦察检定失败)

*哈里特尝试去看看那是什么,但因为这一切都太异常,他甚至不敢多向这个柜子看上一眼。

哈里特·克拉克

“混、混蛋那是什么玩意……”往后退了几步

斯维沃·布莱克

“怎么了哈里特?!”

哈里特·克拉克

“柜子里……!”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柜子的角落

朱莉娅·阿尔罗伊

(kp掷点,选定茱莉亚侦察检定,通过)

「柜子?」走过去把衣服掀了下来,「什么都没有,就是个架子啊。」

哈里特·克拉克

“什么……?可、可那里应该是个穿着蓝色帆布外套的……”

朱莉娅·阿尔罗伊

(茱莉亚灵感检定通过)

「是这个吧。」把有些融化了的类似橡胶质感的人脸面具拿了出来展示,「看来我们看到的不是普通的管理员啊。」

哈里特·克拉克

“哈……?”

哈里特·克拉克

“乔伊他……是别人假扮的吗?”

朱莉娅·阿尔罗伊

「有这个可能。」

斯维沃·布莱克

呆滞“那刚才进入大宅的又是什么东西。”

只会口胡的kp

(这里是斯维沃之前侦查大成功的线索)

*这时斯维沃凑近了那一滩液体,那些表面看上去是水,但是仔细一看,她很确定,是一种胶体,并且可能熔点很低因此接触到人体便会融化。

*同时,她在桌子的缝隙间看到了什么……是纸?

斯维沃·布莱克

“这是什么?”伸手拿过

斯维沃·布莱克

“你们过来看下这个。”递出纸张

朱莉娅·阿尔罗伊

凑过去看。

斯维沃·布莱克

(斯维沃侦察检定通过)

“这里有一份宅子的改造图。”

哈里特·克拉克

“改造?第二任主人动过这房子?”

斯维沃·布莱克

“ 虽然地图不全看不出大小, 花园那个石碑下边竟然有一个大坑洞。”

朱莉娅·阿尔罗伊

「诶,只是个坑?」

斯维沃·布莱克

“并不好说是谁干的,但那个石碑果然是关键。”

斯维沃·布莱克

“地图上只能看到是个坑。”

斯维沃·布莱克

“或者说,很大的地下空间更为准确”

哈里特·克拉克

“还有其他的吗?比如这里如何通向大宅?”

斯维沃·布莱克

“只有后花园……毕竟只是残片”

朱莉娅·阿尔罗伊

「唔……」

斯维沃·布莱克

“也许我们能在其他地方找到缺失的部分。会不会就在这个房间里?”

哈里特·克拉克

“那有去那个大坑洞的方法吗?”

朱莉娅·阿尔罗伊

(之前茱莉亚侦查线索回收)

走到右上角试着把东西都搬开。

斯维沃·布莱克

过去帮忙“还是我来吧,我力气大。”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在杂物堆底下发现了一个木板门

朱莉娅·阿尔罗伊

「啊哈!就是这里。」

只会口胡的kp

*门上有个已经锈蚀很严重的挂锁,应该能轻易砸开

哈里特·克拉克

“斯维沃用你的怪力上吧”

只会口胡的kp

(茱莉亚调查桌子,侦察+幸运大失败)

*茱莉娅翻了翻桌子,在那一堆杂物之下,她发现了很多的面具……还有除了面具之外的东西。罐子……

*那些罐子似乎曾经装过什么东西,她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瓶口还有褐色的奇怪胶黏质。

(因为触发后续flag,此时pl掷点1d10=5。)

斯维沃·布莱克

“生锈的东西怎么看都会引起破伤风吧,我拒绝。”

哈里特·克拉克

"怎么有这么多面具"

哈里特·克拉克

“真恶心啊……”

哈里特·克拉克

“呵,话说难不成这堆面具里还有罗德的脸?”戏虐的笑了一下

朱莉娅·阿尔罗伊

「万一真的发现了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你是同伙吗。」嫌弃地用脚尖碾了一下罐子,「这是面具原材料?」

