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兔,只屯文,不说话。偷偷挖洞,填坑随缘,写文态度极其不端正,到处爬墙,每天都是薛定谔的更新。
最近爬了FF14,勿念。

绑缚(十二)

【刀剑乱舞全员正剧向,主吉行与药研。略带悬疑。】

【OOC注意】

【旧坑填土,所以全文不会出现日本号以后的新刀(其实连日本号都没有)】

【可能有一些常见黑暗向设定,有流血、碎刀暗示和一些残酷描写,请注意。】

 

前情回顾


    Act 12

    

    “自净系统,是一个团体想要长久存在,所必要包含的组成成分之一。从组织到宗教甚至是国家与民族,若是任凭坏蛆肆意横行,那么它的寿命大概也要达到尽头。”

    对下川礼奈说出这段话的,是一个女人。她叼着香烟,坐在种满藤萝与吊兰的廊下。明明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却因为执拗将头发剪得比男人还短,也从没穿过女装,真是读不懂这人。——礼奈对同僚们这种半带玩笑的抱怨毫无感觉,此时只是恭敬地将双手置于膝头,又把因为松懈而靠在藤椅上的背脊伸直,继续保持沉默。

    这是她们惯有的相处模式,接下来,礼奈知道,对方一定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有的放矢是女人的行为准则之一。

    但那之后,女人只是转过头来,以难言的眼神看着少女。

   

    一物诞生,必有终结,这是因果。

    暗堕现象的确罕见,但还没有罕见到可以让人不管不顾。

    那女人一手创造出的“机器”开始运转。


    礼奈任职以来,恰巧过了一年。

    她的职务,表面上只是普通审神者,每日出阵收兵,整理战绩,与自己的付丧神们击退敌人,拯救历史,看似正常无异。而到了夜晚,她会变身另一个人,她会与自己的同伴一起,潜入其他本丸,调查暗堕,确认无误后,祓濯灾祸。

    他们是自净系统的组成部分,暗地里被人称为监察者,但这不过是虚伪的装饰,懦弱的掩盖。对少女而言,她所行作为,即为杀害生灵,玷污神灵。

    要问她更喜欢哪边,礼奈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因为那即是礼奈的本质,宛如潜入海洋的鲨鱼,进入丛林的老虎,那是真实的自己被释放的模样。

    下川礼奈是个少女,也是杀手,是渎神者,从以前到现在,从未改变。


    但即便是一个这样危险的人儿,现在也不得不踩着湿软滑腻的泥土,拨开层叠潮湿的叶片,一边搜索周围,一边小心翼翼的沿着林间兽道向前走。

    K-1097的工作只是日常的一部分,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让这个事件脱离了日常。一想到这儿,下川礼奈就忍不住塌下肩膀,叹了口气。

    “真没想到……”她说。

    “嗯。”陪侍在旁的药研随意应了声,“我也没想到……”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咦?”审神者弯起嘴角,“你是说哪件,一期还是吉行?”

    “大概……都有。不过一期哥的事情还是饶了我吧,之后一定会被他说教个不停的。”一想到那个夜晚,一眼被一期一振看穿的闹剧,并且自己还配合了主人开这个蹩脚玩笑,药研就忍不住捂头苦笑。

    ——鹤丸殿大概是被吓得够呛,但一期哥可完全不同啊。然而即便如此,自己对兄长依旧有所隐瞒,有些话的确是不说出来为好

    这些心理活动未曾表现于脸上,药研只是伸手阻止了少女直走的势头,指向另一旁灌木更加茂密的通路。

    “这边。”

    后者只是看了部下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转过身子朝着药研所指方向走去。他们之间的氛围,在脱离本丸与其他付丧神的视线后,变得更为轻松且微妙。仿佛卸下了某种伪装,药研不再那样恭敬的应对主人,甚至偶尔会直呼礼奈的名字。     

    毕竟,执行任务的同伴不可能是人类,一名审神者突破结界已经困难,两名同时入侵他人领域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人类灵力的混合搅动会影响“窃入”,一人办事反而更加方便快捷。因此,监察者中约定俗成的一点,是他们会选择一把或多把刀剑,作为执行任务的同伴。

    下川礼奈所“登记”的伙伴,便是陆奥守吉行与药研藤四郎。换句话说,他们即为杀人与破坏本丸的同谋者——现在也许还要加上鹤丸国永与一期一振,少女将此当做“以后才需考虑的第二事项”而轻松抛之脑后。

    踏上了一条更加难走的路,他们的行进变得更为缓慢,但也许那份悠闲之中也有其他意味。总之,又是一段沉默过后,少女将仿佛咀嚼过很久的话语吐出:“我不知道,为何他昨天不来杀我

    “哦,你竟然不懂么?”话题自然回到了“吉行”,药研此时却笑了笑,虽无讽意,但至少也有些得意。“那么,按照惯常?”