哈里特·克拉克

“也可能是食物之类的”

斯维沃·布莱克

“……看起来就不好吃”

哈里特·克拉克

“也可能是被碾成沫,然后变质了的罗德”

哈里特·克拉克

“噗”

朱莉娅·阿尔罗伊

「原材料:罗德。」踢开罐子,「谁来砸锁?」

(门的HP是10,力量超过12的可以用工具砸开挂锁,进行一次3d6)

斯维沃·布莱克

“我来吧,毕竟我是怪力呢。”

斯维沃·布莱克

撸袖子

哈里特·克拉克

“看样子斯维沃已经迫不及待了的样子”

斯维沃·布莱克

“小心我用你的头来砸。”

朱莉娅·阿尔罗伊

悄悄鼓掌。

哈里特·克拉克

“糟糕,那我岂不是要留下来和罗德作伴了”

哈里特·克拉克

“朱莉娅我听到了”

朱莉娅·阿尔罗伊

「嗯?什么?是你的错觉吧哈里特。」

斯维沃·布莱克

“放心,我绝对能在你变成罗德之前,砸开的。”

斯维沃·布莱克

“最多也就开个瓢的程度。”笑“而且我还可以马上把你治好。”

哈里特·克拉克

“那可真是妙手回春”

斯维沃·布莱克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一旁的架子

斯维沃·布莱克

狠狠地砸向了锁头

哈里特·克拉克

“喂喂喂……这可真声势浩大”边说边捂住了耳朵

朱莉娅·阿尔罗伊

「正常来说不是用锄头和铲子之类的……」捂住耳朵。

只会口胡的kp

(斯维沃3d6 = (1、5、5) = 11,锁可以砸坏)

【其余pc可以进行一次侦察鉴定】

斯维沃·布莱克

“让那些不知好歹的东西也稍微忌惮一下。”

朱莉娅·阿尔罗伊

「难道不是把那些东西吸引过来吗。」

只会口胡的kp

(哈里特侦察检定通过)

*在斯维沃拿起工具准备砸锁的时候,有一片钥匙从柜子中掉了出来。哈里特将它捡起,但这一定不是木门的钥匙。

哈里特·克拉克

“啊哈……又是个新发现”

斯维沃·布莱克

“又是钥匙啊,先收好吧。”开始收集绳子,用地上的帆布衣服打包做成简易的提包,又把罐子也放了进去

哈里特·克拉克

“拿够了吧,赶快进去吧”

哈里特·克拉克

“不然等太阳升起来说不定我们都出去不这鬼地方”

斯维沃·布莱克

“好吧。”其实还想拿海绵,但是算了吧

朱莉娅·阿尔罗伊

「搜完了吧?那走吧。」

哈里特·克拉克

“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不是吗……海绵和生锈的东西还有面具都没什么意义不是吗。”

斯维沃·布莱克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要快点了。虽然并不想进宅子,但是那个玩意的衣服都在这了,估计它已经离开了”

哈里特·克拉克

“走吧走吧”打开木门

只会口胡的kp

*你们离开了地下室,正式进入了大宅

【save点2】

只会口胡的kp

*在你们离开之后,一团白雾顺着你们进入的道路,也飘入了大宅。

*又过了几分钟,地下室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形,接着,地下室的门重新关闭了。

(之后哈里特与斯维沃的pl分别进行一次1d5,哈里特1d5=3,斯维沃1d5=3,后续备用)


(上周内容太多太刺激,所以分两次总结)

(此时整个团的风格已经完全是踢门团的反方向——地毯式三光团了)

(本来kp觉得当天已经够大起大落,没想到真正刺激的是之后……以及以为剧本流程不长五次之内能跑完的我真是不懂coc)



 
评论
热度(9)
  1. 三日月家的小北极熊(黑板挂件)棉尾兔的灌木丛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错……呜呜呜,辛苦棉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