    “……唉,这方面我终究不如你,来‘对答案’吧。”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能将此称为‘客厅场景’。”药研微微一笑,这词他是从推理小说上学来的。

    “即便每次只有一两个听众么?”审神者忍不住挖苦道。


    监察者工作虽涉及暴力的一面,但往往事前调查更为重要。确认现场,找到破绽,推理过程,锁定目标,能最大化的减少暴乱与伤亡的范围。礼奈尤为注意这点,并自称为“有的放矢的行动”。

    毕竟,她的“母亲”即为自己的顶头上司,一手创立审神者自净系统的下川佐智子。


    杀死那个女人的时候,他在场。他能感觉到刀刃落下,因而看到对方因为绝望而凝固的表情。

    不,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己给了那个人生命的终结。也因此,在割开血肉之前,在进入室内,月华照亮“那个”的时候,他看到了近乎玩笑的景象。

    即便是神,看到“那个”,也会忍俊不禁,然后说着“这都是因果报应”之类的话吧。

    那女人竟恰好用“陆奥守吉行“,来抵挡咱——暗杀方的“陆奥守吉行”。

   

    作为审神者下川礼奈的“特殊同伴”,吉行往往负担起最后的决断,也就是击碎刀刃,抹杀生命的瞬间。但,现实正是如此可笑,作为陆奥守吉行来说,有一个强烈到足以改变心铁的冲击,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忘却的梦魇,正源于暗杀——即为现在自己做所的事情!

    即便立场不同,缘由不同,此事所导致的结果也不同。但夺取生命的本质是不变的,冥冥中的世界意志仿佛正嘲笑这点,而将过往的舞台原封不动的搬到了现代。

    在夜晚的突袭,被害者在死地中的反击,黑暗中割破肉体的致命一击,即便有先后手的区别,但一切都与过往回忆太过相似——唯一区别只不过现在杀人凶器变为自己而已。虽说在暗室找到血液已干的监察者同僚的尸体,之后又得到了确凿的证据,然而那一幕依旧令吉行耿耿于怀,他甚至能听到刀刃落下时,被击开的、同为陆奥守吉行的付丧神正发出悲鸣。

    他的噩梦在那日以不同视角重现。

    女人死后,不仅自己,大概连自己的主人与同伴都感觉到了,那属于异界的、不祥又令人不快的冰冷诅咒正缓缓爬上背脊。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在一切结束后,重新清点数目时,一反平常地犯了重大失误。

    被破坏的刀与被强制返还本体的刀的数目,与登记在案的数目一致。老实说,整个本丸几乎完全暗堕,K-1097的审神者不知在暗中筹备了多久。药研的推理是正确的,而下川礼奈所作出的决断也是准确的。虽然没来得及挽救同事的生命,但好歹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

    于是他们“固定”了现场,并且做好了标记,趁着夜色通过“窃入”通道离开。即便吉行心中一直有着“忘记了什么东西”的模糊不安,但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变为人形的他,最后也不过维持着打刀外形随主人离开而已。

    就这样,他们忘记了并没有登记在案,被K-1097审神者临时从仓库取出,并作为防守使用、与他们短兵相接的“陆奥守吉行”。毫无疑问,消失了并入侵了这儿的就是那把刀……悲哀的,绝望的,被魇魔束缚中的另一个自己。


    属于这个本丸的陆奥守吉行睁开眼,天已大亮,薄薄曦光从窗外透入室内。这里只有他一人,短刀们昨晚便被其他刀剑带回房间,而剩下的自己一夜未曾合眼。

    意识紊乱的症状逐渐褪去,原本的记忆慢慢回溯。审神者交给自己的“”卓有成效,但他还是用了一整夜的时间整理思绪。

    只因两把“陆奥守吉行”的灵力所共鸣而来的“梦”与悲愿太过沉重,也因目前的事件处于意料的复杂,但现在已到隔天,吉行感觉再这么躲在小屋中也实在说不过去。

    归根结底,发展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局面,全都是因为自己的软弱

    陆奥守吉行苦笑着,又看了看拴好的门。以现在的自己,破门而出并无太大问题,只不过还有犹豫,也源于那无法摆脱的软弱吧。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吱呀一声,门反倒被人从外部打开。

    “诶,你醒着啊?”

    “看来你没事了。”

    两句懒洋洋、带着无所谓的声音接续传来,吉行听出了声音的主人,而且也凭借日常的相处得知,他们对于自己的某些态度往往是装出来的。

    然后,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一前一后走入小屋,二话不说就将还盘腿坐在地上的吉行拉了起来。

    “怎么,你还想休闲到什么时候啦。”清光撇了撇嘴,但与之相对的是将本体刀塞入他的手中。

    “就是,再怎么说,偷懒也有个限度。”安定附和说道,接着清光的动作,将左轮也一起朝吉行手中丢去。

    然后在吉行捧着终于回归的武器有些发愣的时候,二者同时上前,一左一右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出小屋。

    “行了行了,你已经自由了。”

    “这都是主上的命令哦。”

    “啊……”听到审神者,吉行终于回过神来,“那么……和泉守的事情……”

    “已经醒来了,堀川在照顾着呢,所以才拜托我们两个啊。”清光伸手点了点自己与安定的胸口,又说道,“顺带一提,虽然我们有去叫长曾祢,但他似乎对打晕你的事耿耿于怀,死活推脱着不想来呢。”

    说到这里,大和守安定一边点点头,一边露出了如小恶魔般饶有趣味的表情。

    “是吗,那咱……”宛如一直憋在胸口的毒气终于吐出,吉行露出连自己都没想到的松了一口气的笑容。看到那表情,清光与安定互相对视一眼,突然笑了。

    “啊哈,所以说这才像平常的你啊。”

    “是啊,愁眉苦脸的陆奥守吉行太奇怪了,我知道的你可没有这么不像样。”  

    他们笑着,锤了锤吉行的肩膀,如同亲密的朋友——不,事实上,虽然曾经的立场有微妙的相歧,但吉行明白,他们对于自己的关切是真情实意的。即便偶尔也有矛盾与小别扭,但在战场上,若是能将后背交给对方,一切曾经的对立都不再重要了。

    他们是伙伴,是朋友。不是“如同”,而是“正是”啊。

    片刻后,清光朝安定看去,后者确认般地点点头。

    “ 所以说,这条信息可以告诉你了。”

    “简单来说,主上要我们传达给你两句话。‘还记得那句谚语么?’以及‘这次我们可不会把晕倒的你带回来了。’怎么样?顺带一提,我和安定可是一头雾水哦。”

    似乎不需要重复确认吉行是否理解,因为他马上就严肃了表情,并且做出反应。

    吉行将刀与左轮重新安置好,接着朝清光与安定点点头,转身朝森林走去。就在那一瞬间,刚刚还迷茫,还发出轻松快意笑容的男人,马上换了另一幅姿态,另一种冰冷严肃的气场。

    “啊……”清光似乎想上前说些什么,但安定马上拉住了他。他们俩也能算是本丸的“元老”之一,待在这儿的时间甚至比长谷部更长。也正因为如此,吉行与审神者之间有某种好似契约但比契约更为亲密的奇妙关系,以及他们肩上承担着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压力,诸如此类的事情,在他们间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既然如此,无需开口交流,大家都明白。

    沉默,或许才是默默守护他们最好的方法。

    只不过,吉行在踏出几步后,忽然又回过头来,看着他俩,露出真正意义上的、爽朗得如晴日阳光般的笑容:“那啥,谢谢你们,也帮咱向长曾祢以及和泉守说声谢谢!”

    男人不等回答便奔跑起来,他穿越农田,进入树林,最终消失在层层叠叠的密林之后。


     【TBC】


客厅场景:指本格侦探小说中,侦探将所有相关人员聚集到一起,解开谜团并且指出犯人的场景。

监察者一开始被设定成“Watcher”,也就是看护之人,但最终想想还是靠日系点比较好,所以就修改成现在这样。

 
评论(5)
热度(13)